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直擊:食署外判 集體蛇王 滅鼠窩囊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四方城:多名食環署防治蟲鼠隊外判工,在工作期間到郊外石屋竹戰逾3小時。
四方城:多名食環署防治蟲鼠隊外判工,在工作期間到郊外石屋竹戰逾3小時。

食環署外判工鄉郊集體蛇王,睡覺打牌享受人生。食環署對外判承辦商監管不力,早前申訴專員已主動調查,但有外判防治蟲鼠組再被揭蛇王。本報連日追蹤,直擊西貢一隊5名工人每日工作僅2至4小時,日日到涼亭「打躉」,睡覺、吸煙等開飯,甚至開工期間躲於偏僻石屋打麻雀。疫情未見放緩,該區鼠患指數倍升,工會代表斥食環署監督鄉郊外判隊是鞭長莫及,立法會議員更鬧爆離譜,必須嚴懲。

「6月嗰陣突然間裝咗冷氣,有山友聽到打麻雀聲!」西貢大藍湖路近衞奕信徑第四段入口,一間原本被雜草圍封的隱世石屋,年中被人清走野草,又安裝冷氣機,闢為「私竇」,令山友陳先生甚感奇怪,不遠處卻見停泊一輛標示食環署承辦商的客貨車。

本報記者追蹤逾一個月,揭發該客貨車為區內外判防治蟲鼠組使用,通常車上連司機有4男1女中年工人。每日早上約8時,他們由西貢鄧肇堅運動場出發,卻甚少直駛到工作地點,而是先駛往南邊圍一個公廁對出的空地停下,全部人到附近涼亭「打躉」,有時會收到指令,外出一至兩個小時折返,但更多時候是「Hea」足整個早上,有人玩電話,有人大聲聊天,有人吸煙,甚至索性躺在石櫈上呼呼大睡。

隊員私竇除罩打麻雀

外判小隊「Hea」到中午等開飯,每日由女組員在涼亭以氣體爐煮食,餐餐有飯有菜。其中一日,他們午餐後到蠔涌村進行滅蚊工作,穿上藍色制服及手持噴霧器及掃把等工具,在村內清理渠道及噴灑蚊油,惟只工作大約半小時就收隊,再回到涼亭,等到下午4時就全體上車,回到有關運動場打卡收工。

更離譜的是,11月一個周五下午,他們全隊人乘客貨車到石屋私竇攻打四方城。石屋內擺放一張麻雀枱及四張靠背椅,窗邊放有硬幣。當日下午,記者直擊小隊中的4名男子在屋內竹戰,有人赤膊上陣、有人拉下口罩,期間高談闊論,3小時後他們走出屋外散步,有兩人吸煙,直至下午4時才登上客貨車離開打卡收工。

政界斥屬有組織及預謀

疫情下鼠患備受關注,根據食環署統計,西貢區鼠患指數去年下半年達3.6,為上半年數據的4倍,但由公帑支薪的外判工竟「有鼠不治專蛇王」。西貢區議員范國威直言不可接受,直指政府外判工作不代表外判責任,部門在監督上責無旁貸,他直斥該隊人是有組織、有預謀地蛇王,情節相當嚴重,署方必須向相關外判公司問責,甚至扣除相關服務金。

「今時今日仲有呢啲工作態度絕對唔可以容忍,唔可以放生,一定要嚴懲!」議員柯創盛對於有人工作期間打麻雀感到嘩然,直言疫情下不少人失業,有人卻不珍惜工作「懶懶閒」,食環署必須加強監察,檢討現行機制,在合約制中「加辣」,如一旦發現有人蛇王就要懲罰,否則是縱容外判工蛇王,變相浪費公帑。

食署認衰:會調查跟進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表示,外判工人數眾多,西貢區的防治蟲鼠小隊更有車要四處工作,食環署在監察人手上不足,對於隱蔽的蛇王地點更是鞭長莫及,署方常採取抽樣調查方式,監察作用有限,「可能得一架車去巡,睇唔到就睇唔到。」

食環署確認有關人員為該署防治蟲鼠服務承辦商的員工。發言人指,該署會就有關投訴作調查及跟進,並會繼續密切監察承辦商的服務表現,確保其遵守服務合約的規定。圖/文:專案組



勁煲煙:有男工打完麻雀後,到石屋外赤膊吸煙。
勁煲煙:有男工打完麻雀後,到石屋外赤膊吸煙。
等開飯:眾人在涼亭下用膳,往往吃足兩小時。
等開飯:眾人在涼亭下用膳,往往吃足兩小時。
瞓住歎:有男工吃午餐後,索性躺在涼亭石櫈睡覺。
瞓住歎:有男工吃午餐後,索性躺在涼亭石櫈睡覺。
工人蛇王流程
工人蛇王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