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前專訪】戴啟思:港區國安法「稀釋」司法獨立惟深信法治未死

·2 分鐘文章

【Now新聞台】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即將卸任。回顧三年任期,他稱公會與北京關係轉差,又形容司法獨立被港區國安法所「稀釋」,但他深信法治未死。

三年任期,大律師公會出過的聲明及意見書等近50份。

戴啟思2018年參選,擊敗競逐連任的林定國,上任後,公會隔年訪京的慣例斷纜。

戴啟思:「直至今天,我也不知道當中真正的原因,其他人可能認為我不是完美的候選人,但重要的是甚麼是會員想要。」

上任一年後面對逃犯條例爭議,公會多次促請政府撤回草案。及後爆發的衝突,公會多次出聲明譴責暴力,但時任副主席資深大律師蔡維邦公開「割席」,批評公會譴責不力,戴啟思首次回應事件。

戴啟思:「你要問甚麼才是足夠,一周一次或兩次(譴責)?委員認為我們已譴責任何的暴力,人們都知道示威者沒有壟斷了武力,(在會上)蔡維邦表明了立場,他希望公會更嚴苛批判,但其他委員稱他們相信已經做得足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逃犯條例之後有港區國安法。

戴啟思:「當港區國安法推出時,行政長官保證只有少數人,危險的鬧事者(受影響),我很驚訝看見國安法明顯地被用作捉拿沒有參與暴力的人。為甚麼?為甚麼作出這些拘捕?當你看到法庭如何理解這法律及開始判刑時,或有人可能會說,有人要判監廿年只因為那些事,這(國安法影響)會顯露給市民知道 。」

戴啟思認為,國安法指定法官對司法獨立有影響,但他深信法治未死。

戴啟思:「法治尚未死,我不會說是臨界點,但是要細心留意法治狀況,我們很大程度上仍有司法獨立,但我個人認為已被國安法『稀釋』,給予行政長官權力指定法官。」

三年任期風風雨雨,他笑稱或是「徒勞無功」。

戴啟思:「我沒有後悔的時間,這是驚人的三年,好像當你一直都徒勞無功,結束時是一件好事。我沒有後悔,一直以來很具挑戰及有壓力,我希望我沒有令會員失望。」

戴啟思最後一次法律年度致辭稱,如果沒有司法獨立,香港就一無所有。以香港為家的他稱,暫時沒打算離開,亦未決定會否參選立法會。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