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期望能與中方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 續撐協議屬外交成果

VATICAN - 2022/06/29: Pope Francis arrives at St. Peter's Basilica to lead the Holy Mass for the Solemnity of Saints Peter and Paul. (Photo by Stefano Costantino/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Stefano Costantino/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教宗方濟各接受《路透社》專訪,指雖然梵蒂岡跟中國在 2018 年訂立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存在爭議並不理想,但是教廷從長遠角度出發,仍然希望臨時協議可以在今年 10 月續簽。對於這份臨時協議,方濟各又認為是在資源有限而且嘗試令事態有所改善的情況下,所得出的外交成果,他並且認為外交工作需要符合可行的原則,又指任命中國主教的進程雖然緩慢,但並無停止。

這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每兩年續簽,旨在緩解中國官方支持的教會,與忠於羅馬天主教廷的地下教會之分歧。除了上述兩派都承認教宗是天主教會最高領袖,以及教宗擁有主教任命最終決定權之外,外界都無從得知臨時協議的內容。

面對批評,方濟各在訪問中將反對臨時協議的人士,跟反對已故教宗若望二十二世和保祿六世在 1960 至 1970 年代與蘇聯治下東歐國家發展「東方政策」(Ostpolitik)的人士作比較。方濟各並且說,「外交就是這樣,當你面對受阻的情況時,你需要找到可行的方法,而不是理想的方法」,「外交是可行的藝術,而且是一門要將可行變成現實的藝術。」

「東方政策」對蘇聯噤聲 換取教會續運作

上世紀冷戰期間,梵蒂岡為了維持蘇聯治下東歐「鐵幕國家」內天主教會的運作,梵蒂岡選擇跟蘇聯及東歐的共產政權合作,當時梵蒂岡不公開抨擊共產政權踐踏人權的行為,當地政府可以介入主教任命,其中受匈牙利天主教徒歡迎的主教敏真諦(Mindszenty József)亦遭撤換。而當時為梵蒂岡制訂「東方政策」的設計師,就是已故的卡薩羅利(Agostino Casaroli)樞機,他在 1961 年起被委任為梵蒂岡外交部副部長,並在 1979 年至 1990 年間擔任教廷國務卿。

方濟各說,當時「很多人都說了不少話反對若望二十二世、保祿六世、以及卡薩羅利」,質疑卡薩羅利為何要跟一批無神論的敵人打交道。梵蒂岡的做法當時被批評跟極權妥協,但是從另一角度而言,這些國家的天主教會確實能在受限情況下運作,沒有面臨取締,並且等待到冷戰結束的一刻。

任命主教速度慢 形容處於「中國模式」

方濟各又將目前與中國的狀況,與冷戰時期作比較,他指自臨時協議簽訂以來,為中國進行任命主教的進展緩慢,但不同人選都是持續獲任命當中。方濟各就形容,這種緩慢的方式是一種「中國模式」(Chinese way),「因為中國人都認為沒人能催促他們。」

方濟各在臨時協議簽訂以來,一共任命了 6 名中國主教,其中最近一名為天主教武漢教區主教崔慶琪,他在去年 9 月被祝聖。有批評認為,協議沒有產生出應有的效果,而且亦可能令 7 名在 2018 年前未被梵蒂岡批准,就被任命為主教的人取得合法性。

方濟各又認為,自從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中國天主教與享有的自由程度都因不同地區而有差異,指各地的人民都有他們自己要面對的問題,待遇亦視乎不同地方的領導而有出入。

《路透社》的報道亦提及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一直批評梵蒂岡和中國簽署臨時協議,指他在 6 月一次天主教聚會上曾經提到,梵蒂岡或許有著良好初衷,但同時認為他作出了不明智決定。陳日君以往亦批評,梵蒂岡似乎忽視了中國屢次侵犯人權。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