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街頭結局篇劇情︳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怒火街頭︳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怒火街頭︳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今晚起TVB深夜時段會播2011年劇集《怒火街頭》。《怒》出街之時備受睇好,話晒有視帝鄭嘉穎加視后胡杏兒,再搭外援李璨琛,故事以草根地區深水埗為背景,同其他律師劇嘅中產味道截然不同。

套劇最大意義係發掘出鄭嘉穎另一面,畢竟佢憑《天幕下的戀人》拎視帝時,唔少人認為未夠班。《怒》安排佢演爛撻撻大律師LAW霸,第一集頭幾場戲已經展現到角色形象,仲要露埋股,嗰年鄭嘉穎以大熱姿態第二度做視帝,當堂少好多反對聲音。本來LAW霸呢個角色人選有林保怡同黃日華,但因為檔期問題而辭演 - 而家睇返,林保怡演地味角色都叫有所期待,黃日華嘛……

《怒火街頭》首播收視平均30點,全年排第5,所以劇未播完就已經宣布開續集。而家劇集收視低迷,《怒》嘅方程式都有可以借鏡地方︰唔使太創新,轉個場景發生一樣嘅情節,男女一打破下形象,選角搵外援撞下,夠架啦。

呀係,陳奐仁唱嗰首主題曲係好嘅,起碼隔咁多年都哼得出。而家咁多劇集歌,有幾多首你仲記得?

怒火街頭︳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怒火街頭︳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第1集 - 古怪大狀 力亞助人

不修邊幅的羅力亞,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力亞深得街坊擁護,他用膳時見根叔被警員誤會他縱容狗隻四處便溺,於是為根叔解圍;他向警員表示自己是大律師,警員不信,反指他冒認大律師已犯法。此時力亞得知丁家富有急事找他,於是他飛奔前往,惹來警員誤會,兩人遂展開一場追逐戰。

力亞趕到現場,發現家富與街舖租戶,正在和業主唯一兒子理論。原來業主已死,其子成為新業主,並向租戶大幅加租;租戶表示業主生前曾表示決不加租,力亞於是指出死者的口頭協議亦有效三年,而新業主亦要搞好手續才是業權的擁有人,現時仍不到他說三道四,新業主只好悻悻然離去。

佐治證實 力亞身分

官仔骨骨的佐治到場,向警員提供證件,證實了力亞大律師的身分,並表示力亞已多次被人質疑身分,故見怪不怪。

家富帶了一班租戶去到「民間法律中心」,之後眾人去到位於法律中心側鄰的羅力亞大律師樓。雖然力亞竭力向眾人解釋他們的法律權力,但眾租戶見力亞的辦公室非常髒亂,門口又被人淋了紅油,信心正往下沉,幸好根叔到來向力亞致謝,又致送他的家鄉靚豆豉,眾人遂決定委託力亞和新業主洽商租約。

思苦出手 埋柏奇堆

王思苦和助手張芷芯上庭,思苦為了形象,新添了不少名牌。她為了討好著名大律師蔣柏奇,不惜讓柏奇的案件先審。後來思苦在酒吧又刻意討好柏奇的徒弟程博謙,只為可以成為柏奇律師團其中一員;博謙表示如思苦為一單柏奇負責的case早作準備,可代為引見。

力亞、家富、佐治在街上等待任職警員的朋友畢直,眾人悶極無聊,竟比鬥「吐核入垃圾桶」,力亞不慎因而弄污了思苦的新衫,兩人結怨。力亞後來更知道,原來思苦竟是租客之一、車仔麵檔檔主潘小琼的女兒!

不用加租 街坊慶賀

思苦眼見力亞不修邊幅,對他自然不信任;當她知道母親小琼委任力亞做法律代表,而不找她這位大律師時,更是為之氣結。新業主上門找潘小琼要求加租時,被小琼不慎弄傷了他的腳部;小琼表示會負責他的湯藥費,不料事後竟被新業主借故追討大筆賠償,幸好力亞機智,找出當中破綻,令小琼不用賠償。

結果,眾租戶不用被新業主加租,而思苦對力亞亦另眼相看。眾街坊為了慶功,更在民間法律中心舉行大食會。

第2集 - 不求伸冤 力亞疑惑


放工後,芷芯與思苦在會所享受歡樂時光,芷芯向好友問及她母親店舖的租約問題,當芷芯得知業主願意續租後,不禁稱讚力亞寶刀未老,但思苦卻不以為然,更指是因為業主耍花招才令力亞有機可乘。當柏奇出現時,思苦急忙抓緊機會上前與他攀談,問他有關之前託博謙轉交的建議書,想不到這時卻有舊街坊送貨到此,更向思苦打招呼;思苦發現柏奇聽到街坊談到自己家中是賣魚蛋後,只露出苦笑……

街坊木根 殺人被捕

力亞把貨車停在一旁與街坊閒聊時,突然傳來轟隆巨響,原來有東西自高處墮下,更穿過路邊攤簷篷把攤子壓爛;當力亞等走近時,卻發現原來是有一女子自高處墮下,胸口更被插上了一把刀。當周遭亂作一團時,力亞發現剛自大廈離開的老街坊黎木根望向自己,更突然向力亞說自己殺了人。

力亞與佐治陪同木根到警署落口供,木根坦白承認自己殺死了常秋萍,但他卻說是受到老闆娘馬卓爾德指使才行兇。

但當警方想進一步了解爾德如何指使木根,木根卻突然變得情緒失控不再合作;力亞與佐治離開警署時,聽到死者的弟弟春生激動地要求警方逮捕爾德,指她是主謀。力亞與佐治到春生的店舖探望他,春生向兩人說出爾德因誤會秋萍勾引她的丈夫,因此對秋萍作出各種騷擾,但事實是爾德丈夫馬生欲追求秋萍不遂;春生更把早前秋萍收到的恐嚇信交給力亞。另一方面,當傳媒得知命案與名媛爾德有關後,便不斷追訪她……

當爾德被記者團團圍困時,思苦突然擋在爾德面前,出言教訓眾人;思苦隨爾德進入她的車內,更努力開解她,令爾德大感安慰。當車子回到爾德家時,警察出現欲請爾德回警署協助調查,爾德便即時聘請思苦成為自己的代表律師。案件正式在法庭審理,思苦遇見力亞,發現他衣衫不整,更傳來一陣口氣;案件進行時爾德因激動過度而暈倒,馬生到醫院探望太太,更詢問妻子是否需要公司的律師團協助,令思苦大為緊張。

力亞託友 調查真相

力亞與佐治往羈留所探望木根,力亞要他說出真相,但他卻努力維護爾德,令力亞大惑不解,而當力亞談到可通知木根在鄉下患病的妻子時,他突然激動起來。力亞與三位好友在茶檔吃東西時,要求畢直出手調查有關木根的事,畢直礙於朋友情義只得屈服。街坊在小琼的麵檔談到思苦不應助紂為虐幫助爾德,小琼不禁為了女兒與他們起爭執。思苦在街上遇見街坊,卻被他擲麵洩憤,力亞突然出現保護思苦。當收到木根在羈留所自殺的消息後,力亞與佐治立即趕往醫院探望。

第3集 - 各為其主 劍拔弩張

作供說出 姐姐慘況

法庭再度開審,木根沒有出庭作證,思苦取笑力亞,指木根缺席聆訊,或會令陪審團認為他是畏罪自殺,但力亞卻鬆容地反駁她;當春生在法庭上作供時,春生說出姐姐並沒有與老闆馬生有任何不倫關係,只是馬生不斷追求她,但均被秋萍拒絕。

