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君爭產】600億上市王國爭奪戰再展開!重構家庭分裂內幕

本地市值近600億元鷹君系上市公司,其創辦人羅鷹石遺孀羅杜莉君(羅老太),指家族信託受託人滙豐未履行增持鷹君(041)股份指令,遂發起訴訟,今年5月起法庭展開持續十多日的攻防戰。休戰半年後,本周三(14日)兩大陣營再度於高等法院展開Round 2對壘,本報嘗試綜合上回發展,並指出今回法庭攻防戰中最關鍵證人。

現時鷹君爭產案實際已演變為鷹君實際操控人兼三子羅嘉瑞為首一方,以及六子羅啟瑞一方爭產對壘,原告及被告彷變成代理人(proxy)。有留意開案情的讀者或知曉家族爭產觸發點是2015年家庭會議上,羅嘉瑞要求任命兒子羅俊謙入鷹君董事局時,遭到家人反對,遂威脅指有足夠股數炒家族董事,同時不斷增持鷹君股份,引起家族成員不滿。

有份創立家族信託的羅老太,遂要求管理家族信託的滙豐,動用家族資持增持鷹君,以力抗羅嘉瑞威脅,惟多次發信均不得要領。滙豐在庭上曾解釋憂慮羅老太或受到誤導,又指若果按要求由33%持股增持至40%,將觸發全面收購。最終羅老太入稟法院要求解除滙豐職責。支持母親的羅啟瑞更指管理家族信託十多年的滙豐信託高層Paulina Lau(劉倩兒)與羅嘉瑞涉有利益衝突,在另一宗案件向滙豐及羅嘉瑞展開訴訟。

這些資料僅是冰山一角。在法庭上兩方律師陳詞、控方證人羅老太、羅旭瑞、羅啟瑞提供的資料,反映家族爭產早於羅鷹石病重期間已展開,辯方律師引述2005年時家族會議紀錄提到丈夫病重,羅老太提及「子女就父親過身後股份如何分配有爭拗,但只要媽媽尚在生,不想鷹君消失,股份在信託內要保持完整」,但羅老太今年中在庭上否認子女曾有爭拗,稱家族相當平靜。

庭上指出,家族信託確實曾多次分派鷹君股份,令家族本身持有鷹君52%絕對控制權,陸續降低至現時33%。滙豐律師指保持控制權並非成立家族信託意願,分派後亦沒有訂立任何股份出售協議。過往家庭成員如羅啟瑞等曾出售鷹君股份;羅嘉瑞則選擇不斷增持,而這個行為令到家族成員感威脅,包括二子羅旭瑞、二女羅鴻鏇。

羅老太亦向法庭申請專家證人、財務顧問新百利融資(Somerley)董事吳明華作供,以證明家族信託持有鷹君控制性股權,而羅嘉瑞增持則構成威脅。周三(14日)早上法官會就這項申請給予裁決。

事實上,2015年羅嘉瑞威脅炒家族成員離開董事局,兼不斷增持鷹君股份,故然是家族爭拗觸發點,而令到羅嘉瑞不肯向六弟羅啟瑞讓步,庭上似乎亦有透露原因。辯方律師指出,2016年9月羅老太向滙豐發信,要求滙豐將敵對陣營羅嘉瑞、四子羅鷹瑞從信託受益人名單,改為列入排除名單(excluded Class)。至2017年9月,羅老太向滙豐發信要求,敵對名單擴大,把大女羅慧端及四子羅康瑞從信託受益人名單排除,並再次要求滙豐把信託資金全數分給她。

滙豐指出,若不欲受益人得到資產,可以選擇不向受益人分派資產,或剔除受益人名單,或把受益人列入排除名單。一旦列入排除名單,該些人士永遠無法重新成為受益人,可謂forever damned(永不超生)。

羅老太為甚麼會突然如此決絕要讓羅嘉瑞一方兒女永不超生,現階段並沒有資料考證。羅啟瑞接受本報專訪時曾指非常尊敬羅嘉瑞,小時候崇拜萬分,但其後又指他企圖吞母親家產是不孝。而身為心臟科醫生的羅嘉瑞未曾公開指責弟弟,但接近他的人士稱他私底下不停跟人說弟弟「精神有異」。

羅老太鍾愛六子羅啟瑞,98歲高齡的她以原告及證人身份出庭時,曾痛斥三子羅嘉瑞「為Money對付老母」,不過問到過去信託細節時明顯難回憶多年前發生事情,連回答今夕是何年亦有困難,滙豐大狀曾質疑羅老太口供紙是否有人代寫。而羅老太以證人身份作供完畢前,曾淚灑法庭,「法官老爺,你要幫我點解決,我好淒涼,100歲俾人蝦!」

記者:周家誠

羅啟瑞陣營,左起二子羅旭瑞、羅老太僕人、羅老太、六子羅啟瑞
羅啟瑞陣營,左起二子羅旭瑞、羅老太僕人、羅老太、六子羅啟瑞
羅嘉瑞
羅嘉瑞
羅康瑞為羅嘉瑞陣營
羅康瑞為羅嘉瑞陣營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