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直擊 食環清潔小隊廢 多區後巷臭髒穢

·4 分鐘文章
春秧街一帶有後巷污水管長期噴水(箭嘴示),令地面積水嚴重。(朱偉坤攝)
春秧街一帶有後巷污水管長期噴水(箭嘴示),令地面積水嚴重。(朱偉坤攝)

本港後巷衞生及雜物堆積一直為人詬病,食環署近年成立24隊後巷清潔小隊專責處理後巷問題,惟本報連日巡視多區後巷發覺亂象依舊,當中5條堪稱全港最污糟後巷,深水埗區多條後巷亂七八糟,有天井滿布雜物及建築廢料,街坊恐釀火警,晚上則有老鼠蟑螂空群而出;灣仔有後巷淪廚房,食物殘渣亂棄一地;北角有污水渠爆裂,長期污水狂噴,衞生情況堪憂。工會團體踢爆聯合清潔行動失效,問題不久又會打回原形;議員批評政府措施治標不治本。

「個天井咁多雜物,好多人丟煙頭落嚟,燒起上嚟真係好大件事!」深水埗福榮街一處後巷及天井,被大量帆布、竹枝、膠桶及膠籃佔據,雜物及垃圾堆積如山,塑膠屬易燃物品,居住上址近一年的陳先生(化名)直指投訴無門,面對如此狀況心存恐懼,更斥缺德人士將用過的口罩拋落天井,影響環境衞生更有散播病毒風險。

垃圾積聚問題逾廿載 須規範食肆

本報記者日前在該後巷除發現天井滿布垃圾,還看見有一間木屋搭建,擺有雪櫃及小量座椅,亦有竹枝撐起帆布作頂部,期間一名女士直言天井的垃圾積聚問題已存在超過20年,她亦見怪不怪。

石硤尾北河街近巴域街交界一條後巷,發泡膠箱堆疊高過一個成年人,地面長期積聚污水,散發陣陣食物酸臭味。而該處同樣有一間疑有人居住的木屋,裝上電燈,木門上鎖,屋外泊有一輛單車,旁邊就晾曬衣物。

灣仔駱克道的後巷則有一間登記寮屋,戶主為一名自稱「姐姐」的女士,她稱後巷的環境一般,很多人在此吸煙及棄置煙頭,食肆亂倒污水,老鼠及蟑螂出沒已是常事,她當日就用滅蟲藥殺逾10隻蟑螂。

該後巷連接多間食肆,記者日前直擊有人搭起數個爐灶,在上面架起巨型鍋具煮食;亦有人將廚餘倒在坑渠,大量麵條隨水漂流。北角春秧街有後巷污水渠爆裂多時卻沒有維修,水管爆出水柱令地上積滿污水,有送外賣女士見狀以發泡膠堵塞缺口,她直言渠管爆裂逾一年亦無人維修。

後巷日間髒兮兮,入黑後更成老鼠樂園。深水埗福華街及南昌街附近的一條後巷,堆滿多袋裝有食物殘渣的黑色垃圾袋。食物氣味引來鼠蹤,記者直擊至少6隻老鼠在垃圾袋上開餐,有清潔工直言該處老鼠「捉極都有」,而兩個食環署設置的捕鼠籠則空空如也。

食環署於2019年增設24隊專責處理後巷雜物及垃圾的清潔小隊,加強全港730條後巷潔淨工作。但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認為,清潔後巷一般都會以聯合行動方式進行,造成後巷環境惡劣的往往是食肆,即使工友辛勞清潔後,不消一會就會打回原形,促食環署以扣分制或在發牌時加入條款規範食肆,亦應加強宣傳教育才可長遠解決問題。

議員促署方加強執法 配合科技

議員柯創盛指,食環署加強人手的方法治標不治本,後巷衞生惡劣,垃圾亂堆以至食店廚餘污水問題困擾居民,老鼠蟑螂亂跑已令市民忍無可忍,認為署方需要加強執法、宣傳及監察,三管齊下並配合智能科技,方可達致治本之效。

食環署發言人指,2019年至今年8月,共接獲1,637宗就食物業處所在後巷處理食物及相關事項的投訴,同期鼠患投訴則逾2.8萬宗。

地政總署發言人指,就深水埗福榮街附近後巷的懷疑非法構築物,當中涉及政府及私人土地,該署會通知相關部門並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跟進。而灣仔駱克道後巷,有雜物堆放於政府土地上,亦已轉介相關部門跟進。記者林建平

福華街與南昌街一帶後巷出現鼠蹤(紅圈示),鼠群爬上垃圾袋開餐。
福華街與南昌街一帶後巷出現鼠蹤(紅圈示),鼠群爬上垃圾袋開餐。
駱克道有後巷長期積水,有食店傾倒廚餘形成「流水麵」。
駱克道有後巷長期積水,有食店傾倒廚餘形成「流水麵」。
石硤尾:近巴域街的後巷搭有一間木屋,屋外掛有衣服。
石硤尾:近巴域街的後巷搭有一間木屋,屋外掛有衣服。
灣仔:居民反映後巷蟑螂眾多,逾十隻陳屍地上。
灣仔:居民反映後巷蟑螂眾多,逾十隻陳屍地上。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