春生指爾德誤會秋萍,更約她見面指責她,之後秋萍更被來歷不明的電話及信件騷擾。當力亞盤問春生時,要求他說出秋萍的身世……

思苦提出 打賭條件

思苦聽到春生形容的秋萍,竟與自己十分接近,也是家貧、父親早逝而需要支撐家庭,亦身兼數職苦讀大學,期望將來能改善家人生活,但對於馬生的物質利誘卻毫不動搖;另一方面,力亞發現一路聽春生作供的思苦,竟露出對死者同情的神情。晚上思苦與芷芯在高級餐廳吃飯時,聽到芷芯同情秋萍而指責好友,但卻反被芷芯道破她其實也同情死者。想不到這時力亞亦步進餐廳,看到力亞被眾人圍繞問候的風光場面,令思苦恨得牙癢癢……

案件開審前,思苦與力亞在庭外遇上,思苦借力亞令她打翻咖啡之事,要求與他打賭,如她勝出官司,便要力亞將消失了七年之間所發生的事相告,力亞聽後不禁失笑,更直接問思苦是否對自己有意……思苦在法庭上引導爾德作供,爾德說出曾看見秋萍衣衫不整地離開丈夫的別墅,才主動約她見面,更打算以錢打發秋萍離開馬生;爾德說秋萍拒絕收下支票,更說會令馬生離婚。

但當力亞盤問爾德時,卻仗著詞鋒敏銳,令到思苦難以協助爾德;晚上力亞、佐治與家富三人在法律諮詢中心的天台邊調較天線,邊談論木根不肯上庭指證爾德的問題時,畢直突然現身,原來畢直不負眾望,終於查得有關木根太太的消息,發現她原來一直在香港,更留在私家醫院的高級病房中接受治療。

力亞與家富討論如何潛入醫院把木根太太帶走,佐治出言反對指罔顧木根太太性命,但力亞指早已將木根太太病歷交給專家醫生研究。

成功帶走 木根太太

佐治雖反對力亞的計畫,但卻不敢向畢直舉報兩人;而力亞得眾人幫助,成功帶木根太太離開私家醫院,但拖著病到街上時,卻發現貨車不翼而飛。得知木根太太被帶走,思苦雖不滿爾德隱瞞此事,但仍領著眾人到公立醫院欲將木根太太帶回私家醫院。

眾街坊得知木根太太到了香港,紛紛送贈補品卻被佐治婉拒。甦醒過來的木根太太待身體轉好,便到羈留所探望丈夫,並要求他說出真相。當聆訊進行時,木根因擔心太太的病況,竟在庭上激動地向爾德求助……

第4集 - 為民請命 受人愛戴


與思苦一起合租房子的芷芯,早上看到思苦一臉倦容的走出客廳,便指她為了爾德是否真正有罪而心情煩躁,雖被好友說穿,但思苦仍死撐不肯承認。另一方面,力亞與三好友為法庭上成功令木根真情流露之事慶祝,但家富突然說出,翌日便是死者秋萍的生忌;眾人陪木根太太拜祭秋萍,但亦遇上了前來掃墓的春生。春生指明白木根是受人指使,但仍不可能原諒他;當眾人離開時,眼尖的力亞看到馬生的蹤影。

思苦得知 爾德性情

思苦與芷芯等候爾德的助理李佩筠載她們與爾德見面,但當佩筠到達後,卻因發現爾德欲上庭穿著的衣服欠了一顆鈕扣,便緊張得要求思苦她們自行探望爾德,而自己則回爾德家尋回鈕扣;思苦更因此從佩筠口中,得知爾德是個不喜歡別人犯錯,極嚴厲的人。馬生到羈留所探望妻子,但雙方卻只是冷淡地與對方傾談,馬生更提醒妻子不能讓人看見她的「真面目」,兩人發生爭執,更令爾德激動得把玻璃窗打破。

思苦與芷芯在外等候與爾德見面,亦因此聽到馬生與妻子吵架;當進入羈留室時,更看見被爾德敲破的玻璃窗。

思苦在辦公室聽取私家偵探有關對爾德的調查報告,偵探指原來替爾德工作的工人們都極害怕她,但終從一位已辭職的花王口中,問出了重要的證據;原來在案發當天,花王曾見神色慌張的佩筠自爾德書房離開。思苦與佩筠等一起再與爾德見面,而思苦更在爾德前說出了佩筠努力掩飾的秘密……

爾德了解一切後,要求思苦安排自己與佩筠單獨見面;看到爾德的表現,思苦與芷芯也心中有數。爾德通知思苦,指佩筠答應替自己作證,並有機會替她還以清白。看到思苦在名店內瘋狂購物,芷芯只得努力勸止好友。

聽到芷芯說出自己對爾德是否清白的意見後,思苦卻坦言自己已欠下大量卡數,因此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官司輸掉。思苦回麵店探望母親,小琼向女兒談到木根的案情,更向她分享絕不會埋沒良心的做人哲學。

內外夾攻 真相大白

早上思苦與芷芯一起吃早餐時,芷芯得悉好友將決定棄暗投明而感高興,想不到馬生竟出現主動與思苦見面,更向她暗示如何處理爾德的案件。

思苦與芷芯在佩筠出庭前,與她談到說出真相的重要性,終令她在庭上說出自己的所見所聞。事情告一段落,佩筠在法庭外向思苦道謝,指自己在說出真相後感問心無愧。

力亞竟突然到麵店吃麵,更主動向思苦談及自己在七年前所勝出的案件……

第5集 - 佐治請求 力亞助婷


思苦到會所時,聽到一眾律師正談論有關爾德的案件;眾人不約同指不明白爾德為何聘請沒有名氣的思苦當辯護律師,思苦為了聽取別人對她的評價,特意駐足細聽……當眾人發表完意見後始發覺思苦原來一直在旁,都感到尷尬不已。想不到思苦沒有走到他們跟前,反而直接步上會所設於樓上的VIP樓層;侍應欲出言阻止,但思苦竟向他們表示已取得VIP卡,而眼見思苦成功上位的眾律師,不禁既妒且羡。

拒絕合作 氣煞思苦

思苦進入VIP樓層時遇上博謙與柏奇,博謙奇怪思苦竟出現,思苦坦言說約了馬生見面;柏奇向徒弟解釋思苦已成為馬氏集團的顧問律師,所以已聲價十倍,而柏奇更公開稱讚馬生是個厲害的老闆,因此他聘請了思苦,證明她是個有能力的人。

思苦得償所願,終可與柏奇一起喝酒,而席上柏奇突然向她表示有事相求,原來他想找一個有實力的人合作,思苦聽後不禁大喜過望……

力亞與家富在茶檔吃麵時,突然看見思苦坐在自己的面前,不禁面面相覷;原來柏奇拜託思苦,請她邀約力亞與他見面;看到思苦一臉不忿的表情,力亞出言拒絕,結果惹來思苦連珠炮發,指力亞不識抬舉,最後更拂袖而去。衣衫不整的力亞出現在會所,侍應本欲阻止他進入,但得博謙替他解圍;力亞與柏奇見面,但兩人話不投機,柏奇雖以「桌球會友」,但力亞終以不合作的態度拒絕了柏奇的合作邀請。

思苦氣沖沖地走到理髮店,指責力亞錯失良機,更說有不少人期望有機會與柏奇合作,但力亞竟棄如敝屣;力亞說穿了是思苦欲與柏奇合作,思苦坦言承認,更說出了自己為何苦讀,希望能以知識改變命運的信念。佐治與家富代表中心到街上派飯盒給露宿者及有需要人士,但佐治卻認出有人接連排隊取飯,於是提醒家富;最後佐治發現原來失業了的第五婷,是為了兒女才去取飯盒。婷向小琼求工,但思苦卻提醒母親應有防人之心……

