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槍械管制,解人民武裝

專欄作家
三文治

一八年二月十四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帕克蘭發生美國史上死傷最慘重的高中槍擊案,十七名師生遇難。案發後全國各地均有示威,要求立法收緊槍械管制。紐約、侯斯頓、芝加哥等大城市均有市民示威,紐約市地標世貿中心更亮起橙燈支持。案發後第二次全國示威,由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倖存學生發起,反應熱烈響應。[1]

在美國,你好難見到政府強拆民房或強行徵收田地。聯邦政府如果派出警察執行徵收土地的法令,一旦遇到持有槍械的地方民兵(militia),也會退讓。因為聯邦警察即使可以用超強武裝戰勝民兵,但這是內戰,不是普通的鎮壓,政府寧可談判也不敢引致內戰。[2]

美國憲法的第二修正案,保障了人民持有武器及使用武器的權力,包括槍砲。這是平民社會的民主的保障,這在近代成為槍擊殘殺案的其中一個原因,但第二修正案肯定了人民武裝的權利,這可以令到美國的地方自治和田地產權得到人民武裝的保障。大家必須知道,田地房屋的產權的武力保護,是一切人民自由基礎。你不能持槍保護自己的土地和房屋,什麼自由都會被所謂文明政府奪去。

美國的民主不是來自貴族與君王的妥協,那是英國的民主形式。美國的民主是來自平民的地方自治的互相制衡,來自邦之間的互相制衡。要保障地方自治,必須要保障地方上的平民可以持有武裝,例如槍械,而且加以純熟操練,成為驍勇善戰的民兵(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目前美國那群中學生,正是要挖倒美國民主及自由的基礎。他們哭哭啼啼的演講,目的就是要令民主自由的基礎用用他們自己的security來交換。

這群中學生要的,是Exchange freedom for security, 而這正是合乎極權政府的夢想,例如中國警察的閉路電視監控、面形辨識和手機支付,這令到在街頭罪案幾乎無可能發生,但也令到在所有地方的自由無可能存在。

我樂見美國毀滅。不過,目前的事件也會令世界上其他的民主自由受損,故此我會出聲評論。瑞士人服兵役之後,將機關槍放在家中,隨時出動。王朝時代,中國的地方,各莊園都有兵馬甚至槍砲。新界地方,在清朝的時候也持有槍砲。他日香港建國,如果由我主政,我也會推動地方民兵制度,防範政府暴政。

 

[1]   Florida shooting: At least 17 dead in high school attack,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二〇一八年二月十五日。下載自http://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43066226,二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2]   <透視:對抗暴政美國,奧勒岡民兵起義?>,《轉角國際》,轉角說,二一六年一月四日。下載自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1420112,二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