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瓜灣驗車中心炒籌 排隊黨索$3000

·3 分鐘文章
大批市民早一晚開始輪候。
大批市民早一晚開始輪候。

市民選擇自行網購或經車行買入罕見水貨車,卻分分鐘落入「有車無籌驗」的窘況。有不法分子覷準水貨電單車需求殷切,將驗車中心派發的預約籌當成獵物,每周組織排隊黨將之一掃而空,繼而轉售圖利。據悉,每張籌的炒賣價可高達3,000元,惟普羅市民一籌難求,苦不堪言亦只能無奈接受,估計黑幫分子每月可大賺逾20萬元。

據悉,行貨電單車款選擇少,故不少人會投向水貨車「懷抱」,令需求急增。但新車落地要先送往運輸署的驗車中心檢驗,而預約籌又「僧多粥少」。以電單車計,每周的網上預約及親身排隊取籌名額各約只得30個,前一方式往往要飽受預約系統逼爆癱瘓之苦,迫使準車主或代理車行要靠排隊爭位。求過於供,令黑幫分子組織排隊黨搶佔「市場」,土瓜灣驗車中心每周二早上9時派發電單車驗車籌號,取籌團隊因此提早出擊。

預約系統「塞車」 運署無視

周一下午5時許,中心外已經大排長龍,當中既有老弱婦孺、年輕少壯亦不乏南亞漢。儘管長夜將至,尚有大半日才有籌到手,但他們毫不焦急,俱將通宵排隊視為等閒。此外,驗車中心擬今日加開特別期,惟「排隊黨」早已聞風先動,昨午3時半已到場排隊,且以大媽為主,相信與周一的排隊黨為同一班人。

排隊黨問題持續半年,惟運輸署無正視,無改善預約系統「塞車」或提高籌號的數量。最諷刺的是,在本港疫情稍為緩和時,不少政府部門回復正常服務,盡量滿足市民日常生活需要,但運輸署驗車中心未有作出相對調整。有車行負責人於昨晨9時嘗試網上預約,惜僅僅8分鐘,預約系統已指額滿。他指出炒籌問題嚴重,「最初每籌叫價500元,現在3,000元,根本賺唔到錢,又拖住個客!」因利潤豐厚,據知至少有兩個黑幫沾手,一般市民被迫屈服付款買籌,現場交收,職員亦無力制止。

運輸署發言人表示,一直留意排期驗車的情況,並與業界代表保持緊密溝通,因應預約需求,除應付為車輛續牌而年檢的必須服務外,署方會盡量安排資源提供更多「平行/個別進口」(俗稱進口水貨車)驗車名額。去年至今年4月,署方共收到72宗有關「平行/個別進口」車輛的投訴,主要涉及車輛檢驗預約安排、未能即時收到預約確認、無法進入網上預約系統、預約名額不足等。署方會繼續密切留意車輛檢驗的排期情況,並與入口商磋商以「類型評定」方式遞交申請,亦會視乎疫情發展,適時調撥內部資源增加驗車配額,以配合市場需求。

排隊黨網上招募成員。
排隊黨網上招募成員。
有人出動帳篷排隊。
有人出動帳篷排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