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19 分鐘文章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歌手馮允謙(Jay Fung)1988年在香港出生,歲半時候,父母帶着他三兄弟移民加拿大Edmonton。男人養家,三十年來,父親一直是「太空人」。當年,小兄弟們每次跟爸爸過十天快樂日子,又要分離了。

一如Edmonton每年只有兩個多月溫暖天氣,好日子不要長,只要是心中想要的,就好了。

他幾歲小人兒之時,獨個聽父親留下的張學友卡式帶。北美小城回校路上,在媽媽的車子上聽電台播放Backstreet Boys的流行歌曲。人生,不同時日,有不同的歌。Jay Fung深情,並非偶然。

記者:冼麗婷

那一天,Jay Fung在升降機若有所思,然後走近,像對着鏡頭說話:「好多謝你花這樣的時間去聽我說話。」如許近鏡,記者看着他眼睛。他說過,喜歡看別人的眼睛。那一刻,他眼裏盡是真誠。

如加拿大純淨湖泊的男孩,述說音樂歌唱,既深且廣。他年輕,但當歌手的夢想,已經苦等二十多年。幾歲開始聽香港廣東流行歌,領略人生每一個moment 都應該有一段soundtrack。每一個段落,都有感覺重要的歌。

首先,為甚麼他記着《分手總要在雨天》?

「那時爸爸回來一兩星期便要走,我們三兄弟一定會哭。捨不得,不明白為何爸爸要走。為了掛念爸爸,不懂那首歌好聽不好聽,見到cassette(卡式)歌曲就聽啦, 聽下聽下⋯⋯。」爸爸回港了,那年代,一盒一盒的卡式帶,在北美洲冰天雪地城巿,留下溫暖的聲音,都來自梅艷芬、張學友。

「 晨曦細雨重臨在這大地,人孤孤單單躲避,轉身剎那在這熟識的路旁,察覺身後路人是你。」

「想彌補一下?」記者問Jay Fung。

張學友歌聲扣心,向雪懷文字動人,但通通不是Jay Fung的焦點。卡式帶是爸爸的替身,從歌裏思念一個人,思念爸爸,深情,從小埋在心、流在血,變成歌聲裏特別的靈魂。

到了六歲,媽媽每天駕車送三兄弟上學,20分鐘路程,電台一定播放當地流行曲。一隊靚仔歌手樂隊,讓Jay在小城巿看到自己的世界。「 樂隊BackstreetBoys,是boy band,是我第一次用錢去買專輯的樂隊。那時全部同學仔人人都聽流行曲,於是我試下聽,嘩,好鍾意,愛上了,每天放學拿Backstreet Boys的CD播好多次, keep着唱,我和細佬又跳舞、又唱歌、又模仿。它是第一張碟令我對音樂有默契。」

黃皮白心說的默契,大概是指對音樂猶如通了靈。事實上,他一唱歌,立刻成了另外一個人,帶你到另一個世界。說起Backstreet Boys,他一張嘴停不了,「又idol啦, 又靚仔又跳得又唱得,那時不算多,第一個boy band令全世界even 香港、東京 好多地方都會聽他們的歌。易唱,易上口,好喜歡他們,快慢歌都有,包括《I’ll never break your heart》」。

I’ll never break your heart/ I’ll never make you cry/ I’d rather die than live without you/I’ll give you all of me/Honey, that’s no lie

Edmonton是個city,Jay說,香港人只會當它是個小town。 大部分是外國人,包括白種人、菲律賓人及黑人。巿內只有四、五個商場,不可以落街吃茶餐廳,去那裏都要駕車,駕車時一定會聽電台音樂。在平靜寒冷的環境,很快就跌進音樂世界。「 你會被那個世界吸進去,慢慢喜歡唱歌。」

