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教學,滅華夏雅言

專欄作家
三文治

二O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香港新聞報道近日中國大陸一項調查顯示,在廣州,近三成土生土長的六至二十歲的兒童及青少年不懂說廣東話,香港記者訪問了兩個家庭,受訪的小一學生表示在學校上課都是說普通話,要講廣東話太難,在家裏寧願家長講普通話。[1]

廣州小孩在家裏寧願家長用普通話來幫助溫習中文的原因?是因為學校的教材是用惡劣的北方土話寫作的,必須要用普通話來讀,才會順口。

例如明明可以寫「一日,小鼴鼠…」,教材寫「有一天,小鼴鼠」。「一日」、「一時」是可以用廣州話來念的,用任何漢語語種(所謂方言)來念都可以,意思、音調不變。「有一天」就必須要用普通話來念。「有一天」或「有一日」,在明清白話,是「有朝一日」、「終有那一天」的意思,而不是「一日」(One day…)。在中文的書面語,「有」字是不能隨便用的。真要用有字,是「有一次」、「有一回」,而不是「有一天」。

中文不是這樣教的。目前中港通行的小學課本的百分之九十九,如果不是百分之百,都是教錯中文,誤人子弟,傷害華夏文化。新聞片段裏面的課文的「一日」,是不能寫為「有一天」的。

日,本是華夏古雅之言。雅在周朝是正的意思,也是諸侯之間通用的意思。雅言,就是天下通用的語彙;行於一地的語彙,謂之方言。日,《說文解字》:「實也。太陽之精不虧。從囗一。象形。凡日之屬皆從日。」日,象形字,本義太陽,甲骨文和小篆字形,象太陽的圓形,一橫或一點表示太陽的光。「日之行也,行天星度。」古人以日出到日落再到日出,從夜半以至明日夜半,周十二辰,即現代所謂地球自轉一周所需的時間,謂之一日。《易經.大畜卦.彖曰》:「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論語.學而》:「吾日三省吾身。」都是用「日」字。月由圓到缺再到圓,那個週期,謂之一月。

天,《說文解字》:「顚也。至高無上,從一大。」清段玉裁注:「顚者、人之頂也。」天是會意字,甲骨文字形,下面(大)是正面人形,上面指出是人頭,小篆變為一横,本義是人的頭頂。

「一日」是共同語彙,「一天」是北方土語語彙。推廣全民共用的普通話,應該僅限於語音,而不是順帶推廣北方語彙。「一天」可以在話劇、小說裡面寫對白,但不宜在南北共同的課本裡面推廣。當指地球自轉一周之義時,日與天,何字更古雅、更貼近本義、更有文化意涵?普通話教學,硬要學生把「一日」寫成「一天」,不單是推廣共同話這麼簡單,而且是散播沒文采的鄙俗土語,消滅華夏雅言,也消滅華夏南北共同的語彙,變成北方土語獨大。

 

-完-

[1]   見《粵語傳承有困難》,有線電視有線中國組面書專頁,二O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網上資料下載自https://www.facebook.com/cablechinadesk/videos/vb.265944843550009/1589603941184086/?type=2&theater,二O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