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後逾27萬人移民 疫情失民心 林鄭「夠鐘返屋企」

·5 分鐘文章
以「同行we connect」為競選口號的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特區首位女行政長官。
以「同行we connect」為競選口號的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特區首位女行政長官。

為官逾 40 年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周一(4 日)宣布,將不會尋求行政長官。回顧 2017 年起的五年任期,林鄭在任推出一地兩檢、「明日大嶼願景」、北部都會區、政府架構重組等多項政策,其中 2019 年推出《逃犯條例》成為民望跌至谷底的轉捩點,並引發了回歸以來最大的社會動盪。直至 2020 年初新冠疫情爆發,本港經濟受挫,林鄭為遏止疫情推出一系列社交防疫措施及邊境措施,仍無阻本港先後爆發五波疫情,造成逾 115 萬人感染及 逾 8000 名病人死亡。

以「同行we connect」為競選口號的林鄭月娥,2017 年擊敗曾俊華及胡國興,以 777 票當選特區首位女行政長官,上任之初她曾表示「我的首要工作是要修補撕裂及解開鬱結。」

在任期間,被形容為「好打得」的林鄭月娥在土地政策大刀闊斧,上任後不久便提出「土地大辯論」,但民間呼聲最高的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選頂,但政府僅收回部份的 32 公頃。另外,林鄭政府亦先後提出「明日大嶼願景」、將公營房屋比例由「六四比」增加到「七三比」、北部都會區等多項長遠政策,但不少政策在任內仍未實現。

2019年林鄭月娥推動修改《逃犯條例》,釀成逾年的反修例運動,其中6月16日有200萬人上街示威
2019年林鄭月娥推動修改《逃犯條例》,釀成逾年的反修例運動,其中6月16日有200萬人上街示威

直至 2019 年林鄭月娥推動修改《逃犯條例》,林鄭月娥民望大跌,釀成數以百萬名市民上街遊行。即使林鄭曾於當年 6 月宣布暫緩修例,之後亦稱修例工作「壽終正寢」,但大批市民繼續上街示威,逐引發翌年《香港國安法》實施。

國安法實施後,林鄭曾形容是定海神針,至今共約有160人被捕,當中超過100人被檢控,《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眾新聞》等多間傳媒亦因應不同原因結業或倒閉。同時間多間外國企業因國安法生效而先後宣布撤出香港,近期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和副院長賀知義宣布辭去香港終院非常任法官職務,表示國安法令他們難以繼續擔任這份工作。港府及中央在國安法則多次反駁及強調,香港的司法獨立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依然穩如磐石。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等多間傳媒先後結束營運,林鄭月娥反駁《國安法》無損害新聞自由。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等多間傳媒先後結束營運,林鄭月娥反駁《國安法》無損害新聞自由。

2020 年初新冠疫情爆發,至今經歷了五波疫情,令本港經濟嚴重受挫,且多項防疫措施亦被民間詬病。政府先後多出項社交距離措施,包括《限聚令》、《口罩令》等,其中當年 7 月政府一度宣布實施全日禁堂食,惹起民怨,有市民須在高溫及淋雨下跪地開餐,最終政策在推出兩日後撤回,並向市民致歉。

為找出社區的隱形個案,抗疫期間政府曾提出全民檢測,期間被醫療界多次公開質疑措施成效,最終措施花費約 5.3 億公帑,只能找出 32 宗確診個案。而在第五波疫情爆發期間,林鄭月娥多次就全民強檢實行與否多次改口,引發坊間出現搶購潮,近日又再推出「全民快測」,但林鄭強調全民強檢目前未有相關時間表。

林鄭月娥過去出席記者會經常未有戴上口罩,她曾不戴口罩非因感到不舒服,而是希望大眾可以明白她的感受。
林鄭月娥過去出席記者會經常未有戴上口罩,她曾不戴口罩非因感到不舒服,而是希望大眾可以明白她的感受。

林鄭任內多次強調須落實「清零」目標,導致香港至今仍是全球各國中,實施極嚴格邊境管控的地區之一,同時打擊了外資在港投資的信心,香港歐洲商務協會、香港美國商會等公開批評措施令外籍人才流失。林鄭月娥在早前記者會亦承認,香港出現人才流失為不爭事實,但對前景仍充滿信心,相信外資會看到香港是個能賺錢的地方,直言「如果看不到就沒有辦法」。

不論是政治、疫情、經濟或是其他原因,林鄭在任期間內移民人數不斷上升。根據統計處數據,2019 年底至 2021 年年底,累計人口淨流出達 13 萬人。單計今年頭 3 個月,共有逾14萬港人淨流出,機場每日離境大堂可謂人山人海,其中英國更是港人移民熱點。

林鄭在任期間內移民人數不斷上升。單計今年頭 3 個月,共有逾14萬港人淨流出,機場每日離境大堂可謂人山人海。
林鄭在任期間內移民人數不斷上升。單計今年頭 3 個月,共有逾14萬港人淨流出,機場每日離境大堂可謂人山人海。

面對移民潮,林鄭月娥曾稱以平常心看待,認為市民有選擇的自由,聽說不少港人在海外生活強差人意,「聽到有啲故仔話去到都好淒涼,又唔習慣」,呼籲考慮移民的市民三思。

特首換屆在即,林鄭月娥最近多次被問及參選與否,但她一直未有正面回應,直至今日宣布不會參選,結束42年公職生涯,並透露去年3月已向北京表達不連任意向,稱唯一考慮是家庭,「我家人係我最優先考慮,佢哋認為我夠鐘返屋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