這樣的加拿大自然環境,孕育了這樣一個香港歌手。讀書時候,Jay身邊的同學已驚嘆他的音樂才華。師生因為要送一首歌給校長,Jay負責作曲填詞兼演唱; 高中時候美國有個節目叫American Idol,學校也辦了「MacIdol」,因為學校叫Arch Bishop MacDonald High School。當時他第十班,參賽拿了冠軍,得到pizza禮券已經非常開心。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讀大學不出街 寫了二十首歌

長大了,明白唱歌雖然令人開心,但唱歌賺取生活很難。所以,媽媽建議他效法比他大三年半的大哥修讀金融會計。大學日子,他怕自己不夠聰明,經常留在家裏溫書。結果,在不溫書的時間,他拿着結他寫了二十首歌。其中一隻,在香港加入唱片公司時候就出版了,「《今天開始》是大學時不出街寫下的一首歌。」

「別發脾氣/就算多麼生氣/戰爭一幕並非打機/ 中槍可以不理/別要亂說話刺激身邊人/有些感受並傷不起/駁火只會摧毀真理。」

沉溺藝術,但凡他喜愛上了,就會喜歡到盡頭。不管音樂,或是對人,都如此。聽過獨立創作音樂樂隊Blind Pilot後,買了他們的唱碟,一聽便是兩年。愛情也是一樣,不會改變的。在弟弟好朋友生日會裏,遇到現在的女朋友,「我通常望人,先望眼睛,一望她雙眼,嘩,這女孩好似天使喎 。」但她五呎八寸高,穿高踭鞋,差不多六呎,五呎九寸的Jay,決絕放棄。

一年後,朋友告訴他,這女孩其實比他矮,於是,大家再到酒吧唱歌,「我就望着她,痴痴的,有少少尷尬。信心不多,我怕醜。」當時,他唱Maroon 5的《Sunday Morning》,歌詞大概內容是說:「雖然星期日好像快要下雨,天暗暗的,但有你在我身邊,人好開心,好warm。」

「她被你熔化了?」

「沒有,她看我唱歌後沒感覺。」原來女朋友的Auntie在加拿大也是歌手,音樂世家女對Jay唱歌沒有鮮感覺。他愛做運動,她不喜歡運動。最大的優點喜好都不是愛人那杯茶,這一種愛情很尷尬,很耐人尋味,也很特別。

愛上她 她卻不愛自己的歌

「她喜歡你甚麼?」

「我真的不知道,你問她吧。」愛上了她,而她沒愛上自己的歌 ,沉溺的人,總有堅持愛下去的理由,「這也好,如果我失了聲,她豈不失去愛的感覺?」生命最重要是繼續,一切要繼續。要在西方流行曲圈子當歌手並不容易,Jay很清楚。要能緊捉夢想,往往在於剎那念頭。讀大學的某一天,Jay在加拿大的酒樓吃飯,無意中在電視裏看到香港的林欣彤、羅孝勇和胡鴻鈞於《超級巨聲2》唱歌,「嘩,原來香港有一個『咁勁』的歌唱比賽,我好想參加。」

心裏好想,是一切動力。他思前想後,是否真要回港摘星?其實,回香港,不只為了參賽,而是向着歌手的路進發。

「當時在(加拿大)電訊公司工作都幾開心,也會想:『不如不要唱歌, 打份工過日子也可以開開心心。』但音樂是我一直想做的,不做會不會後悔?當然我會。」好想,或者不想後悔,其實,音樂的每一步,他自己清楚得很。

「這算不算是堅持?」記者問。

「也算的。我認為堅持是,做一件事,想達到目標,但做了一段時間,去到一個breaking point,可能會不成功,或者,其實不想做了,想放棄,但最後你選擇繼續去做, 繼續不放棄,繼續堅持做這件事,這就是堅持。」

堅持,沒確保成功的。堅持,只是做事的過程; 夢想不是關於你有沒有能力,是關於你有沒有付諸行動。今天能在香港做歌手,一定不容易。明白想要甚麼,要付出甚麼,一切艱難,預料之內;一切苦澀,都有意義。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冰凍廠房過虎度門