佐治出手 助第五婷

佐治與思苦不約而同在法庭外再遇第五婷,更聽到她放棄讓律師協助;兩律師在庭內旁聽,發現婷被指控搶去前僱主的金錢,結果佐治見義勇為,成為了她的代表律師。婷到力亞的辦公室向眾人說出,原來她被突然辭退後,是把月餅券退回給老闆以取回的尾期工資。因擔心自己口吃的習慣連累婷,佐治要求力亞成為婷的代表律師,但卻被他拒絕。

另一方面,家富為了取回被搶奪的籌款箱而奮勇擒賊,卻被他的富豪父母看見。福元為免兒子再犯險,主動到中心提出捐款給家富,但當福元發覺兒子竟協助婷與自己打官司,不禁大為激動。

第6集 - 家富出庭 指證父親

家富駕車時竟以飛車發洩自己對父親的不滿,令坐在車中的力亞等人嚇個半死;力亞指責家富不理朋友生死,畢直替家富說好話,指他做人最為朋友著想;原來家富在讀書時便有機會在酒樓跟隨父親學習打理酒樓,但因他看到福元刻薄成性,把廚房工人辭退後竟不發薪水,於是看不過眼的家富而在晚上潛回酒樓爆竊,欲將薪水發還給眾人但事敗。家富被警方逮捕入獄,但福元竟沒有聘請律師幫助兒子。

佐治請求 力亞出手

畢直當時在羈留所遇見家富,看到他滿口歪理,出言指他犯法是「其身不正」,家富為此徹底反省,在獄中努力進修,成功當上了社工。畢直指原來福元以為兒子出獄後便只得承繼家業,想不到家富竟成為了社工,更多次替被福元剝削的員工出頭與父親對著幹,因此父子間的關係一直沒法改善;佐治聽到家富與父親間的問題後,苦笑指家富與自己也是註定讓父親失望的人……

力亞在床上好夢正好酣時,突然被佐治弄醒;佐治以一把沙啞的聲音向力亞說出,他因通宵準備替婷上庭的文件而導致失聲,因此要求力亞代自己出庭。當力亞隨佐治到樓下後,原來一眾好友已在下面等候他,更出言要求佐治不要再耍小手段逃避上庭。案件開審,佐治於庭上緊張地不斷翻閱文件,弄得聲響大作;當佐治盤問福元時,竟將證人福元稱為犯人,之後更頻頻犯錯,惹來哄堂大笑。

休庭期間,力亞鼓勵好友應繼續嘗試,但佐治已對自己失去信心,最後只得由力亞代表他在庭上發言。力亞盤問婷時,成功讓大家得知婷情願努力工作也不願領綜援,以免對子女有不良影響的高尚情操。回到中心後,眾人發現婷不停打電話,原來她擔心自己可能入獄,因此欲致電給丈夫要他照顧一對子女及他的母親,可惜卻沒法聯絡上。家富於是使計騙梁風現身,但他竟只怪責妻子犯上官非,更借買煙遁走。

福元氣憤 毆打兒子

原來婷一直對家婆徐嬌隱瞞自己被酒樓辭退並惹上官非之事;徐嬌發現婷沒有買回自己想吃的水果,竟借機指責她,令婷忍不住流下淚來。徐嬌入睡後,婷教子女弄湯圓吃,但婷的大女兒說出知道母親可能入獄……

案件再度開審,當力亞傳召家富出庭作供時,福元氣得當庭責罵兒子。家富在庭上坦言說出福元如何刻薄員工,強迫他們替酒樓銷售各式食品換領券;最終力亞替婷洗脫罪名還以清白。離開法庭時,福元竟出手毆打兒子,令妻子詠秋心絞痛發作。為了能改善與父親關係,家富特意製作潮式紅桃粿給福元吃,可惜無功而返。

第7集 - 當街搜身 利貞受辱

家富帶領中心眾人推著鐵車到露宿者集中處,原來家富等人會定時安排讓露宿者清潔身體,並替他們理髮;看到同事沒法子勸服老露宿者沖身,家富除了好言相勸,更以食物打動他排隊清潔。

當眾露宿者整潔地享受中心安排的飯盒時,突然傳來一陣惡臭,一位滿身污垢的女露宿者出現,她更自稱自己是動畫人物「小忌廉」。家富勸她清潔時,她竟說不想改變形象而拒絕,更慌忙逃去。

佐治聘婷 皆大歡喜

家富擔心「小忌廉」有精神問題,於是與同事們一起去追截她;想不到小忌廉竟突然失控,更以香腸「要脅」其中一位同事。剛路過的婷發現家富等男同事沒法介入,於是主動與小忌廉攀談,兩人更一起在街上高唱動畫歌。事件順利解決,眾人在中心都稱讚婷的急才,佐治靈光一閃,提出法律諮詢中心可以聘請婷工作;當佐治問家富意見,家富坦言中心資源有限,但力亞這時說他將多接律師工作以幫補婷的薪水。

思苦與朋友在法國餐廳吃飯時,發現有食客與自己的舊同學何利貞十分相似;當思苦走上前時,更聽到利貞正稱讚外籍的餐廳老闆,便知眼前的人是自己的老同學。突然有食客高聲叫囂,餐廳老闆前往了解,原來食客投訴鄰桌痙攣人士的食相影響自己食慾,因此要求老闆把痙攣人士移到別處。當痙攣人士的母親提出欲與兒子離開時,利貞竟走到食客跟前斥責他,指他歧視殘障人士。

思苦與利貞相認後談及昔日事,原來當年內向的利貞曾被老師冤枉,思苦為了要替利貞討回公道,不惜致電到電台節目投訴,更與校長舌戰……思苦問回來香港的利貞有何打算,利貞說出母親在兩年前已過身,而她打算儲足本錢後便在港開設法國餐廳。
利貞向二手書檔老闆查詢有沒有法國菜食譜時,剛巧家富到書檔買字典給貧富學生;利貞聽後指可將自己的舊英文與法文字典相贈,兩人因此結識。

思苦發現 好友墮落

婷回到中心,向眾人訴苦說被誤會為妓女,眾街坊更指最近區內黃風氾濫;思苦受利貞所託到警署協助她,但卻發現原來是眾妓女於警方放蛇後被捕。思苦發現利貞成為了妓女,不其然與利貞疏遠起來。利貞與好友鳳在街上與北姑流鶯當街扭打,CID輝阻止眾人時,認為利貞挑釁自己,於是藉詞懷疑利貞藏有武器,特意當街搜身令利貞受辱。憤憤不平的利貞說要投訴輝,而鳳說出看見思苦目睹利貞被非禮經過。當利貞向思苦求助時竟被她拒絕,但這時力亞出現,更說有勝數能控告輝。

第8集 - 力亞醉後 自稱殺人

利貞帶力亞到自己的香閨聚舊,更好好服侍了力亞一番……利貞請力亞到自己的私人房間,力亞看到小房間仍放滿了法式擺設及法文書,便知道她仍為理想奮鬥。兩人談到投訴輝之事,力亞指如思苦不肯協助,的確不容易讓投訴成立。

晚上家富、佐治和畢直在力亞家中對他殷勤照顧,原來他們都想從力亞口中,打探他到「索腿天后」利貞香閨後,發生了甚麼艷遇,力亞只得否認,更指兩人是舊識……

利貞說出 悲慘過去

眾人正亂猜力亞是有昔日的把柄被利貞所握時,力亞向畢直說相信利貞是被輝借故非禮,但畢直指與輝合作多年,認為輝只是教訓眾妓女讓她們收歛一些,並沒有非禮的意途,結果兩人竟為此發生爭執。畢直與輝出更時,輝因賭風欠順向畢直借錢,而輝更向畢直訴苦,不知是否當天觸摸完妓女後便碰上霉運;畢直聽得真相後,氣得一拳打向輝。思苦載芷芯一起回家時,兩人目睹畢直竟在橫巷非禮女性……

