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童墮樓研訊 家屬代表陳詞狠批院舍社署

·3 分鐘文章

【on.cc東網專訊】中度智力障礙及自閉症的14歲少年梁子駿,於2016年8月23日,在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住宿期間墮樓身亡。死因裁判法庭今天(3日)就事件繼續研訊,死者家屬代表陳偉彥大律師就本案向2男3女陪審員作陳詞,他認為今次事件是人為疏忽、系統性疏忽,事件絕對可以避免,又指涉事的康橋之家不論職員培訓、能力、人手安排及院舍設施方面均低於合理水準,希望陪審員作出建議,改善殘疾人士院舍的不足。

陳大律師陳詞指,康橋之家的員工基本上並無接受足夠訓練,欠缺專業知識去照顧殘疾人士。上至院長、下至主管、護理員及助理,都不需要接受考試、註冊或培訓,全院只有負責派藥的保健員需要修讀一次性課程,取得資格後亦毋須持續進修。根據更表,有員工連續一個月每天上班,陳大律師形容這個安排「荒謬絕倫」。當主管被問到如何解決院友之間的爭執,主管只能答「有咩問題打俾老闆」,可見員工的專業程度有待提升。

對於院長在接受盤問時表示,所有員工「用心用力」照顧院友,並指自己對於子駿的死「問心無愧」。面對院舍的鼠患問題,院長回答「邊度都係咁架啦,隔籬咪又係咁」,主管更曾對社署職員說「老鼠唔入辦公室便可以了」。院長甚至忘記了死者當時住在哪一個床位。對此死者家屬一方均表示不滿。此外,社署職員的執法態度同樣被死者家屬指不合現代社會水準。大律師批評社署職員猶如橡皮圖章,只可以按本子辦事,例如查核員工人手分配情況,只會查看更表及出勤紀錄,完全相信院方提供的文件,並不會與院舍職員會面以考證真偽,調查態度馬虎。

大律師指,由於康橋之家以公司名義營運,院舍營辦人基本上不用承擔法律後果,對公司的檢控亦只能判處罰款,法律猶如無牙老虎,令商人有恃無恐。而大部分有份出庭的康橋前職員現在仍然在護理界別工作,面對院友的死,他們毋須負上刑責。大律師希望陪審團向法庭作出建議,警惕類似事件的相關人士,面對這些不幸事件不要麻木,並引述馬丁路德金的名言「Take the first step with confidence, you don't need to see the whole staircase, just take the first step.」(有信心地踏出第一步,你不需要看到整條樓梯,只要踏出第一步就好)為陳詞作結,請求陪審員於明天裁決時提出建議。

【更多即時新聞詳情請上東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