約九年前,當Jay Fung從TVB冰凍廠房走到台前,如過虎度門,所有問題都忘卻。不管心裏多怯懦,臉上卻要掛一張燦爛親切的笑容,專注表演。第一次參加《超級巨聲》比賽的歌曲,也是第一次唱給女朋友聽的《 Sundaymorning》。小時候一直不知道怎樣可以和孖生弟弟參加Mickey Mouse Club兒童歌唱表演,那一刻,償還了。

音樂、女朋友、家人,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內容。歌手夢想開展了,遠隔重洋,女友看着心愛的人做心愛的事情,感到很開心。其實,愛情很簡單:只要對方快樂。

「這次不成功,就不唱歌了。」

「你認真要做歌手?」記者問。

「是,好有火。」初賽時,資深音樂人藍奕邦和恭碩良都在, 「邦邦」給他最多鼓勵。超級巨聲唱了十次 , 唱了好多首歌,他很欣賞其中一位參賽者廖Sir廖仲謙。「他的聲音真的好靚,一直好高分,最終他贏了冠軍,我是亞冠。」知道甚麼是好的人,最不會妒忌。「我覺得贏,是要當歌手,簽到唱片公司,出碟,這才是目標。」他在決賽前,其實,已經有唱片公司有興趣跟他簽約。

當時這位年輕參賽者,是個隔着電視都感覺可愛的男孩。他唱歌時百分之二百投入,聽眾,為他感動。可是,唱一首歌容易,創作一首打動人心的歌很難。唱歌好聽,跟歌唱事業,是兩回事。

還會有四大天王嗎?

「你還奢望要做四大天王嗎?還有沒有這種歌星?」

「 我覺得有。」但他認為現在的superstar是面向全世界,全球化,也是國際化。現在做音樂,一定要有style 。「 可能有人覺得我好天真,我不覺得香港的音樂一定要做catopop的genre,因為現在新一代是面向全世界。年輕的會聽甚麼歌?會看甚麼?有好多可能。部分未必會繼續聽廣東歌, 可能會聽韓國歌、台灣歌、美國歌。從他們角度去想,一隻歌8元,想花錢,選擇廣東歌的mixing,還是英文歌?韓國歌的 mixing質素是world class。8元, 好多人會覺得韓國MV 靚仔又唱得又跳得, MV包裝好多superstars,於是選擇把8元投資

下去。但現實是不會這樣區分的,只會分我喜歡還是不喜歡。」

因為有選擇,所以更懂選擇。當歌手與聽眾有更大的主導權,巿場上,聽眾喜歡、不喜歡,是很直接的。作為新世代歌手,Jay Fung看到廣東歌以外的世界。

「現在做音樂有一個好 interesting的位置, 為甚麼很多人不聽廣東歌呢?為甚麼越來越少人聽?也有好多人說以前的廣東歌好聽一點?我覺得,不應只target香港人,我認為,你hit了一首英文歌,全世界都會聽這歌。香港音樂應做給全球收聽,世界沒分那一個地方了, 韓國都已經aim for全世界。」

香港定位,放眼世界。四大天王年代沒有KK box,沒有youtube,「現在的音樂公司是aim for 全世界。back to the point,公司會不會跟我理念不同?要有商業考慮,如果你做了一隻歌好多人喜歡, 賺到錢,投資在你身上的能賺回來,其實你做甚麼歌都沒有問題。我喜歡唱英文歌,公司會給我很大自由。」他的成長背景,倒反讓他有走上國際的優勢。

「新世代好重視自己的主導性,你們跟以前的歌手有何不同?」「 我唔sure,我感覺越來越多indie( Independent Music) 歌手,可能做youtuber,自己唱歌,自己做home studio,自己編曲,錄一隻歌放上網。」獨立歌手越來越多,世界細小了,聽眾自己可以upload,好聽的,別人自然就會聽。但這種模式可行嗎?

