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國林宣佈參選特首 – 從支持港英司法,到變成藍營KOL

·18 分鐘文章

距離香港特首選舉「如無意外」只餘兩個多月,坊間一直盛傳林鄭月娥尋求連任,而陳茂波、李小加、陳馮富珍、梁振英、葉劉淑儀等則是潛在對手。只是半路殺出程咬金,逾60歲的「藍營愛國KOL」冼國林今日(1月19日)早上搶閘在其YouTube頻道表態,宣佈將參選。

有別於他過往的影片選用辦公室、書房背景,今次他的「競選行政長官宣言」錄影短片,背景為一片淺藍,並寫上「忠誠坦蕩 仗義擔當 不患得失 赤誠服港」作為競選口號。而不變的是,他繼續沿用一貫簡體字幕。

他自稱「政治素人」,表示今次參選並沒有大財團支持,也沒有星光熠熠的競選團隊,現時的團隊是包括不同界別專業人士、家庭主婦、學生、職場新鮮人等。「我跟大家一樣,吸同樣的空氣,走過同樣的路,受過不同挫折,我其實就是大家的一份子。我的亮點是貼地氣、近民意」。

以出身草根作為賣點的他,說雖然生活條件已改善,但仍然常去牛池灣飲早茶、去旺角剪髮,又去深水埗購物用餐,「我有信心我將來的施政,一定貼近大家的訴求」。

面對坊間對他的質疑,他說知名度並不重要,但承認曾說過不會從政,因怕從政會影響家庭生活,「但自從去年我家裡發生重大變故,這是我人生最大的打擊。」他稱有網友和朋友認為他應該把精力放在貢獻香港,故他重新考慮從政。

另一方面,他說見到香港已五勞七傷,經過20多年內耗,已到刮骨療傷的地步。「雖然我年過60歲,亦只是一個只剩單眼的傷殘人士,但深信我的體能和意志是不會比任何候選人遜色。」

他續稱,會配合中央政策,其政綱重點包括將大刀闊斧改善民生問題,提升市民生活水平,打造和諧社會,並會兼顧各階層合理權益,和著力發展創科和金融。但他並未有政綱具體內容及執行時間表。「至於我的政綱,我會打破傳統,用嶄新方法制定,就是全民參與,採用開放式open-ended方法,將我的政綱分階段放上競選網站......」

現時他的競選網站頗為簡單,只將過往一些短片和文章上載,並設捐款贊助內容。

「我深信我有能力勝出這場選舉」。

冼國林臉書上的生活照。
冼國林臉書上的生活照。

由娛樂圈說起

公眾認識的冼國林,要由電影講起。他是一代詠春宗師葉問之子葉準的徒弟、藝人王祖南之舅父、亞視助理副總裁冼偉智的堂兄。他廣受注目,源於他08年促成拍攝電影《葉問》,當時電影獲第2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兩年後他擔任國藝控股主席,出品香港電影《葉問前傳》、《葉問︰終極一戰》;該公司旗下藝人包括冼的徒弟兼模特兒陳嘉桓。

他練武,信奉道教,稱痛恨暴力。不過當年愛徒涉被藝人馬德鐘、陳浩民借醉非禮,鬧到滿城風雨,冼國林就自爆因事件掌摑愛徒,大鬧她「死蠢」,因她解釋不到為何跟二人去食飯又唱卡啦OK。他2011年接受《壹週刊》訪問時為自己辯護,這叫做「愛之深才責之切」。

「叠埋心水」(一心一意)從政的話,娛樂圈的風風火火,只是副業。查實他的工作履歷本來亦廣,除曾任職銀行金融業外,亦曾做過小販、貨倉助理、送貨工人、的士司機、輔警、武術教練、公司顧問等。

當人有了財富,就更有資源心思思欲投身政治,或走入官場。這年頭,很多從政者都標榜基層出身,他不例外。

向警員借貸打響名堂

冼國林出身於西營盤一個小販家庭,父親退休後60多歲、母親40多歲才誕下他,靠母親當小販把孩子養大,一家七口擠在板間房。名嘴車淑梅曾於《文匯報》撰文,指冼國林少年志願是當老師,「生性愛公平」,遇事會出頭,結果換來低操行分數,中學由Band 1學校轉到讀Band 3學校就讀(教育局當年將全港學生按成績平均分為五個組別,Band 1是最高級別)。

中學畢業,1980年入職盤谷銀行擔任文員,晚上兼職開的士。轉捩點是有天他苦苦哀求也逃不過被警員抄牌,卻見警員恭敬地向一名督察行禮,該督察竟是自己的舊同學,於是激起他的「奮發心」,報考專業試,自詡是「破紀錄最快pass」;1987年考獲英國特許銀行學會會士,在JCG(現稱大眾銀行)任職主任;9年後投身永亨銀行信用財務。

