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考生的跌宕三年:高中生活從未開始,回憶只剩下Zoom

2022年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考生,歷經跌宕的三年,終在7月20日迎來放榜日。2019年,他們在一片熾熱的社會運動裏開展高中生活。2020年,疫情席捲香港,他們在停課和復課之間,向人生其中一場最重要的考試衝刺。在學生廢寢忘餐的同時,限聚氛圍籠罩了城市,各種政治和新法整頓亦陸續上馬。

社會的劇變如同散落的玻璃碎片,刺痛許多年輕人的日常生活。從疫情、防疫措施,到社會運動和政治環境轉變,學生身處其中,無法獨善其身。他們發現,自己對任何的事物再沒有十足的把握。

「迂迴曲折的三年。」考生梓琳說,「我由細到大都覺得,生命就是中學畢業、考DSE,讀完大學再工作。現在發現不是的,人生有好多變化,可能下一秒就會走向另一處。」

在這一場DSE大考以外,年輕學生還得面對許多的考驗。他們要怎樣在疫情和隔離裏,應對新的人際關係和學習模式?在新香港的訓律下,他們怎樣理解同齡人被囚禁、或是離開香港的現實?要怎樣思索眼前路?

2022年4月22日,香港中學文憑試(DSE)開考。
2022年4月22日,香港中學文憑試(DSE)開考。

考試前,「執定走佬袋」

多年以來,DSE考期一般定在春季,年初是考生的最後衝刺期。今年,約有4.2萬名日校生和5000多名自修生報考DSE。但在2022年2月,Omicron在香港爆發,考試安排亦遭受重大打擊。當時,中六考生阿熹在手機收看疫情新聞,一天比一天害怕。

阿熹出身基層家庭,和家人住在公屋單位,他每天坐在雙層床的上層,盤腿打開一張小桌子溫習。年初,他在外面找到一間不錯的付費自修室,但是,2月中疫情爆發,職員宣布自修室要暫時關門。

離開自修室時,阿熹和其他無助的考生打開了話匣子,很快便決定在工廠合租房間。他們不確定這樣做會否違反防疫政策,但卻覺得,「我們沒有選擇啊。」

然而,疫情愈趨緊張,延遲DSE的消息曾經傳出,但教育局和考評局最終決定繼續以4月為開考目標,取消一些科目,亦把考期由一個月壓縮至三星期。當時,政府傾向不讓確診考生赴考,如最終取消考試,便以校內上學期成績評估,換算文憑試分數。

對計劃考上大學的香港考生而言,失去應試機會,幾乎等同被取消參賽資格。阿熹愈來愈緊張,他要求自己時時刻刻都戴上口罩,吃飯前、乘車前後要消毒雙手,電話掉到地上也要徹底消毒。

「我和同學見餐廳有人咳,以後都不敢去。」他說。「我們甚至想過,考試前14日都吃同一間餐廳的蝦仁炒蛋飯,怕腸胃吃到新的東西,會肚痛什麼的。」其後,考評局宣布讓確診、檢疫考生到竹篙灣社區隔離設施應試,考生才放下心頭大石。

開考前一個月,阿熹還是因家人感染而確診。他硬着頭皮按照原定計劃溫習,但Omicron刺痛他的喉嚨,視線一對上課本就頭痛,他只好不斷睡眠祈求盡快復元。在衝刺階段感染,他既焦慮又不安,「覺得好蝕底(吃虧),為什麼是我?」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720-hongkong-dse-students-lose-joy-of-youth/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