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年】公立醫院失守 醫護每天憂感染

·2 分鐘文章
有前線護士不滿醫管局防護裝備指引不清晰。(港台圖片)

抗疫戰持續,第四波疫情下,先後有公立醫院失守,多名醫護受感染。

公立醫院護士化名阿光,連月在隔離病房團隊工作。他認為第四波疫情較之前三波嚴重,病房工作忙碌,感到崩緊,每天擔心會否感染。他說,雖然隔離團隊裝備足夠,但得悉有些普通病房要限用裝備。他提到,早前有醫護餵食患者後確診,令前線感痛心,批評醫管局當時就普通病房使用防護裝備指引不清晰,未能全面保障醫護人員。醫管局其後更新相關指引。

本身是內科醫生的、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亦有參與前線「Dirty Team」、即隔離病房團隊工作。她指出,新型肺炎潛伏期可長達21天,病徵或不明顯,加上病人多、流轉快,但醫院環境擠迫、人手不足、工作量大,即使再多感染控制措施,亦容易百密一疏,若不改善硬件問題,擔心可令沙士爆發的情景在院內重演。

由03年沙士、09年豬流感至今次的新型肺炎,東區醫院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龍國璋都走在前線,打過多場硬仗。龍國璋認為,第三波疫情是最慘痛,相信當時是由外地傳入個案、可能與船員或豁免人士等有關,然後病毒在社區散開,爆發情況較為嚴重,很多安老院舍長者感染後送院,嚴重個案不斷增加,死亡率很高。

醫管局港島東醫院聯網總監陸志聰03年沙士時亦已是醫院管理層。他形容,沙士有如短跑,今次疫情就有如長跑。他說,必須走到病房,直接了解醫護同事的需要。憶述疫情初期,「醫護罷工」事件的確難處理,但事件亦讓他看見人性光輝及醫護之間的友情,認為事件並無影響大家團隊精神及專業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