思苦一股作氣衝進巷中,更指一定會控告他非禮;這時力亞出現,原來一切都是讓思苦明白自己對利貞之事帶著有色眼鏡。利貞回家時,看到思苦竟從自己所住的舊樓步出;思苦主動說要與利貞詳談,兩人回到小時候常到之處後,利貞向思苦說出自己其實從沒有移民,自己那一身光鮮的母親不是經商,而只是個舞小姐。利貞更說到母親因染上毒癮而欠下高利貸,為了幫助母親,利貞只得下海當上公關小姐。

聽到好友向自己坦白一切,思苦不禁感到慚愧,更說會協助利貞。力亞與輝會面,指如果他肯向利貞正式道歉,便不會追究事件;但當輝聽到有大律師當利貞證人時,仍拒絕道歉。利貞到公園欲與流鶯們和解時,卻看到輝正追捕賊人,想不到利貞竟主動出手幫助輝。思苦給利貞一份禮物以支持她繼續向理想邁進,兩人在海旁喝酒談心時,思苦突然向利貞問及有關力亞的過去,利貞向思苦說出曾聽到醉後的力亞說自己殺了人……

車房技工 被指殺妹

利貞主動協助家富與婷替行動不便的獨居老人運送生活必需品;家富看見利貞悉心替患上糖尿病的嚴婆婆清洗腐爛的傷口,不禁對她漸生好感。力亞收到常替他修車的車房技師高永良電話,說自己被指殺害妹妹圓圓。因佐治有事在身,力亞決定讓婷臨時成為「師奶師爺」協助自己。永良向力亞交代,自己與妹妹爭執過後離開大廳大約十分鐘,但回去時卻發現她已死去,之後自己更失足跌暈。永良的繼父富豪任灝天請來思苦替兒子辯護。力亞與思苦竟為用何種方法替永良辯護而吵個不停。

第9集 - 新證出現 嫌疑驟增

眾人在法律諮詢中心討論永良的案件,大家以不同的角度分析,結果也同樣認為永良不可能殺死妹妹圓圓。力亞發現佐治與家富並不了解永良的家庭背景,因此婷取出了貼有相關人事照片的「人物關係表」進行解釋;原來永良與母親美芬是深水埗街坊,美芬與富豪灝天相戀後結婚,而圓圓則是灝天與前妻所生,因此永良與圓圓是沒有血緣的兄妹。永良不想依靠繼父,於是繼續留在車房工作養活自己。

控方突呈 不利證據

力亞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思索如何處理永良一案,婷被要求替力亞作筆記,但她卻發現力亞滿口法律術語,不禁暗中叫苦。佐治特意載婷回天水圍,當他看到婷竟帶了厚厚的法律字典上車,不禁問她原因;婷醒覺律師就在身旁,於是努力向佐治提問力亞所用的術語,而佐治亦高興地逐一解答。雖婷婉拒佐治送自己回家,但在他堅持時剛好遇上徐嬌;徐嬌終得知媳婦轉工一事,但卻換來一頓冷嘲熱諷。

翌日力亞邊趕往法庭,邊翻閱婷所製的報告,對她的認真不禁衷心讚賞;案件開審時,控方除指插於死者頸動脈的玻璃碎片上有永良的指紋時,突然要求加入新的證物;檢控官指死者圓圓的男朋友周家豪剛把一隻CD交給警方,雖力亞等強烈反對引用新證物,但法官仍讓CD在庭上播放,原來當中有永良所唱的情歌,而CD盒上更有永良寫上送給圓圓的字跡,及「I LOVE YOU」的貼紙;檢控官更指他戀上妹妹不遂而動了殺機。

灝天在庭上得知此事後大表憤怒,更拒與永良見面;在力亞與思苦的面前,永良終向他們說出,其實萌生了畸戀的人是圓圓;力亞與思苦到大宅探望灝天夫婦,力亞要求到圓圓房間查看,結果被他尋到圓圓愛上永良的證據……思苦與力亞到會所VIP樓層討論案情,看見思苦仍無法接受圓圓是主動的一方,力亞欲據理力爭時博謙突然出現;除言詞中挖苦力亞外,他竟借意約會思苦,思苦見狀竟借機脫身。

得到鼓勵 與父和解

力亞發現思苦悶悶不樂,原來思苦不滿眾律師仍將注意力放在力亞身上;思苦突然提出要再次與力亞打賭,如自己勝出便要力亞說出當年經歷,力亞只得答應。正被飯店老闆取笑只能吃「寡佬飯」的家富,突然看到利貞出現,她更大方地與家富一起吃飯;家富得知利貞從力亞口中打聽自己的過去,不禁暗暗高興,而利貞亦勸家富改善與父親的關係。得利貞鼓勵,家富主動回家送上自製雞翼,而當詠秋離開時,更見兒子與利貞一起離開。利貞回家時被不明人士淋辣椒油;眾人取笑家富,指他得知利貞受襲後,便顯得極度關心。

第10集 - 力亞說出 當年憾事

為了找出事情真相,婷決定孤身與圓圓的男友周家豪見面;佐治查得家豪在卡拉OK唱歌作樂,於是特意載婷到上址。出發前佐治仍關心地提議婷,指力亞其實可聘用私家偵探代勞,但婷指自己要學習當師爺,因此很樂意借此機會練習。佐治忍不住問婷,力亞有否教她如何向人套取資料,結果佐治還是把免提電話交給婷,指他會一直向她作出指示。家豪為了避開婷的追問遁入了男廁,但婷竟不顧禮儀直闖入內,向他迫供。

利貞說出 被襲原委

婷從家豪口中,得知案發當晚,家豪曾目睹美芬提著垃圾膠袋離家;成功取得重要資料的婷,興奮地猛搖佐治的手臂,令他既尷尬又高興。力亞與思苦跟美芬會面,更向她說出各樣發現,美芬只得向眾人說出當晚真相;永良得知兩位律師已知事件與母親拉上關係,堅持不准他們利用母親曾在場的疑點來替自己洗脫罪名,不然就放棄聘用他們。思苦與力亞回中心討論案情,但思苦仍欲以美芬有可能是兇手的疑點來替永良辯護。

畢直下班後便被家富要求替他保護利貞,想不到卻因此惹得女友Susan誤會;畢直只得購買名牌禮物以討回女友的歡心,更讓利貞一人回家。當利貞快到家時,卻發現被人跟蹤;當來人現身後,竟以鏹水淋向利貞,幸家富出現緊抱利貞,但家富背部卻被淋個正著;當犯人欲再行兇時畢直及時趕到把她逮捕。當得知家富的傷勢沒有大礙後,利貞向兩人說出自己與襲擊者之間的關係。

詠秋與福元前往醫院探望兒子,但當夫婦兩人遇上利貞後,福元只把湯火膏交給利貞後離開;利貞向詠秋道歉,指家富受傷是因為拯救自己,詠秋聽後愕然忍不住問及因由,家富指因不幸遇上精神病患者。

利貞把福元交託的湯火膏交予家富,並著他致電感謝父親;看到家富在利貞前唯命是從,詠秋心中暗喜。力亞與思苦在後巷進行實驗,卻無法證明圓圓是死於意外,力亞不禁惱煩不已。

力亞細說 傷心往事

思苦指說服了家豪擔任辯方證人,並會要求警方檢驗裝有證物的垃圾膠袋;但力亞始終不贊同思苦讓永良脫罪的手法。

看見思苦一臉自信,相信自己的做法是為了幫助永良,力亞忍不住說出,思苦的做法會讓美芬造成傷害。力亞為了讓思苦明白事情的嚴重性,終向她說出,自己在七年前自法律界消失的原因……