有動人的歌就有獨立歌手

「我覺得可行。例如Burno Major ( 音) 都是獨立歌手,不簽公司,聽眾覺得好聽就聽,好聽就介紹給其他friend ,慢慢可能就有momentum(勢頭), 多人認識這歌手。」說現實的,就是聽眾覺得好不好聽。先有動人的歌,才能開展一切。

按Jay的經驗,歌手與唱片公司合作仍然有好處。「我覺得唱片公司未必可以令到人喜歡或不喜歡你,但可以做connection ,或者用資源令到更加多人喜歡你的音樂。」在數碼時代,他認為傳統巿場推廣仍然重要。Indie歌手可以自己控制一切,相對地,也會有好多東西不懂處理,要找人幫忙或要自己刻服 。

要自由又要資源?世界沒那麼便宜的。他從2011年至今9年,走上歌手之路,Jay Fung一直沒有放棄寫歌編歌唱歌。記者約九年前看他在電視參賽時,記憶中,主要唱英文歌。感覺他在唱歌時,溶化自己,也溶化別人,那種自然清新,難得一見。心裏想,這樣的新世代,在香港樂壇會有怎樣的發展?現在,面對面,他分享了一段心底話。

「有沒有經歷困難低潮?」記者問。

「入行有段時間不開心,兩三年前,在舊公司再沒有新歌面世,工作又越來越少,那段時間,每早起來,看到好多人返工放工,好有目標,我也好有一團火去寫歌。我keep着好忙的狀態,但我會想,寫完歌,會不會出呢?會怎樣呢?很多事情都未確定。這個經驗,原來真的好辛苦,當時都有想過放棄唱歌。」進軍歌壇,明白那不是外人眼中如許風光,「賺錢好辛苦,特別做娛樂。」說話坦白真誠,他不很像娛樂圈人。

從小不重視物質,長時間沒有收入的低潮日子,他放開懷抱,跟着女朋友出差,去了好多地方,也寫了很多歌。這一種互相支持,接納順逆高低日子,說明了一切。在沒有財富金錢的基礎上,他依然緊握音樂。他打動她,她更打動他。在音樂裏固執,Jay一直跟着自己的心走。或許,他做喜歡做的,是有爸爸的影子。爸爸願意花三十年做太空人,移民,其實是有心中一套重要價值觀的,是金錢財富以外的追求。

「我知道自己還喜歡唱歌,那時好困難,不知唱片公司會不會簽約,可是,我知道,做甚麼都好,都是一個gamble, 一個risk,入這行已預了沒有任何事情是有gurantee 的,那麼,喜歡便去做好了,放了這麼多努力,為何不繼續下去?」

低潮 更明白只有音樂令他快樂

無論怎樣,心裏知道,肚子明白,世界上沒有比音樂更令他快樂的事情。 在媽媽肚裏已認識的another half--孖生弟弟,從小出雙入對,放學回家一起播碟,一起參賽,一起為為小事情心領神會,咧嘴大笑。同步成長,弟弟知道哥哥心裏想甚麼。「孖生細佬跟我說, 我好幸運,找到心愛的事情,那是好多人一生未必能找到的。」

女朋友、孖生弟弟給他力量,他決心等,堅持繼續堅持,終於等到Media Asia Music寰亞音樂簽約,和很好的publisher,尊重及欣賞他的音樂,讓他忠於自己的風格。

「怎樣能創作打動人的歌?」回歸最簡單又最重要的問題。

「我真不知道怎樣可以創做能打動人的歌,但我感覺,一定要有一份真實,做自己,未必好紅,未必成功,但我做自己喜歡的音樂,總會有一班人喜歡我的音樂,喜歡我的真實。也許,也會有好多人不喜歡我,但作為artist,要賺錢,要對藝術真誠,要honest to 自己。所以,我喜歡自己的音樂,會繼續做,不知道現在能不能賺錢、將來能不能賺錢,但這就是我的藝術世界。」

