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喪妻後的情人節「我繼續迷戀我老婆有乜問題?」

蘋果動新聞

今個情人節,對34歲的王式俊(Kenji)來說,可能是最難過的。去年11月中,Kenji的太太謝碧琪(Maggie),到荃灣港安醫院割「朱古力瘤」,原本只是個小手術,卻沒想過因為注射抗生素,懷疑導致藥物敏感,昏迷13天後離世,二人從此陰陽相隔。

二人相識時間不算太長,但經歷卻比一般人多。2016年10月底,Kenji在女兒生日會上邂逅Maggie,發現二人的背景比巧合更巧合:同齡,同在青衣區長大,同經歷過婚姻失敗,各與前度育有一子一女,離婚後成了單親爸媽,更巧合的是,Kenji的大女和Maggie的么子原來是同班同學。因有着極其相似的背景,便一拍即合,迅即成了無所不談的好友,傾了五個通宵,就決定走在一起。訪問約定在Kenji家進行,他站在露台笑說:「這就是我們定情的地方,我是在這裏『溝』她的,之後就開始了我們的人生。」

兩個離過婚,兼帶着兩個仔女的人要走在一起,已不是兩個人的事,更是關乎幾個家庭的事,要令旁人接受,談何容易,Kenji笑言他是幸運的一個:「我們最擔心那關是小朋友,很怕他們四個夾不來,有拗撬,我們拍拖後很快就住在一起,怎料四個小朋友很快就自動排好次序,分清誰是大家姐、二家姐、哥哥、細佬,叫我們爸爸媽媽,我相信是因為這個家能給予他們歡樂吧。」由單親爸媽,共同組成一個六口之家,Kenji最感激Maggie對待四個子女都一視同仁,視如己出,他還記得家人曾贈自己一句話:「他們說我遇上Maggie,是我執到。Maggie和我家人的感情都極好,我媽還會主動致電和她聊天,她對我的前度也未曾這樣做過。家人都默認了我們的關係,這是很大的支持。」

每當說起Maggie,Kenji總是甜絲絲的,二人合拍程度滿分,仿似世上的另一個我,「我們有很多共同興趣,連吃東西的味道都很相似,我喜歡吃古靈精怪的食物,例如豬腦、內臟,Maggie都一樣,見到她為食的樣子,我會覺得好冧。我們的想法又很相似,很多時不用說出口,已知對方在想甚麼,我們是彼此的soulmate。」Kenji任職保險,又和Maggie一起搞了些小生意,Maggie又同時經營Facebook網台「做Channel」,每當二人各自做完手頭上的工作,都會第一時間去找對方,與對方分享所見所聞。他們的四個孩子晚上九時就會睡覺,之後就是兩公婆的二人時間,他們總喜歡外出拍拍拖,行行海傍,吃吃消夜,回家前,習慣坐在家樓下公園的滑梯,抽根煙,傾完偈才上樓,「我們在這裏坐過很多個天光,我們都不捨得合上眼,看不見對方。我想我們每日分開的時間不多於三小時,兩年以來,日日如是,一點也不厭。我們兩年的生活,已做了別人十年要做的事。」

然而,他們只能擁有短暫的幸福,「上天很明顯是玩我,我不敢說我是強人,但至少我和Maggie都沒有懶過,也沒有對人衰過。大家組織開心家庭,真是想一生一世的,但一支抗生素就奪走了她的生命?」Maggie離開了三個月,Kenji仍每晚失眠,「完全睡不到,一想起十幾個醫生幫Maggie急救,一個那麼貪靚、怕痛的人全身插滿喉……好肉痛,平時我大力點推她都不忍心,有時在街上有人大力撞到她,我都想殺人般,我保護老婆是保護到這個程度的……真的好肉痛。」Kenji哽咽。

「幸好四個小朋友真的很生性,有時我坐在客廳真的忍不住,情感爆發地大哭,他們會第一時間拿紙巾,又設法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對他們說我真的很掛住媽咪,他們總是這樣哄我:『我們知道呀,媽媽在天上看着我們的,但你說過男孩子不要哭呀。』」最大的孩子不過九歲,最小的只得五歲,真的明白甚麼是生離死別嗎?「醫院社工教過我們不要欺騙小朋友,給予他們希望,他們現在都清楚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的了。我知他們都很掛住媽媽,我的女兒最近又睡不着,問工人姐姐『為甚麼人會死』,一個七歲小朋友因為想這些問題而睡不着,都幾痛苦,我做爸爸的……都有點心噏。」

走進睡房,Maggie的衣物、飾物,仍然整齊地放在原本位置,她的鞋仍佔據了大半個鞋架,Kenji全都不捨得丟棄,逼自己睹物思人,不辛苦嗎?「起碼我有樣東西去回味一下,夜晚有時間哭一下,我第二日都會有多點動力工作。」Kenji拿出一堆和Maggie的合照給我們看,邊拿邊喃喃道:「我們真是幾合襯的……」其中一張是去年他倆到長洲慶祝情人節,我有點殘忍地問道,今年如何過情人節?Kenji先嘆一嘆氣,「不過了,在這裏(家中)過吧……攬住她的物品過吧,這樣最安慰最開心。以前我們很喜歡過節,特別是年尾,因為我11月生日,Maggie則是1月生日,而四個小朋友的生日則在9月至12月,基本上每個月我們都會在家開Party,但這幾個月都沒有了……」

Maggie已走了三個月,Kenji還有一個習慣戒不掉,他每晚仍會獨自到樓下公園坐,回想和太太生前的點滴,甚至會如常在WhatsApp發語音短訊給她,報告每日的行程,瑣事,儘管他知道永遠都不會再有回覆。「我沒有想過要戒掉這習慣,也沒想過不來這公園,這是屋企樓下來的,每日總會經過,怎避呢?這是我倆曾經很開心的地方,為甚麼要怕了它?不用怕,我會繼續來這裏歎一下。」我有點覺得Kenji是在自虐,「很多人都叫我跳出去,不要再迷在老婆當中,梅艷芳死了15年都仍然有人迷她,我老婆只死了兩個月,她絕對是我偶像,我迷她有甚麼問題?」

從Kenji的訪問、他的Facebook、他在網台的表現,總覺得他在逼自己以樂觀正面的態度去對人,以掩飾自己的傷痛,逼自己走入死胡同,長此下去,應該不太健康,但他卻說:「我覺得我現在這方向是對的,我用我的形式去悼念我老婆,不代表我要愁眉苦臉,哭着對人,我都覺得不應該,為甚麼要令人擔心?我知道Maggie都不會想我這樣,我們兩公婆對人時,都是正面態度,繼續延續她這個精神,已經足夠了。」

記者:黃子配
攝影:林亦、黃智琳

太太Maggie離世三個月,Kenji仍慣性地每晚去到二人的老地方,繼續向Maggie報告每日發生的一切,儘管身邊已再沒有人回應。
太太Maggie離世三個月,Kenji仍慣性地每晚去到二人的老地方,繼續向Maggie報告每日發生的一切,儘管身邊已再沒有人回應。
Kenji和Maggie其實很合襯,可惜天意弄人,只得到短暫的幸福。
Kenji和Maggie其實很合襯,可惜天意弄人,只得到短暫的幸福。
Kenji(左)每星期都會在網台做節目,與朋友及嘉賓唱歌飲酒傾偈,
Kenji(左)每星期都會在網台做節目,與朋友及嘉賓唱歌飲酒傾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