當年力亞藉指出證人聶展祥愛上了受害者,亦即是展祥自已的親妹妹,成功替兇手脫罪,贏出不可能致勝的官司。一年後,菲律賓警方致電力亞,說出在當地自殺的展祥留下了錄像給他……

第11集 - 回報作弄 思苦出招

思苦從力亞處得知他的故事後,在母親店中苦苦思索,更與家人討論永良的案情;小琼看到女兒提出欲以美芬在場,有殺人嫌疑之疑點來替永良脫罪,忍不住教訓女兒。

力亞獨個兒喝悶酒,邊回想起昔日所犯下的過錯,這時思苦出現,向他說出自己決定改變辯護方向,不再打算要求美芬出庭;力亞聽下不禁釋然,更請思苦一起喝酒。因放棄用疑點辯護,眾人只得找證據以證明圓圓之死是意外……

力亞思苦 關係大進

力亞、思苦與婷再到任家調查,可惜一無所穫;當力亞提出不應再打擾之際,婷不願放棄,而思苦發現婷的電筒照過的地方現出反射光,最終發現一幅油畫上插了玻璃碎。審訊再度展開,思苦努力推翻控方指永良對妹妹求愛不遂動殺機的理由,強調是意外的可能;之後思苦把在任家發現的油畫呈堂,指在圓圓身後的油畫也被插上玻璃碎,所以圓圓被玻璃碎意外刺中的可能性亦是存在的。

控方指油畫不是在警方搜證下的證物,因此法官只將油畫列為輔助證物只作參考。退庭休息時,思苦坦承沒有優勢,要求灝天出庭為繼子作證;灝天聽到後既感意外又為難,思苦只得動之以情,最後終讓灝天首肯答應。灝天出庭作供,向陪審員坦白說出自己對繼子的感想……力亞提出充滿情感的結案陳詞,法庭最終亦判決永良無罪釋放;看到法庭外滿佈記者,力亞特意讓出功勞,讓思苦獨個兒接受記者的訪問。

眾人在中心內為力亞與思苦慶功,力亞當眾讚揚婷,指她的努力下多次為案件查得重要證物;力亞玩得興高采烈,竟把蛋糕上的忌廉一手抹在思苦的臉上。當力亞以為思苦將為此發怒,想不到思苦突然雙手按著力亞的頭,更「面貼面」把忌兼擦回他的臉上,力亞被思苦如此親密的行動嚇得完全不懂反應……佐治回家時欲通知婷,宴請眾人到她家中吃飯時,卻發現平時不修遍幅的力亞竟在熨衫,原來力亞與思苦相約吃晚飯。

力亞思苦 聚餐約會

佐治到婷家應約,亦向她交代力亞與思苦均有約不能赴會;婷的子女看見佐治的餐桌禮儀大感新鮮更欲模仿,但佐治為了能讓他們輕鬆進食,特意不顧禮儀用手吃蟹。這邊廂思苦為選衫而頭痛,經芷芯提點後決定以便裝赴約,想不到力亞竟帶她到高級餐廳……

家富與佐治不滿力亞因心情大好而洗澡時高聲唱歌,偷偷地拍下出浴片段。利貞探訪家富時助他清洗傷口,令他感激不已。家富約利貞看戲,兩人最終連續看了三部電影;當家富送利貞回家時,竟捲入黑幫打鬥中。

第12集 - 為討公義 披麻帶孝

思苦與利貞吃飯後逛街,兩人閒談時思苦提議利貞將來開設的法國餐廳應該加入一些原創菜式,更以自己最近吃意大利菜的經驗作例子,但反被利貞笑她是因與力亞約會而令她覺得難忘。思苦看到利貞心情突然轉差,利貞說出自己喜歡上家富一事;看到利貞因為自己出身而欲斬斷情絲,思苦亦愛莫能助。家富與婷把生活用品送給行動不便的嚴婆婆,在提醒她應定時覆診時,嚴婆婆突然接到警方來電……

力亞與友 調查死因

家富與婷扶嚴婆婆到外孫女曲若麗租住的單位,但現場已被警方封鎖;在畢直的帶領下,嚴婆婆看見倒斃在床上的若麗,不禁哭得死去活來;眾人在大廳照顧情緒剛平伏的嚴婆婆時,突然聽到她的手機發出聲響,原來若麗曾發交代後事的短訊到嚴婆婆的手機中,但嚴婆婆卻堅持若麗不會自殺。警方指法醫判斷若麗是酒後服食過量抗抑鬱藥致死,於是把遺物發還給嚴婆婆;嚴婆婆翻看外孫女的日記時,卻發現一張撕破了的照片。

嚴婆婆記得,自己前往探望若麗時,看見她與一男士有親暱的舉動,若麗指他是單位業主;晚上力亞、家富、佐治與畢直討論案情,家富指業主在有人自殺後一直無露面而感可疑,但畢直則指若麗曾有濫藥記錄,所以死因沒有可疑。看見兩人爭論的火藥味漸濃,力亞只得出言打圓場,家富接到嚴婆婆電話,嚴婆婆說憶起若麗曾說過,那男性是退休高官;為了讓嚴婆婆安心,力亞決定請眾好友分頭調查。

畢直向力亞及家富分享調查結果,法醫除發現若麗面上有傷痕外,更指她吞下了超過正常藥量五十倍的抗抑鬱藥致死,力亞直覺事件並不簡單;眾人等待佐治到田土廳調查業主的資料,但原來佐治一直在門外;這時婷出現,更託佐治把嚴婆婆送來的蛋撻交給力亞,亦請他轉交嚴婆婆發現刊有業主照片的剪報。佐治向眾人說自己沒有到田土廳調查,但力亞卻發現他緊張不已……

力亞主動 質問米布

眾人終得知業主竟是佐治的父親,前退休高院法官米布。力亞要求佐治向米布詢問有關情況,但佐治回家後卻始終沒法向敬愛的父親提問;力亞與米布會面,向他查問若麗之死是否與他有關,但卻無功而回。家富為要替若麗伸冤,竟一身披麻帶孝,抬著紙棺木帶領眾人到米布家門前示威。佐治跟力亞到郊外燒烤時,因收到電話才知父親遇上示威,亦明白力亞使計支開自己而大怒。退休名律師馬迪倫帶同徒弟思苦探望被困的米布,在思苦的幫助下米布離開大宅暫避風頭。另一方面,在福元的六十歲壽宴上,眾親友竟在電視中竟看到身穿喪服的家富。

第13集 - 不忿被騙 痛毆好友

福元看到兒子在自己六十大壽當天被拍下當街披麻帶孝,不禁怒不可遏,家富努力解釋反火上加油,最終被福元掌摑,黯然離開酒樓。

想不到家富回家不久,帶著拳套的佐治突然出現,更向他飽以老拳;力亞欲阻止兩好友,但卻怕殃及池魚。畢直看不過眼,只得出手救家富;佐治指家富毀了他父親的清譽,不滿他當眾指責米布。兩人各執己見,最後佐治指不會再與眾人同住,拂袖而去。

思苦與婷 分頭搜證

思苦到迪倫的郊外小屋探望米布,從迪倫口中,思苦得知兩人惺惺相惜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思苦亦看到當自己談及若麗之死時,米布的神色動作有異;思苦與力亞見面,向他說出米布有隱瞞若麗死因的可能。力亞指欲到現場再搜集多點證據,但因佐治已搬回米家大宅居住,於是決定要婷出馬;婷到大宅探望佐治,向他說出嚴婆婆欲到若麗死去的單位拜祭她。當佐治帶兩人到單位後便在外面等候,婷則趁機在單位內搜查證據。