他在永亨銀行開展借貸部門,包括推出公務員貸款計劃,向警員借貸,協助酗賭警員重整債務而打響名堂,行內稱他為「貸神」。另一專欄作家周顯曾在《東周刊》指冼後來與共同育有兩兒的前妻離婚,把港幣逾億元身家給她,2005年暫離金融界。翻查資料,其時他已是永亨信用財務董事兼總經理,同年赴英國倫敦大學城市學院攻讀法律研究文憑。

據《大公報》稱,他其後亦考獲美國俄克拉何馬市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及英國曼徹斯特城市大學法律學生資格。

冼國林回港後,2007年創立第一信用財務(8215),兩年後星島日報出版社為他出版《笑看江湖》一書,內容包括一些鮮為人知的信貸騙案手法,及談論政經時局以及財金政策。不過有「股壇長毛」之稱的評股人David Webb於2017年曾發表一張「50隻不能持有的港股」名單,當中第一信用榜上有名,冼後來在《香港01》接受專訪時指David Webb「唔識貨」(不識貨)。

2008年他涉足娛樂圈,拍過葉問系列電影,也拍過小型電影,在佛山市西樵山擁有國藝影視城。至2018年5月,他辭任國藝控股主席,怎料3個月後,他到南韓濟州島參加友人生日派對,返港後因左眼受細菌感染,並蔓延至肩頸、脊椎等,最後要切除左眼保命。翌年5月,他就再宣布出任國藝娛樂文化集團主席。

而近年,國藝娛樂捲入債務重組和訴訟案件。前年9月,冼國林被一群自稱「苦主」的人貼大字報,稱買了幾億元國藝娛樂旗下發行的債券後,債券大幅貶值,斥冼是大老千,籲對方「回水」(賠回本金)。後來亦傳出冼國林與共同育有一女的第二任妻子反目,去年下半年入稟法院,向妻追討物業、股票等,估計涉及共港幣1.4億元。

YouTube頻道「冼師傅講場」現時有逾15萬名訂閱者。
YouTube頻道「冼師傅講場」現時有逾15萬名訂閱者。

曾支持港英政府法律制度、自爆曾僭建

有傳媒引述消息稱,冼國林近年有意棄商從政,甚至已於本月開始組班參選,並向部分選委接觸尋求提名。事實上,他一直甚為喜歡在不同場合中作愛國政治表態,他在專欄提過,開拍電影講述師公葉問的故事,以推廣詠春,而其「成功之道」包括將葉問塑造成「有血有肉、愛國愛家的男人」,相信「連女觀眾都會喜歡」。

冼國林有意投身政治之路有跡可尋。過去20年,他早期的報刊專欄文章,多次主張政府要有勇氣承擔過錯、要知錯能改等管治理念;近年活躍於YouTube、微博等社交媒體等發表評論政治,並著重引用法律批評示威者及民主派,以及為國安法護航。

追溯至03年上半年,冼國林以「財經界人士」名義,在東方報業集團旗下的《太陽報》(已結業)財經版撰稿。除一般經濟政策評論外,當年他以《優良法律制度是成功之本》為題,指「香港之所以成為國際城市,主要原因並非由於中國政府大量廉價物資或政治上大力支持,而是港英政府能夠建立一個良好的法律制度及經濟模式…...」,指當年港英政府留下近萬億元儲備給特區政府,「與當年的港澳辦官員魯平及一些中央官員擔心儲備被花光,明顯是兩回事。」

他續稱,「在英式法律制度下,以往的殖民地都比共產國家或其陣營的附庸國發展得更好」,而維持英式普通法制度,「才給予居民及國際投資者信心」,強調希望新世代接班人進行改革時,「不要犯了『為改革而改革』及『因人廢言』廢棄了一些良好的制度」。

當年的他,亦會參考西方管治政策。話說董建華上任後,香港先後遇上亞洲金融風暴及沙士,經濟重創,政府又想強推23條立法,結果民間「倒董」氣氛一發不可收拾,那年7月1日有50萬人上街。冼國林在七一大遊行之後一星期在專欄撰文中,稱未必要董建華下台香港才有救,要經濟復甦可採用道家思想上的「無為而治」,即「盡量少作重大改動,順其自然……這種管治方式極似西方的『不干預政策(Laissez Faire)』」。