可能我好曳 不會聽別人的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有一種堅持】馮允謙Jay-堅持心裏的歌

「假如有一天,唔得喇,Jay,你要跟公司,這樣才有巿場,你會聽嗎?」記者問。

「可能你會覺得我好曳,我不會聽。做音樂是一種藝術, 每一個artist 創作,都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這樣的答案,一定有人喜歡聽的。時代是要改革,而現實永遠難以捉摸。

「如果別人寫了一首歌,叫你唱啦?」

「那是還不錯的,但一定要有我自己的想法。」

「唱歌都要有自己想法?」

「 唱都要有自己想法。你想怎樣演繹這歌,要看你喜不喜歡這首歌。可能,你聽了,未必好有feel。所以,做artist一定要有自己風格,要有自己的信念。」要有吸引別人的力量,要先吸引自己。堅持,要判斷、要接納也要抗拒,否則,原有意念,開幾次會,就能搞得面目全非。堅持,才有風格的誕生。

Jay Fung看音樂的威力是另一種語言,有時讓人流淚,藏在心裏不敢說的,在歌裏全都可以說出來。如果,每一個人心裏面都有一首歌,一番想說的話,一首歌,能否也說出別人的心裏話?王菀芝作曲的《山旯旮》,讓Jay自行演繹及編曲,也讓她好喜歡他。

「目送真的愛 再遇原來是他生/趁著大門尚打開 創造你命運/耐看的 未抱緊便遺憾。」

「深水灣/淺水灣/獅子山/你以為定會等/生死興衰 也有時辰/你眼前人還請捉緊。」

變化會留下遺憾。歌中述說把握命運;捉繄所愛的人;想去不丹,就要去了,不要留遺憾。Jay的性格,愛平凡,但愛得執着。簡單生活裏的深情,帶着平凡自然之美。如他的歌曲《愛斯基摩之吻》,有他喜愛的R and B 黑人音樂以及騷靈音樂(soul music )的元素,拍子獨特,述說日常生活的歌詞,自然卻也自有格調。

「如留在最溫馨冰天雪地裡/零度家居 翹著雙腿/繼續靠近的一對/ 全人類被窩當中覓尋伴侶/ 溶掉可可 你是開水/ 養分要我把溫暖 攝取/ Whooooh ooh」

抵着風雪別離 兩代人的堅持

香港細小,卻也有無限可能,忠於自己的歌手,能走一趟堅持忠於自己的音樂旅程,已經很不錯。「如果,我能做億萬富翁,我希望有一個home studio,天天在裏面寫歌。因為我真的喜歡音樂,你問我是不是為了錢,如果是這樣,可能一兩年已經放棄了。」心放在那裏,錢放在那裏。如果財富重要,是因為他看到甚麼是重要。

回望當日決定回港參賽,並不兒嬉。對於有夢想的人,那是一個「做夢」的決定。Jay喜歡跑步,他知道好的身體,好的靈魂,能創作好的東西。在於他,跑步時看到的每一段風景,都有一段soundtrack。懂藝術的人生,是漂亮的人生。望着前面的路,那是與堅持有關的soundtrack。

「 有沒有一首歌可以表達?」他說幾年前寫了一首《Keep on Fight on》,正正表達他那種堅持。

「 Keep on fight on 誰亦有他的理想/Just keep on, fight on/ 誰亦有他的理想/You got it just keep on fight on/即管去拼鬥不必退讓/無懼挫折 無懼刺痛 沉住氣你有你的必殺技倆/ keep on fight on/ You gotta be strong/ Can’t ever let them get you down」。

小時候,抵過風雪與別離。長大了,捱過音樂事業的寒冬。在香港與加拿大之間,三十年移民路是一個detour。兩代人,赤手空拳,各自找到自己的出口,堅持,是永遠的主題曲。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