另一方面,思苦到米家大宅藉替米布取換洗衣物,在大宅中調查,更在衣櫃中發現一件重要的恤衫。力亞約佐治到自己的辦公室,在他眼前擺出了所有相關的證據與證物;力亞指出種種證據顯示,米布應可能與死者有染,佐治聽後大受打擊。迷惘中的佐治回到案發現場,將資料慢慢組成一幅幅原整的圖像;佐治回到辦公室,開始撰寫要求為若麗的死因重新聆訊的公函。

佐治晚上探望父親,向他說出自己已去信律政署,要求替若麗召開死因聆訊;眾人在電視新聞報道上得知律政署將為若麗之死召開死因聆訊,不禁大喜過望,眾街坊亦指佐治為了公義大義滅親,值得尊敬。當佐治躲在遊樂場的大膠管避靜時,力亞、畢直與家富三好友帶著手信尋找他;家富主動向佐治道歉,眾人冰釋前嫌。死因庭展開聆訊,力亞從法醫口中確認死者臉上有著不知來歷的傷痕時,竟當眾做出了一個奇怪的動作……

米布自責 當眾道歉

米布正式在庭上宣誓發言,在力亞的盤問下,他終說出與若麗的關係;原來最初他與若麗確只是業主與租客的關係,但有一天米布發現若麗被丈夫虐打受傷後,便每天也探望她,慢慢兩人便發生了感情。米布指當收到管理處電話指單位發出惡臭後,在房間內發現了若麗的屍體,大為傷心及震驚,但當時自己沒有報警,反而將單位內自己使用過的物件統統帶走。米布公開承認自己因自私而犯錯,更向嚴婆婆道歉。在米布離開法庭時,得知兒子仍支持自己不禁如釋重負。在法庭上,力亞指出若麗極有可能是遭人殺死……

第14集 - 思苦柏奇 庭上較量

力亞在庭上指出若麗之死有多重疑點,更指能不破壞單位門鎖進入,能接近死者而不令她扎掙的人,除了是米布外,就是若麗的丈夫楊國駒。

陪審員把判決交給法官,結果指若麗之死有著多項疑點,因此法庭將案件發還給警方重新調查;而當國駒剛離開法庭時,便被重案組的探員截停,把他帶返警署調查。當國駒在警署被探員盤問時,柏奇領著博謙出現,原來國駒請了他擔任自己的代表律師。

畢直發現 多項證據

警方再帶隊到若麗死亡的單位調查,但卻沒有任何收穫;但畢直靈光一閃往窗外調查,竟被他看見窗台位置有一個腳印。重案組用搜查令調查國駒的家,並檢走一批攀山用具;畢直在國駒家看見嚴婆婆,原來自若麗死後,國駒便請她前來照顧曾孫。當畢直欲收隊離開時,外籍傭人主動向畢直詢問,當她了解事件後把一袋衣物裝備交給畢直,指是國駒在案發翌日所丟棄,她撿起來欲變賣。

中心眾人正討論有關若麗的案件,當談到若麗兒子如得知是父親把母親殺害,將會大受打擊;力亞分析案情,指案件沒有目擊證人,亦無直接證據,要讓國駒入罪是有困難,當聽到佐治說國駒已聘請了柏奇當他的代表律師時,力亞不禁搖頭嘆息……這邊廂思苦剛把電話放下,便向芷芯分享說律政署邀請她擔任控方律師;芷芯聽後愕然,不明為何這大案竟會落到她手上,最後想通是眾律師不想與柏奇交手。

國駒首度提堂,柏奇代表他否認控罪,思苦要求法官就案件的特殊性而要求更多時間準備證據,但在柏奇的反對下失敗。柏奇與思苦在庭外相見,柏奇更毫不客氣對她施下馬威。思苦在母親的麵店看見力亞吃麵,為了取得力亞幫助,思苦只得努力討好他。家富在街上遇上利貞,問最近為何總是沒法約她見面,之後更強邀她一起到茶餐廳吃飯;利貞努力對家富表現冷淡,但家富卻沒有改變,而利貞為與家富保持距離,終在雨中跌傷。

家富得知 利貞傷痛

家富揹利貞回家,利貞欲以好友鳳擋駕,但鳳反替兩人製造機會;利貞指自己將不會與家富發展,傷心的家富竟提出與她以金錢交易。看到家富的真心,利貞只好向他說出自己曾誤闖情關而受到傷害的往事……為了讓利貞明白自己的誠意,家富帶她見福元夫婦,在父母面前向利貞說出愛的宣言,兩老看見兒子覓得愛侶大感高興。力亞與思苦探望嚴婆婆,從若麗的兒子口中聽到母親曾被父親虐打之事;這時柏奇突然出現,指已申請若麗兒子成為辯方證人,所以力亞等再不能接觸他。

第15集 - 力亞暗中 幫助思苦

思苦到力亞的律師樓,預備資料與柏奇一戰;但她卻看見力亞毫不在意,更把心思集中在乒乓球上;於是思苦為了讓力亞認真地協助自己,只得答應與他比拼乒乓球。在晚上終可下班的婷,在法律中心看見佐治也在加班,於是提出先替他製作消夜後才下班;當婷離開後佐治看到她所製的消夜,竟然是一雙心型的「心心相印」煮蛋,不禁以為婷對自己有意。婷在步向車站時,突然聽到不知哪處傳來的一聲「婷婷」……

鄰居指證 國駒狠心

婷接受佐治的好意,讓他載自己回家,途中佐治向婷暗示自己明白她的「心意」,但最終卻得知原來煮蛋是婷替力亞與思苦所製,終明白自己表錯情。佐治回到中心,把自己的消夜交給力亞與思苦,但卻被他們看穿了自己的醜事,兩人更借機取笑他。從若麗兒子口中得到的消息,力亞與思苦特意請來國駒的鄰居保叔作證;保叔說因喜歡小孩,所以退休後有空便會到國駒家與他的兒子玩耍因此與他們熟絡起來。

保叔在庭上指感覺國駒與若麗的夫妻情冷淡;有天突然收到若麗兒子的求救電話,指母親將快沒命,當保叔趕到國駒家時,看見國駒正不停把若麗按到水中。聽到保叔的喝止,國駒把若麗拉回池邊,更指太太意外跌下泳池遇溺;國駒把若麗與兒子帶回家,但保叔卻更發現一個旅行袋被拋在地上,更跌出了機票與護照。但當柏奇盤問保叔時,卻不斷針對保叔並沒有專業資格來判斷當時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當國駒作供時,竟直接承認自己用工具游繩潛入若麗家中,但國駒說出的日期,卻是案發日子的前一天;看見柏奇遂漸佔優,思苦在中心要通宵工作,力亞聽後主動替她按摩,兩人打情罵俏盡在不言中。

力亞與思苦到死者住宅天台調查,發現有人曾在該處打翻油漆,而思苦靈光一閃,記起國駒的證物衣服上曾看過類似的油漆,於是便開始尋找在天台油漆的主人,從而證明油漆的日期是否與國駒所說的日子一樣。

思苦私下 約見柏奇

思苦私下與柏奇見面,指發現了有力證據及證人,請柏奇勸國駒認罪;柏奇往找無牌醫生葉生,原來葉生曾在案發當天替國駒洗胃,因此柏奇勸他為國駒作證。葉生坦言不想因此惹上官非,但柏奇努力動之以情。雖然思苦成功證明國駒不斷說謊掩飾罪證,但想不到葉生終決定出庭作證,而他寧願讓自己無牌行醫的事曝光,也為國駒作證之事,對國駒極為有利。最後柏奇以天衣無縫的結案陳詞,成功讓陪審員認為國駒只是誤殺若麗。當柏奇師徒離開法庭時,柏奇向博謙說出一切的真相……

