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難民搶佔外賣業 流動疫禍送上門

·4 分鐘文章
南亞外賣員透過工頭的訂單手機截圖到餐廳取餐。
南亞外賣員透過工頭的訂單手機截圖到餐廳取餐。

疫情下外賣業競爭激烈,南亞裔外賣兵團亦來分一杯羹,並有假難民入侵。入境處日前於紅磡及土瓜灣一帶執行反非法勞工行動,拘捕一名印度裔漢懷疑非法勞工,不排除稍後更多人落網。然而,本報記者早前於上址已直擊一批假難民外賣兵團,南亞裔「工頭」於外賣平台「搶單」後,再分給持有入境處簽發不允許僱傭工作的擔保書(俗稱「行街紙」)的同鄉送餐,南亞外賣員送餐險象環生,衝紅燈及在車輛間橫衝直撞不時發生,部分人更欠缺衞生。

工頭搶單分工 月袋5萬賺到笑

「佢哋冇身份證,每個月收(入)4,000至5,000蚊,外判嗰個人一個月收成5萬蚊!」送外賣行業競爭激烈,知情人士陳小姐(化名)表示近期於紅磡附近,經常目睹一群南亞兵團密密接單送外賣,她向擔任外賣員的友人了解後,發現該批為持行街紙人士,不能在港工作,更離譜的是,他們竟受僱於一個同樣持行街紙的南亞工頭。據知該工頭買入兩個外賣平台帳戶接單,並把部分訂單外判予其他假難民同鄉,再加上自己落力送,搶佔不少訂單,而整個兵團屬集團式經營,活躍於紅磡及土瓜灣一帶,估計超過20名無證人士為工頭打工。

本報記者連日到黃埔花園一帶追蹤,發現早上9時開始,已有5名南亞外賣員在屋苑外圍等候訂單。接近中午,身穿橙色T恤的南亞工頭出現,以手機接收外賣平台訂單後,並將相關訂單截圖再傳予手下,好讓對方進入餐廳取餐,他不時亦會象徵式送一至兩單外賣,其餘時間站在路邊「發號施令」。

送餐唔戴罩 漠視安全狂衝紅燈

至於假難民外賣員警覺性甚高,為免違反禁聚令,最多3人一組在港鐵黃埔站出口處等待,當有訂單即分頭行事,四出送餐,而部分外賣員欠缺衞生,送餐時並沒有戴上口罩。另外,部分外賣員送餐時無視交通燈號橫過馬路,或在車輛間左穿右插,隨時發生車禍。類似情況在多區亦有上演,荃灣楊屋道有南亞單車外賣員為求盡快送餐連衝3盞紅燈;旺角亦有南亞外賣員取餐後為免兜路,冒險於水渠道逆線騎單車;旺角道則有南亞外賣員騎單車橫過4條行車線,並在大型車輛及巴士間穿梭。

憂爆連鎖效應 議員促加強執法

「如果佢哋(假難民)送外賣再爆格,咁係會對叫外賣嘅市民構成危險!」議員陳恒鑌直指,政府必須正視假難民問題及加強執法,若有人僱用黑工讓假難民有收入,或會造成難以想像的連鎖效應。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若外賣員並非合法員工,當所送外賣出現問題則難以追究責任,長遠更會影響相關餐廳聲譽,情況並不理想,建議政府及外賣平台加強處理有關問題,以免黑工集團企業化。

根據《入境條例》第38AA條,非法入境者或受遣送離境令或遞解離境令規限的人不得接受有薪或無薪的僱傭工作,開辦或參與任何業務。違者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5萬元及監禁3年。入境處發言人指,經連日部署,本月10日於紅磡及土瓜灣一帶執行反非法勞工行動,期間拘捕一名31歲印度裔男子,他持有行街紙並涉嫌從事非法工作。有關案件仍在調查中,不排除會有更多人士被拘捕。 發言人又稱,雖然政府自去年1月起先後關閉多個口岸,但處方工作絕無鬆懈,反黑工行動次數亦和過去幾年相若。

相關外賣平台發言人指非常重視事件,會定期檢查,發現違規會即時終止其帳戶。



入境處日前採取打擊黑工行動,拘捕一名假難民外賣員。
入境處日前採取打擊黑工行動,拘捕一名假難民外賣員。
荃灣楊屋道有南亞單車外賣員(箭嘴示),為求盡快送餐連衝3盞紅燈。
荃灣楊屋道有南亞單車外賣員(箭嘴示),為求盡快送餐連衝3盞紅燈。
接近中午,身穿橙色T恤的南亞工頭(左)現身,與手下聚集等待訂單。
接近中午,身穿橙色T恤的南亞工頭(左)現身,與手下聚集等待訂單。
工頭(左)為免身份曝光,象徵式參與送餐。
工頭(左)為免身份曝光,象徵式參與送餐。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