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啟智化輕煙 陳敏兒含淚送別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廖啟智的遺照是由陳敏兒挑選。
廖啟智的遺照是由陳敏兒挑選。

藝人廖啟智不敵癌魔,於上月28日辭世,終年67歲。家人昨午為他於尖沙咀基督教堂安排安息禮,遺體隨即移送火化,永別凡塵。安息禮上重溫智叔精彩的一生,遺孀陳敏兒與兩子暢談智叔生前軼事,更當眾訓示兒子們要像父親般有承擔,叮囑兩人遵從「家規」,場面感人。其後智叔靈柩送往火化,敏兒含淚送別。

廖啟智的安息禮先由兒子文哲及文信吹口琴揭序幕,一班弟兄姊妹包括張崇德及劉美娟負責獻唱,將《友誼萬歲》填新詞,寄語與智叔天家再聚。智叔白棺頂鋪滿白鮮花,敏兒及兩子所送的花牌則安放兩旁。揀選的遺照是智叔身穿牛仔褸,而門外則擺放一幅他攝於萬里長城的照片,敏兒說:「呢張佢自己揀嘅,(放喺度)還佢心願,但冇人用戴太陽眼鏡照片做遺照,我咪揀過一張囉。」而紀念冊上形容智叔「這場人生短跑,輸在起跑線,贏在終點時」,十分切合他的人生寫照。

大會安排播放短片,重溫智叔生前點滴,片中他指自己成長於徙置區,在家睇電視是唯一娛樂,希望像馮寶寶一樣成為演員,故中學畢業寫信自薦尋求機會,但屢次遭婉拒,先後兩次報名考藝員訓練班才獲得取錄,踏上演員路。敏兒談到與丈夫相處軼事:「我哋試過請兩個月假,孭背囊歐遊,全程慳得就慳,點知計錯返港日子,佢要買張單程貴機票趕返香港開工,我就喺機場等3個鐘,繼續搭平機票返香港。佢入閘前掉轉頭望我,喊咗出嚟,我亦忍唔住爆喊……」她又指疫情令家人關係更親密:「我哋坐喺屋企傾偈,諗通關後去邊,佢話要返內地遊歷名山大川,依家『中國夢』無法完成。」教人心酸。

「我以你為榮!」

病榻上的智叔始終記掛家人,遺憾未能將家庭責任維持到最後。敏兒續說:「不過我想講,佢做咗好多嘢成就我哋。喺病房佢不停流淚話唔捨得,正正係因為放唔低啲仔、放唔低個老婆,佢同我講以為自己殿後(離開),點知依家要留低你,佢就係個咁有責任感嘅人,但我哋3個想話畀你聽,我哋掂嘅。廖家繼續保留佢嘅質素(有責任感),你哋(文哲、文信)做唔做得到?」還總結丈夫的一生:「作為演員,佢盡力滿足要求;作為爸爸,佢供書教學,百忙抽空陪孩子成長;作為病人,佢係醫生口中嘅A+病人。我以你為榮!」

兩子懷念父愛

長子文哲坦言成長後與父親因性格各異,曾一度關係冷淡。他往澳洲讀書返港度假,智叔每次都會親自接機,對方面上的笑容讓他重新感受到爸爸的愛:「細個時我要求自己返學,佢擔心但尊重我嘅決定,但原來佢有幾次偷偷跟喺我身後,確保我嘅平安,佢對我嘅愛接近沉溺!」二仔文信亦表示從事製作後,不時問父親意見:「我哋會喺屋企電視機播我拍嘅片嚟討論,多謝你嘅意見。喺醫院時我讀故事畀你聽,你教我抑揚頓挫,成為咗我哋之間嘅新活動,我係佢最後一個學生。」

敏兒又表示2006年當細仔文諾離世前,他們一家製作了歌曲《天家裡》,細仔離世後,智叔每天都要聽,亦吩咐要於自己安息禮上播放。文信又說:「佢好鍾意舞台劇《相約星期二》,講位身患絕症嘅教授生前自行搞喪禮,想聽到朋友同佢講最後嘅說話,於是佢都要求我哋咁做,我哋兩兄弟同媽媽分別寫信畀佢,媽媽又搵咗朋友錄啲說話畀佢聽,佢知道好多人錫佢。」尾聲時,敏兒再次感激所有人對丈夫的關愛,令他得到「人生金像獎」,教人動容。安息禮完結後,靈柩送往和合石火葬場進行火化儀式,敏兒與2個兒子含淚送智叔最後一程。

陳敏兒與兩個兒子瞻仰遺容時,難忍淚水!
陳敏兒與兩個兒子瞻仰遺容時,難忍淚水!
廖啟智的安息禮上擺放了妻兒所送的花牌,亦有詩班獻唱。
廖啟智的安息禮上擺放了妻兒所送的花牌,亦有詩班獻唱。
長子文哲捧着亡父遺照步出。
長子文哲捧着亡父遺照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