第16集 - 為追劫匪 當街裸跑

柏奇最終成功讓國駒打脫謀殺罪,只被判誤殺罪成;力亞安慰苦惱的思苦,指她並不是技不如人,向她說出國駒能在殺人後竟可為自己製造合理疑點,應是有高人教路……

看到思苦釋懷,力亞主動吻向了她,兩人之後激烈擁吻。力亞與思苦過了纏綿一夜,兩人亦正式成為了情侶;兩人邊親密地吃著早餐時,思苦向男友詢問會否重返中環協助自己。

利貞裸跑 驚動全區


力亞與三位好友一起在茶樓喝茶時,力亞向他們提出思苦要求他到中環重新執業,三人聽後既愕然又感失落;力亞指自己將努力兼顧法律中心及律師樓的工作,亦可藉在中環執業讓法律中心在財政上得到補貼。

力亞看到佐治一臉擔心,忍不住向表弟說出,自他大義滅親要求米布上庭後,已充分證明了佐治的實力,家富亦大表支持;畢直收到消息,指利貞工作的大廈有一樓一被嫖客打劫,於是家富與畢直立即趕往了解情況。

家富與畢直看到眾妓女非常不安地圍在一起,原來有嫖客召嫖後把妓女綁縛然後大肆搜掠。

家富陪利貞回家後,要利貞放棄操皮肉生涯,指他可以出錢替利貞完成開設法國餐廳的理想,利貞拒絕,說自己一定要靠自己能力達成理想,才可以心安理得讓自己重新開始;但看到家富著緊自己,利貞終答應暫時休息。晚上眾姊妹一起在天台打邊爐,利貞提議大家湊錢裝置廿四小時閉路電視。

思苦接到馬生的要求請力亞協助打官司,但力亞拒絕,思苦與眾人合力游說,終讓力亞答應重回中環執業。在休息中的利貞收到家富來電,指福元等人欲與她一起吃飯;當利貞準備出發時,卻發現好友鳳的房間似有問題,於是前往探望,原來鳳被嫖客打劫,利貞也因此被捲入。

嫖客打暈鳳後帶著錢逃走,被要脅脫光的利貞,只來得及穿上內褲,便圍著毛巾跑到街上追趕;但毛巾中途飛脫,讓利貞變成裸跑追賊。

利貞決絕 提出分手

福元夫婦在街上看見利貞裸跑,因此得知利貞身分。家富與利貞吃晚飯時,眾街坊為利貞當街裸跑之事指指點點,令家富忍不住與街坊爭吵。福元與詠秋約利貞見面,欲以錢打發她,利貞拒收支票並指會與家富分手。

思苦安排力亞在自己的隔鄰開業,但力亞卻仍掛念昔日生活。婷安排子女上學後帶徐嬌覆診,但回家時卻遇上電梯壞了,只得揹家婆上樓,最終令她遲了上班。婷與佐治接到求助電話,發現有人將妻子鎖於衣櫃中。

第17集 - 婷持菜刀 被控傷人

婷與佐治進入單位,聽到小朋友指母親被困在衣櫃中,這時正喝了酒的戶主張生出現,佐治義正詞嚴地要求張生把太太釋放,張生出言不遜,佐治便把電話取出說要報警。婷與佐治救出張師奶並帶她到法律中心,婷向她解釋將安排她兩母子入住庇護中心及未來如何獨立生活之事,但張師奶竟提出何時才能回家;婷只好向張師奶說出自己的經歷,並指必需靠自己振作,才是對兒子未來最好的決定。

佐治偷吻 竟被拍下

佐治載婷回天水圍時,婷接到丈夫梁風來電,婷終忍不住向佐治哭訴,佐治只得默默聽她吐苦水;當佐治把車駕到婷家樓下時,發現她哭倦了並睡著。佐治不忍弄醒她,只好在車中等候,最後竟偷吻了婷,但原來一切事情,都被剛回到家樓下的梁風用手機拍下。婷回到家時,發現梁風已在等候自己;梁風指生意失敗因此回到香港,更提議婷與自己假離婚,藉此騙取綜援。

婷拒絕丈夫將家人當作搖錢樹,梁風發火更說自己在樓下看到婷已成功「釣金龜」,婷沒法忍受丈夫侮辱,提出要與一直在內地包二奶的梁風辦理真正的離婚。梁風聽後大怒,竟衝進廚房拿出菜刀欲斬殺婷;徐嬌被嘈吵聲弄醒後離開睡房,卻發現兒子腹部受傷,而婷則手執菜刀。這時剛好有鄰居經過,當她發現婷手持菜刀後,不禁嚇得高聲大叫。婷被帶返警署落口供,而梁風在醫院時故意向警方提出不追究妻子,但警方指這已是刑事罪行。

徐嬌到警署落口供時,竟要求警方快點把婷判有罪入獄;經過一番折騰,佐治偕婷回到家,當婷欲帶子女離開暫避時,想不到他們竟拒絕離家;婷明白子女受到梁風與徐嬌的唆擺,傷心得痛打梁風,但女兒竟出手阻止,努力保護父親。被梁風趕出門外的婷,只得撫門痛哭。佐治取車時收到短訊圖片,當中竟是他偷吻婷的照片;梁風出現與佐治見面,除以照片勒索他,更以暴力欲要他屈服。力亞發現佐治被打,急忙上前阻止梁風。

佐治為愛 一洗頹風

梁風離開後,力亞發現佐治激動不已,佐治最終將照片給表哥看;力亞建議佐治應盡快向婷坦白,但最終佐治仍沒法開口。案件正式開審,佐治一改在庭上沒法說話的陋習,努力證明沒有證人親眼看見婷出手傷人;但檢控官果然以佐治吻婷的照片來指出兩人有曖昧關係,令婷大感意外。佐治陷進困境時,竟能口若懸河說自己其實一直暗戀婷的事;更借此事說出婷為了家庭而作出無私奉獻的情操,令他產生愛慕。另一方面,力亞私下探望徐嬌,向她說出婷早前失業更被福元控告等事……

第18集 - 力亞思苦 理念不同

法庭最終判婷無罪釋放,法官更狠狠在庭上責罵了梁風一番。離開法庭後婷向佐治道謝,這時力亞帶徐嬌與婷的子女出現;婷擁抱一對子女,徐嬌更一臉內疚地向婷解釋,已把真相告知孫兒們,更主動向婷道歉。當徐嬌指婷如與梁風離婚後,便可不用再照顧自己時,婷卻堅持四人一起才是完整的家庭,出言挽留徐嬌。婷發現力亞再次暗中幫助自己,對他感謝有嘉。


借醉行兇 毆人致死

畢直與利貞遇上而結伴閒談時,畢直被追債人逮住;原來畢直為討Susan歡心借錢買樓,但又因替女友買名牌而沒法償還當月欠款。Susan突然出現,她怪責畢直讓自己等候了數分鐘,眾追債人看見Susan一身名牌,指她可變賣替畢直還款,但Susan說自己與畢直並不熟絡,要他們不要打自己主意。利貞看到畢直可憐的困境,忍不住說出將替畢直還款;當追債人離開後,Susan指責利貞不懷好意,想與自己爭奪男友…… 利貞陪被Susan拋棄的畢直到茶檔喝茶散心,想不到畢直竟把話題轉向利貞與家富,向利貞說出家富打算放下法律中心,與她一起往法國過新生活,但利貞仍堅持不會與家富復合。這時王子健與朋友到茶檔喝茶,要求已坐在一旁何大強與他的有錢朋友們讓座。原來大強帶同新相識的四位有錢年輕人參觀,看到自己面子受挑戰,大強竟不賣賬給子健,更與他的朋友挑釁子健等人;雙方劍拔弩張,畢直只得出手阻止。 當帶醉意的大強等人到停車場取車時,卻發現子健一個人出現;五人與子健一言不合便打起來,最終保安帶領警方到場,卻發現子健已斷了氣。力亞與思苦到達警署,芷芯向兩人解釋當事人羅秉晞與另外四人涉嫌毆打子健致死;秉晞與另外三人是好朋友,均是富豪後代亦是大學生,因此他們的父母已聘請了柏奇與他的徒弟們作代表律師。眾人到達口供房,柏奇吩咐眾徒弟要客戶不回答任何問題,但思苦與力亞在與秉晞見面時,卻出現分歧。