時至2006年至2011年,即主要在曾蔭權政府年代,他亦有在親建制媒體撰稿,雖然以評論經濟政策為主,但亦有少量文章或篇幅論政。07年他撰寫《以人為鏡知得失 特區領導應懂「知錯」》文章,提到過去10年特區的表現與預期「有所偏差」,原因則歸咎於金融風暴衝擊、政黨阻撓等,認為特區政府並無「知錯」。值得留意的是文章最後提到,「國家領導人就是清楚知道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弱點,才多次提示要尋找不足,而不是自我表揚小剃功績」。此番說話既是針對時任特首曾蔭權,亦是公開表態執行長官意志。

同年,他在另一篇文章《政客官員互諒互讓 更能為社會謀福祉》中,又提到中國領導層,「溫家寶總理日本之行便是『天下之至柔馳聘於天下之至堅』的最佳例子。」

有趣的是,冼國林質疑政府施政不公的同時,竟自爆「黑材料」。事緣在2011年他在《香港管治班子處事公正?》一文中,指出前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的寓所違規加建,事隔8年政府仍未訴諸法律,他自爆自己曾於其碧瑤灣單位設置組合屋,結果不足一年被政府要求清拆,他向屋宇署申請延遲清拆被拒,更被罰款1萬元,相較之下他「實感不忿」,亦質疑香港管治班子處事有問題。

「深藍」親中立場變鮮明

香港的社會運動,事實上亦造就藍營中人上位,冼國林也開始找到他的舞台。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爆發,他擔任武術界「和諧社會大行動」召集人,組織200多名武術界人士由灣仔修頓球場遊行去警察總部,希望警方不偏不倚執法,並指警方用催淚彈驅散佔領人士屬合理武力,高調撐警。當年7名警員在佔領行動期間襲擊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被判罪成,多名演藝界人士及娛樂公司包括冼國林在內,為7人籌款逾港幣777萬元,惟當時因資金來源敏感而被拒收。

去到反修例運動的2019年下半年,他每星期在《頭條財經報》以「國藝娛樂主席兼創辦人」身份撰寫固定欄目,內容走「法律路線」,並絕大部分以親建制口吻批評社會運動,其中在《自由是甚麼?》一文中,針對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學術自由作出評論,指虛報、煽惑、誹謗都要受法律及專業標準規範;又不點名批評例如一個法律教授在課堂外鼓吹違法,是不符合學術自由的原則。

而曾力挺英式法律制度的他,在2019年9月一篇文章《市民不能批評法官?》中,則打倒過去的自己,引用親建制團體到終審法院示威,抗議法官寬待示威活動相關案件一事,認為法官是可以被批評,皆因「法官都是人......但人難免有所偏差」,所以才需要意見及批評;並指司法處既然有投訴機制,即等於可批評法官;更指希望港府及大律師公會清楚何謂司法獨立。

他為「司法獨立」作出解釋︰「司法獨立是指法官判案期間不受外界影響,但如果他執行的職務不符合標準,同樣要面對公眾批評......這樣才能提高公職人員履行職務的水平。」

期後他於2020年11中至2021年1月中短短兩個月間,在《大公報》發表5篇文章,當中4篇批評及追究「失職法官」、「濫批司法覆核」等。在《「煽惑分裂國家」一定要有武力元素?》一文中,他質疑在《刑事罪行條例》下進行檢控的案件,都較少引用國安法起訴,認為「任何人不論用文字、言語、刊物、旗幟,明示或暗示等行為去煽惑他人分裂國家、改變香港所要遵循的憲制秩序,不論是否使用武力即屬違反國安法第21條。」

不過翻查法例,若以國安法起訴,則只能涵蓋國安法實施後、即2020年7月1日或之後的案件,故很多政治案件、示威案件則未必適合以國安法罪名作出檢控。

冼國林在2020年9月一條影片「理想特首應具備的條件」中的影片截圖。
冼國林在2020年9月一條影片「理想特首應具備的條件」中的影片截圖。

社交媒體轉活躍,YouTube頻道有15萬名訂閱者

事實上,冼國林作為「藍營KOL」,當然不止在報章專欄發表政見。他能夠於反修例時期在藍營之中迅速冒起,皆因他非常勤力在YouTube、Facebook、微博發布影片和文章,以收宣傳之效。

翻查資料,他的YouTube頻道「冼師傅講場」現時有逾15萬名訂閱者,首條影片於19年10月發布,指警隊人數不足以應付「暴徒」行動,「教導」政府如何用人去「平息暴亂」;而批評黃之鋒、教協、記協等影片各有10多萬人次觀看。

