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程張迎堅守新田圍34年 全因不捨街坊深厚感情

【區議會選舉】程張迎堅守新田圍34年 全因不捨街坊深厚感情
【區議會選舉】程張迎堅守新田圍34年 全因不捨街坊深厚感情

區議會選舉下周日(24日)舉行,今屆逾300多名區議員競逐連任,當中民主黨沙田區議員程張迎,將第九次出戰區選,對手是工聯會何偉俊。擔任「新田圍區長」30多年,經歷回歸轉變,程認為無論官員對區議會的重視程度、議員發言質素、服務質素亦有很大轉變,批評近年官員經常無視區議會意見,「推極都唔做」。

程多年來從未想過退下來,甚至把住所搬至新田圍附近,全因與一班街坊之間的深厚感情,甚至每月額外自掏腰包過萬元為街坊辦活動。不過長江後浪推前浪,他亦承認年輕人參選成趨勢,慨嘆「資歷就係負資產」,故覓得能將街坊託付的理想接班人後,才會考慮退出政壇。

程張迎自1985年第二屆區議會開始參選,紮根沙田新田圍逾30年。其從政之路始於1983年搬入沙田新翠邨,當時程父擔任互委會成員,故程張迎順理成章協助父親,期間認識不少街坊,並於1985年在街坊鼓勵下,首次參選區議會。過去3屆選舉,他均以逾6成選票撃敗建制派對手勝出。

34年來他經歷九場選舉,試過自動當選,亦曾競選連任。被問及為何甘願一直留守小社區,他笑言是為了一班街坊,「咁多年同街坊好似戰友咁,感情太深厚,連屋企都喺附近,唔捨得佢哋!」記者隨程於區內視察期間,他幾乎每5步就停下與街坊打招呼或聊天。

程張迎:回程前官員較重視區議會意見

在區議會中打滾多年,程見證區議會及地區服務的高低起跌,而1997回歸是重要的分水嶺。他指出,無論回歸前後區議會一直是諮詢架構,但回歸前港英政府官員較重視區議會意見,惟回歸後官員多無視議員意見,「推極都唔做」。

他舉例,若港英政府要發展新公屋邨,會根據區議會意見規劃交通,配套較貼近市民所需。不過近年不少新公屋邨卻經常出現交通配套問題,例如區議會曾多次向政府反映區內水泉澳邨公共交通不足,但政府卻置若罔聞,問題最後亦不了了之,「巴士路線開極都開唔到」。

區議員發言質素每況愈下 「有啲好似馬騮戲咁」

至於區議員,程張迎指議員發言質素每況愈下,形容部分議員的表現像演「馬騮戲」。例如再上一屆沙田區議會議討論猴子滋擾問題時,有議員提出「為馬騮戴避孕套」作為解決方案,亦有不少議員發言只是為發洩。他認為原因之一是近年區議會選區愈趨細碎,議員人數眾多,傳媒關注亦減低,對區議員監察減少,而區議員亦只關注自己選區的事宜,視野變得狹隘。

區議會另一轉變是過於政治化。程張迎表示,回歸前「獨立嘅議員就係獨立」,議員無分黨派亦能議事相處,但近年變得壁壘分明,「分黨分派,就算話係獨立都有背景」。他舉例,回歸前區議會各小組委員會主席均是有能者居之,建制派議員亦十分禮讓;惟近年建制派「用人頭壟斷晒啲位」,例如現時沙田區議會所有小組委員會主席職位均由建制派議員包攬,令泛民議員在議會的生存空間收窄。

居民對區議員要求改變 逼區議員需貼地接觸市民

除了區議會轉變,居民心態亦明顯有所不同。他指,回歸前居民只期望區議員為他們解決問題,現時「想要好周全服務,辦事處變咗社區服務中心咁」。時移勢易,程張迎亦需提供更多外界形容為「蛇齋餅粽」的福利活動,包括影證件相、量血壓、舉辦旅行團等。他不諱言建制派擁有充足資源在這方面較具優勢,坦言自己每個月要額外補貼1至2萬元,才能向居民提供各項活動。

儘管居民要求轉變,令區議員工作量大增,但他對「蛇齋餅粽」並不抗拒,反認為逼使區議員更多接觸市民,以及要更「貼地」親民。

他同時觀察到,近年選民愈來愈重視候選人政治立場,以往候選人「高學歷好『煞食』,好似老師、律師呢啲好難輸」。惟近年社會分歧趨兩極化,故選民更看重候選人的政治背景,在立法會選舉中尤為明顯,至於區議會選舉選民仍會考慮候選人地區政績。

最難忘領展賣商場街市 列「頭號任務」處理

擔任區議員30多年,程張迎處理地區事務亦曾遇到挫折。他憶述,任內最難忘的事件是2016年起處理領展出售商場,新買家不再與街市和商場原有商戶續約,至今商場依然十室九空,對街坊造成極大不便,不少街坊對此深感不滿「覺得區議員好似做唔到嘢」。他曾多次與新買家及政府商討斡旋,惟因涉商業決定而無法扭轉情況,程直言對事件感到極為憤慨,「引起居民咁大反應嘅事一定係好難忘,亦係好『無符』嘅事」,並已將事件列為「頭號任務」,希望能監督政府解決問題。

多年來程張迎一直是兼職任區議員,同時亦是一名中學教師,直至去年才從學校退休。他表示以往需精準的時間管理才能兼顧兩份工作,並會提早一年取得區議會開會時間表,避免在開會時間編排課堂,退休後希望能投放更多時間在社區工作。

以程張迎長期擔任區議員以及曾任區域市政局議員的資歷,理應有條件、能力更上一層樓出選立法會。被及曾否考慮參選立法會時,他斬釘截鐵地回答沒有。他解釋,自己熱愛教學工作,若參選立法會將無法同時兼顧教職和議會職務;加上立法會環境複雜,或不適合其率直性格。至於未來何時會退下來,他感慨指「唔想求其交啲居民畀第二個」,故會尋覓到理想接班人交棒才會退下來。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區議會選舉】39萬新登記選民創新高 學者:中間選民將影響結果
【區議會選舉】從不擺街站宣傳 潘任惠珍深信工作能獲居民認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