力亞退出 思苦震怒

力亞與思苦在律師樓翻看閉路電視的錄像,發現子健是在跌出拍攝範圍外才被毆打致死;思苦指出錄像可證明子健被圍毆時尚生存,是可爭取客戶只被控傷人而非誤殺的重要證據。另一方面,柏奇與徒弟商量如何拉攏思苦;柏奇與思苦見面,向她提出合作,把殺人的罪名全推往大強身上。力亞與思苦在羈留所與秉晞見面,力亞竟發現思苦引導秉晞卸責;力亞發現思苦執意與柏奇合作,令兩人不歡而散。案件再開審時,力亞中途才出現,而他更當眾向法官提出,自己放棄辯護律師的身分,令思苦大受打擊。

第19集 - 好友慘死 思苦傷痛


四位好友聚集家中,力亞為了公義而與思苦各走各路,畢直被港女Susan嫌棄沒有出色而被拋棄,家富因雙親反對而令自己與利貞分手,再加上佐治暗戀婷的事亦廣為人知,四人心情掉進谷底,只得邊喝苦酒邊吐苦水。畢直突然指出家富最有機會挽回戀情,說出利貞籌備的私房菜餐廳,將會用她與家富之間有紀念性的事來命名,家富聽後不禁精神一振,但另外三人卻為此排擠他……


得悉秘密 利貞失蹤

另一邊廂,芷芯發現思苦以工作麻醉自己,更發現思苦似是發燒;思苦不理身體辛苦,要爭取時間向力亞證明自己將會比他成功。翌日趕回公司,發現秉晞的父母已在等候自己;當思苦欲與他們討論案情時,秉晞的父親竟把一張支票交給思苦,指將不再聘請她。柏奇與眾徒弟們出海釣魚,柏奇明白博謙心感不滿,問他是否怪責自己主動接觸秉晞父母之事,博謙擔心法官看出除大強外,四位代表律師全是柏奇的勢力…… 利貞準備開設法國餐廳,於是把門外的「索腿天后」等招牌拆去;眾朋友依依不捨在利貞家中與她話別。利貞與答應租出部分地方的酒窖業主商量租約,更順道約畢直見面;畢直到達時發現利貞替餐廳的設計,悄悄拍下讓家富看。眾人在中心討論家富與利貞之事,得婷提醒,家富決定重新向父母說項;家富回家與福元見面時,跪求父母容許自己與利貞繼續交往。利貞在酒窖廚房量度地方時,竟發現柏奇與一男性見面。 利貞將情況拍下後借機離開,但被柏奇發現;利貞走到街上後致電家富,指發現柏奇似進行不法勾當更拍下了影片,家富突然發現通訊中斷。擔心利貞的家富請畢直陪同往找柏奇,但卻無功而回;兩人回到酒窖一帶搜索,亦無法覓得任何進展。思苦與力亞在法庭外不約而同出現,因大強突然改變口供,將一切罪名揹在身上……眾好友再到酒窖附近搜索,而家富從瘋婦小忌廉口中,得知柏奇曾尾隨利貞的事。


愛人慘死 家富崩潰

婷在小忌廉指出的橫巷中發現血跡,家富終在下水道發現奄奄一息的利貞,當她看見家富後無力地將眼睛合上。警方到柏奇家邀請他前往警署為謀殺案協助調查;另一方面,家富為沒法尋回利貞的手機,及小忌廉的口供並不能入信的事而擔心,最終更衝進問話室指責柏奇。力亞發現思苦到利貞的家睹物思人,向她說出利貞之死與柏奇有關。思苦到羈留所探望柏奇,說出欲擔任他的代表律師,以對抗成為警方檢控的力亞。王家急召思苦回家,向她質問為何替殺死利貞的柏奇打官司。

第20集 - 力亞中計 職權被撤

利貞被殺案件開審,思苦在庭上問柏奇為何死者利貞手中會握有他的袖口鈕,柏奇從容地解釋因利貞曾要求他替朋友打官司,但因柏奇拒絕而利貞卻扯著他的袖口不放。當力亞開始盤問柏奇時,滔滔不絕地就柏奇的「巧合」解釋猛攻,但柏奇反利用香港司法制度的公平原則,讓力亞無法佔優。力亞突然取出何大強父親何有福的照片,指當天柏奇上酒窖是與有福見面,兩人商量不法交易。

思苦設計 陷害力亞

審訊結束時,力亞向家富等人提及從柏奇的反應推斷,柏奇應是與有福見面,要他說服兒子將所有罪名揹上身;畢直無奈說出警方始終無法覓得有福,佐治亦提到沒有發現兇器,令檢控柏奇甚有難度。另一方面,柏奇在羈留室與博謙及思苦碰面,他狠批兩人竟沒有在出庭前做好應付力亞的準備,任由力亞攻擊;當柏奇離開時,看著自己手持羈留所供應的手杖時,竟突然大發雷霆……

思苦與博謙離開時,博謙向她解釋柏奇對拐杖的執著,更談到柏奇平常用的手杖是徒弟們特意從外國訂造,共有三個杖頭可供替換。

思苦翻查柏奇被逮捕時的證物照片,發現杖頭並不是柏奇常用的那一款;思苦到蔣家,向工人說要替柏奇取衣服更換時趁機調查……

思苦約力亞回中環取回私人物件,但當力亞經過思苦的辦公室時,卻聽到思苦與博謙談電話,更聽到兩人像是談及兇器的埋藏地點。

力亞致電給思苦推掉約會後,便趕往引水道一帶搜查,更讓他有所發現;為了讓證物成為有力證據,力亞將證物重新埋好,到警署要求警方再到現場搜查。

案件再次開審,法官因力亞呈新證物而休庭與眾律師商議;想不到此時思苦突然發難,指新證據是力亞插贓陷害柏奇。思苦在眾人前播出跟蹤力亞在引水道發現證物的影片,法官看後雖指影片的證據雖不完整,但仍決定撤銷他擔任檢控的工作。

東窗事發 柏奇罪成

柏奇對思苦成功讓力亞無法當檢控之事大感滿意,思苦卻神色凝重地指力亞將不會就此放棄,因此必需好好地把有關證物「處理」;柏奇覺有理,於是向思苦暗示證物被收藏在何處。

畢直得到有利情報,請重案組再到柏奇家搜索,終有所發現。柏奇的如意算盤落空,得知自己被判誤殺成立後,儀態盡失高呼上訴,但他發現思苦竟向自己微笑。當思苦準備自首時,發現鎖在夾萬內的錄像記錄已被力亞偷換;力亞執意保護思苦,被指妨礙司法公正被警方帶走時,眾街坊前來送別……

怒火街頭︳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怒火街頭︳鄭嘉穎轉型成功再奪視帝 本來係林保怡黃日華做LAW霸

按此下載全新Yahoo APP,睇盡最新娛樂新聞、樂壇消息、名人熱話、熱門電影、Netflix劇評,新人更可即時換領限量新人禮,立即下載!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