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基金儲應急錢 半作高風險投資

星島日報
中大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研究教授廖柏偉(左三)表示,本港財政盈餘靠土地收益,但未必有長期保證,面對人口老化,終有一日入不敷支。
中大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研究教授廖柏偉(左三)表示,本港財政盈餘靠土地收益,但未必有長期保證,面對人口老化,終有一日入不敷支。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人口老化加上經濟放緩,長遠財政計畫工作小組昨公布成立「未來基金」安排,建議應對十年後可能出現結構性財赤,將近二千二百億元「土地基金」結餘撥作「未來基金」首筆資金,另外每年將四分一至三分一財政盈餘注資「未來基金」,一半作高風險投資,一半為保本投資組合。當財政儲備跌至不足六個月政府開支,才可啟動提款應急。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財政預算案》宣布成立「未來基金」,長遠財政計畫工作小組昨公布第二階段報告,交代基金詳情。工作小組主席謝曼怡表示,本港人口老化,醫療和安老服務增加開支,但本港經濟增長放緩,十年內將浮現結構性赤字,要未雨綢繆成立「未來基金」,作高回報投資,緩減財政壓力。

「未來基金」是在現時財政儲備內設立一個名義帳戶,將二千一百九十七億元「土地基金」撥作「未來基金」首筆款項,另外每年將兩成半至三成三財政盈餘注資「未來基金」,交由金管局或外聘基金投資經理進行投資。小組建議,一半以上投放在較高風險和回報較高的「長期增長組合」,例如私募股權和房地產;其餘投放在債券、股票或保本「投資組合」,為期十年。

謝曼怡表示,不能貿然動用「未來基金」,只有當營運及資本儲備結餘跌至只夠應付六個月政府開支,才會啟動預警,政府要先進行債務融資或資產證券化,最後才考慮動用或中斷「未來基金」十年存放期,用作基建和長遠需要的燃眉開支。小組決定以行政途徑成立基金,提款安排沿用土地基金決議案和《公共財政條例》,經立法會批准,過去財赤亦曾以上述途徑動用過土地基金。

中大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研究教授廖柏偉表示,本港財政盈餘靠土地收益,但未必有長期保證,本港面對人口老化,終有一日入不敷支。他以同樣人口老化的日本為例,九○年因財赤開始發行國債,國債至今佔GDP升至百分之二百五十,二十年間赤字累積佔GDP百分之一百八十。

羅兵咸永道高級顧問王銳強更指,日本每年支付還債利息,相當於收入四分一;本港現時仍有盈餘,但十年後出現結構性財赤不是「靠嚇」。畢馬威前合夥人王尹巧儀認為,本港要居安思危,不希望步日本後塵。

謝曼怡說,無論現在或將來動用基金都要經立法會批准,不認為將盈餘注資基金,變相「鎖住啲錢」,「無改變,不會加大枷鎖。」但外界擔心「鎖死」政府盈餘,影響每年紓困「派糖」力度,謝曼怡亦不認同,強調要趁有盈餘時做投資。

至於投資回報率有多少,廖柏偉表示「心目中沒有一個指標回報率」,但外匯基金現時長期投資組合的回報率有百分之十三點五。金管局至少每年一次就「未來基金」投資策略諮詢財政司司長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