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拿澳大利亞下手殺一儆百 或適得其反令中間陣營倒向美國

·7 分鐘文章

【彭博】-- 中國對澳大利亞展開經濟攻勢,目的之一在於警告其他國家不要公開反對北京的利益,尤其是在喬·拜登準備團結美國盟友的背景之下。但是,中國此番做法已有適得其反的跡象顯現。

上周,中國對澳大利亞紅酒實施了最高達212%的反傾銷關稅,早前還出台了針對煤炭、銅和大麥等進口的限制措施。周一,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中國外交部的一名官員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顯示一名澳大利亞士兵用刀抵著一個阿富汗兒童喉嚨的虛假照片。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立即出面要求中國就這一「令人極度反感的」推文道歉。中國外交部則質疑他是否能夠分辨是非,說雙方整體關係惡化是因為澳大利亞在關乎中國核心利益的問題上採取了錯誤的言行。

對北京來說,針對澳大利亞的意圖在於,對加拿大、歐盟、日本等形成威懾,阻止它們加入美國領導的反華陣營。中國官員認為莫里森政府是其最大的批評者之一,也是一個輕而易舉的目標:中國占澳大利亞貿易總量的約35%,是排名其後的日本三倍有余。而澳大利亞占中國商貿的不到4%。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峰表示,中國想要警告其他國家不要建立反華聯盟是很自然的事;畢竟,當今世界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對抗。

中國在押注大部分西方國家不會尋釁惹事,從而避免像澳大利亞一樣遭到貿易報復,尤其是疫情對經濟構成沈重壓力之際。與此同時,中國也在與日本、南韓和東南亞各國增強關係,促進貿易、5G網絡投資、提供新冠疫苗等。

但是,中國的舉動卻令外界更加擔心其經濟脅迫的做法,最終可能導致中間陣營倒向美國。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已經承諾重新構建因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而受損的盟友關係,部分盟友會更加願意與拜登政府構建親密的關係。

「過去四年的中斷後,拜登計畫恢復美國的外交政策,」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擔任負責中國事務的美國助理貿易代表Jeff Moon表示。他說,中國對澳大利亞的行動範圍「令人嘆為觀止」。

「關鍵在於齊心協力,」他補充道。「這是他們最害怕的,他們也看到了這樣的苗頭。」

雖然確切如何運作尚不清楚,但是近年來,包括四國集團(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五眼」聯盟等關鍵性的國家團體紛紛重新活躍起來。也有新的倡議問世,包括一個在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之外為各國開發5G網絡提供替代選擇的倡議,以及替代中國供應鏈的倡議等。

《華爾街日報》本月報導,川普政府正在制定一項聯合報復計畫,該計畫將使西方國家能夠反擊中國針對澳大利亞施加的那種經濟脅迫。《金融時報》周一引用了一系列政策提案報導,歐盟還計畫呼籲美國抓住此一「千載難逢的機會」,建立一個新的全球聯盟來反制中國。

川普政府本身正繼續向中國施壓,採取行動阻止中國一些大型公司使用美國技術。在1月20日拜登將就任總統的典禮之前,美國高級官員還加強了對亞洲的訪問:訪問日本之後,國家安全顧問Robert O’Brien表示,東京的領導人認為四國會議是「遊戲規則改變者」。

前英國外交大臣Malcolm Rifkind表示,中國與任何單一國家對抗,包括南韓、泰國甚至日本這樣的強大國家,都將占上風。但是在現實世界中,一旦遇到這種情況時,潛在受害者會攜手以確保能夠發出集體和協調的響應。

澳大利亞「以惡報善」

中國的強烈反應部分是為了國內輿論。新華社發表評論稱,莫里森要求中方道歉「十分荒唐」,《環球時報》在社論中稱澳大利亞「以惡報善」。微博和微信用戶稱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答外國記者反覆提問時「彰顯了大國風采」。

不過,初期跡象表明,北京涉及阿富汗的推文可能刺激了一些澳大利亞的伙伴做出回應;紐西蘭總理阿德恩周二說,該國外交官已經直接向中國當局表示了對「虛假照片」的關切。中國對此表示反對,華春瑩稱「對紐西蘭就澳大利亞相關推文向中國表達關切一事,感到詫異,此事與紐西蘭無關」。

《雪梨先驅晨報》報導,英國議員也譴責中國的行動,前保守黨領導人Iain Duncan Smith敦促英國採取更多行動力挺澳大利亞。由多國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會議聯盟發布一段視頻,鼓勵人們喝澳大利亞葡萄酒,直面中國的霸凌行為,Smith就是該聯盟其中一員。

中國也在將那些逾越分寸的國家區分開來,出手的力道也各有不同。今年早些時候《環球時報》表示,針對英國禁止華為的行徑,中國應向英國施以公開且痛苦的報復,但要避免全面對抗,它將英國視為五眼聯盟中力量薄弱的一環。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上周與他的歐盟同行Josep Borrell通話時發出警告,歐盟在加強與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聯盟關係之前應該三思,因為中歐雙方都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一項投資協定。王毅說,戰略自主是獨立一極的必要品質。他又說,這涉及反對人為「脫鉤」,反對集團對抗和「新冷戰」。

另一方面,自莫里森政府呼籲北京允許獨立調查人員進入武漢,以找出 新冠病毒源頭以來,澳大利亞一直承受著中國毫無遮掩的憤怒。華東師範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陳弘說,他今年被撤銷了赴澳的簽證,因為他被標記為國家安全隱患。他表示,澳大利亞的做法,將自己與一直同中國保持良好關係的紐西蘭區別開來。

陳弘說,澳大利亞一直在有意地呼應華盛頓的反華政策,並配合川普的戰略意圖。

呼籲對話

在堪培拉,澳大利亞官員表示,莫里森政府是基於本身利益才會大聲疾呼,與美國無關,例如中國對香港日益加重的控制以及在南中國海展現的自信。莫里森本人也試圖將澳大利亞描繪成在美國和中國兩大之間難為小的模樣,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有同感,他在11月受訪時表示,亞洲許多國家都不願意加入一個反華集團。

甚至在周一呼籲中國為涉及阿富汗的推文道歉之後,莫里森還是再次試圖無條件重啟與北京的談判。據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報導,莫里森次日警告政府議員不要再放大這場圖片紛爭。

莫里森周一對記者說,世界各國都在關注這一點,他們正在看到澳大利亞如何尋求解決這些問題,並且看到這些回應。這不僅影響雙方的關係,而且影響到不僅在我們自己地區的許多其他主權國家,以及世界上志趣相投的國家。

澳大利亞前駐華外交官、目前在雪梨擔任Lowy Institute研究員的Natasha Kassam表示,這場爭執讓澳大利亞國內對華態度變得強硬起來,連商業團體都不再推動兩國關係回暖。她說,與此同時讓中國向澳大利亞道歉「想都別想」。

「該地區有些國家可能會鼓起勇氣對中國做出回應,」她說。「但同樣有的國家看到澳大利亞出口商的下場後,要想批評會三思而行。 」

原文標題China’s Fight With Australia Risks Backfiring as Biden Era Nears

(新增澳大利亞「以惡報善」小標下前三段、文章最後兩段)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