他的影片路線以親北京為主,字幕用上簡體字。當中不乏影片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更稱呼她為「天真娥」,認為林鄭不應禁止市民批評司法機構,指如果中央領導人繼續支持林鄭「包庇」司法人員,是「有愧14億同胞及700萬香港人」,明言如果林鄭認為力有不逮就應辭職。

那麼誰人有資格做特首?冼國林在2020年9月一條影片「理想特首應具備的條件」提供部分答案。

影片中,他稱林鄭曾於18年5月到訪他旗下的西樵山國藝影視城,而他一家人一直都是「林鄭粉絲」,但直至2019年,他不滿林鄭「處理黑暴」的態度,故他由支持變成落漠、絕望,質疑反修例運動期間多名警察和市民受傷,「你有沒有探望過任何一個警務人員呢?......這些人你有沒有慰問過他們的家屬呢?我不見得有」。又指責她不敢「糾正」司法機構「犯錯」,「除反映妳(林鄭)天真可愛,還反映你漠視民意」。

而作為特首,冼國林認為要有使命感,「愛國愛港之餘,能夠有承擔,不怕萬難」;亦要量材錄用,不要用人唯親。

至於其餘影片亦有邀請不少建制派政黨中人擔任嘉賓,如新民黨葉劉淑儀、工聯會麥美娟、民建聯周浩鼎等。絕大部分影片均是論政,為國安法護航,並繼續抨擊司法制度為「黑洞」、「毒瘤」,不滿法官輕判示威者;又建議成立統一監察處,「等於中國的監察院」,將廉政公署、申訴專員公署及審計署位併,監察所有政府部門,包括官員、司法、律政及警方,並廢除監警會。

去年中,冼國林亦在Facebook專頁發表文章,認為23條立法刻不容緩,稱未來特首要以「大無畏精神去面對惡勢力及恐怖分子」,並須加強國安人員權力。該專頁自2016年中開設,截至1月19日凌晨有7000多人讚好,到早上因他在Facebook有「重大公布」,至9時許讚好人數已有3萬多人、追蹤人數有6萬多;而微博則有3.2萬名粉絲。

值得一提的是,愛國者如冼國林,在微博發帖時,顯示是用國產小米手機和華為手機。

言論疑散播虛假消息

雖然他享受著言論自由去批評政府,但他在影片中卻又表示創作自由、新聞自由必須受限制。例如去年8月,港府宣布將修訂電影檢查條例,若認為影片會不利於國家安全,可撤銷有關影片的核准證明書或豁免證明書。當時有電影人如田啟文表示會影響業界發展;洗國林於影片中表示這些反對聲音「全部都是廢話」,「這些創作自由,所謂自由,什麼新聞自由採訪自由,一直都有限制。」他舉出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1條,指任何自由都不可危害國家安全及社會穩定。但原文是專指和平集會之權利。

查實過往他有不少公開言論亦遭質疑散播假消息,例如他要求設立記者監管,杜絕「假記者」,卻旋即被踢爆散播假消息,包括外國監管制度的資料出錯,以及未有上網查證記協記者證的申請資格等。又曾發表「港台六成員工年薪80萬」的說法,但「事實查核實驗室」於2020年10月指出有關資訊為虛假,經整理香港電台開支預算及薪酬統計數據後,認為該說法不可能成立。

雖然他憑時事評論短片一躍成為藍營KOL,但他沒有放棄寫作,而單單報章專欄亦未能滿足他。2020年他透過明報出版社出版《重病的香港,如何救治?》一書,認為香港社會爭拗及動亂問題緣於缺乏國民身份認同、教育工作完全失敗、司法制度不全、政府文宣水平不合理包括香港電台角色扭曲、司局級官員能力欠佳,以及嚴重扭曲的立法會形象。他更指出,「外勢力的滲入及反中國邪教的擴張之下培養出一股龐大新一代反政府勢力」。

去年中,他又於同一出版社出版《治港策》,討論香港政策倡議,包括近年備受關注的房屋及土地問題。當時他接受傳媒訪問時稱,希望透過書籍「獻計」予「準參選人」如何管治香港。

而如今,他搶閘表態有意管治香港。

儘管冼國林看似在評論方面的履歷豐富,但今屆特首選舉,參選者必須取得最少188張有效提名票,且在五大界別中,參選者須獲每個界別最少15個委員提名,而每個選舉委員會委員亦只可提名1個候選人。冼國林遇到最大的挑戰將會是須獲第五界別的足夠提名,皆因該界別為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及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組成,一向被視之為緊跟北京路線,如無北京首肯,冼國林就會慘遭滑鐵盧,無緣成為香港首長。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119-whatsnew-hongkong-sin-kwok-lam/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