【香港女性在表演藝術舞台】專訪張貝芝:即興敢試爵士樂

藝術是一種交流的過程。藝術家以他的眼光看世界,再傳遞給各個觀者,繼而引發不同的共鳴與感受。表演藝術更存在著可一不可再的時間性,台上表演者與台下觀眾的交流,每秒鐘都在流逝與改變,每秒鐘都是兩者的「一期一會」。今期我們邀請了三位來自表演藝術不同界別的傑出女性,分享她們對表演的熱愛、業界現況的見解,以及她們如何看女性在表演藝術界的定位與角色。

香港女性在表演藝術舞台

專訪喬楊:為舞蹈傾注大半生的專注純粹 專訪甄詠蓓:以劇場連繫人心

 

專訪張貝芝 即興敢試爵士樂

張貝芝(Joyce)外型溫文爾雅,彈琴時更是典型的鋼琴氣質美女。然而說起話來的Joyce,意外地非常爽朗直接,毫無忸怩姿態。這跟她從古典樂轉換至爵士樂的音樂歷程,有著微妙的相符之處。古典樂嚴謹而爵士樂奔放,後者漠視傳統音樂規條,著重即興性,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被視為腐朽頹廢的「靡靡之音」,而Joyce迷上爵士樂,正是喜愛它的不拘一格和自由度。 Joyce的古典音樂基礎非常扎實,16歲就考獲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鋼琴文憑以及英國聖三一音樂學院的大提琴文憑,曾與世界級鋼琴大師郎朗同場演出過。她後來獲全額獎學金入讀著名的美國栢克理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那是一間專門教授流行音樂和爵士樂的世界級音樂學府。「彈爵士樂的學生們不在乎你有甚麼證書、考了多少級,他們在乎的是你的實力,尤其是懂不懂得即興演奏。」即使Joyce那時還未正式「轉型」到爵士樂,但她的即興演奏功力不俗,小時候彈古典樂時已喜歡將樂曲「改來改去」,將大調改成小調來彈是家常便飯,又常問鋼琴老師「為甚麼只能這樣彈」。「在大學正式接觸爵士樂後,才發現音樂的可能性這麼大,同一首曲跟不同的人jam,已很不一樣。即使是獨奏,上個月和下個月彈出來的版本分別也很大。這份即興性太吸引我了,and I never went back。」 話雖如此,Joyce當年主修的並非爵士樂,而是電影配樂及流行音樂,以學習作曲為主。選這科的原因,竟是因為當年的她對演奏沒有自信。「那裡的人太厲害了,在琴房練琴時聽到隔壁的琴音,壓力很大。」她後來回想,認為這是亞洲人的傳統思維,太在意與旁人比較。「其實別人根本沒有要跟你比。」讓她打破心魔的,是她後來教琴的過程。「我總是搶著示範給學生聽,一彈就停不下來,根本不讓他們彈!那時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愛演奏。」然後她又去了西班牙深造爵士樂演奏,更是確定了自己對演奏的熱愛。「我主修電影配樂,結果卻從沒有做過電影配樂。因為我愛的是音樂,而電影配樂的音樂,永遠是配角。」 大概注定站在舞台幕前的人,很難習慣當配襯。她有份參與的音樂project,大都由她作主導,而跟她合作的,剛好都是男性音樂家為主。她表示在挑選樂手時,都是以對方的才華、雙方合不合得來作為考慮因素,是男是女,她不在意。「我沒有太注意男女比例,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的學習環境已是這樣,習慣成自然。」也許到了她這一代,不刻意去看男女之別,也是一種男女平等。她再細想,才勉強想到少數讓她有注意到這點的時刻。「但都是在一些皮毛事情上,例如我自己扣不上表演衣服背後的扣,才發現身邊都是男樂手,只好找女化妝師幫忙。」她認為,男多女少的現象,大概還是跟傳統觀念有關。「很多人始終覺得,女性到了某個年齡就要回歸家庭。又或者說,很多女性從來沒有想像過,沒有結婚、沒有家庭的人生可以是怎樣。」她認為女性需要擴闊自己的思考界限,毋須受框架約束。

我不會把網上表演視作無可奈何的選擇,反之是一種嶄新的表演方式和機會。

鍾愛爵士樂的自由和即興,Joyce也是一個「坐唔定」的人。「我接受不了自己無所事事,無事做,我就會找事做。」疫情來襲,許多現場音樂表演被迫取消,轉戰網上直播成了大趨勢,不過網上音樂會對Joyce來說只是基本,她在疫情期間甚至成立了一家音樂廠牌。她的兩個長期合作拍檔因為疫情,多了時間留在香港,一位是常在外地表演的口琴家何卓彥(CY Leo),另一位是正在外國留學的鋼琴家黃家正(KJ),三人在2020年成立了本地音樂廠牌「末薑」(Ginger Muse),主打製作純音樂。「薑」有「本地薑」的意味,「末」則是面對無法預知的未來、抱著最後一戰的心態。定位為「廠牌」而非「品牌」,是因為「末薑」負責的是音樂製作、包裝及發行一條龍服務。在「末薑」發行的數張純音樂專輯當中,就有Joyce的首張專輯《Set Loose》。「世界不一樣了,現在不可以再等別人找你,我不等別人敲門的,我自己market自己。」她的Instagram帳戶不算更新得非常頻密,但總算恆常,分享生活點滴之餘,當然也有推廣自己的表演和各個project。就連訪問當天上午,Joyce也才剛為一個時裝品牌拍照,「出了個social post」。世界固然不一樣,面對人人都在說的新常態,她適應得很。「疫情都兩年了,雖然現場表演的魅力無可替代,但我們不能永遠停留在過去,一味懷念有現場觀眾的時候。我不會把網上表演視作無可奈何的選擇,反之是一種嶄新的表演方式和機會。」 當然,現場演出還是會令音樂家最為振奮。Joyce表示非常期待10月底的戶外音樂會,那將會是她首個戶外舉行的表演。「我希望觀眾都能聽到站起來,隨音樂搖擺!我認為用整個身體去感受音樂,是最直接的方式。」對比正經八百的古典音樂會,連鼓掌的時刻都不能弄錯,Joyce希望她的戶外爵士音樂會,可以讓人投入到搖擺、跳舞,甚至歡呼尖叫。「Jazz is whatever you want to do,我認為音樂就應該是這樣。」 Text: Monica Ng Photography: Sze Chuen

相關文章:

【香港女性在表演藝術舞台】專訪喬楊:為舞蹈傾注大半生的專注純粹

【香港女性在表演藝術舞台】專訪甄詠蓓:以劇場連繫人心

【30周年企劃】從書法到紋身 Kapo Liu:「想以很酷的形式傳承書法技巧與魅力。」

Powered by YARP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