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直擊 20公頃棕地淪垃圾山

·3 分鐘文章
本港疑接收過萬噸「洋垃圾」。
本港疑接收過萬噸「洋垃圾」。

香港房屋供應緊張,港府總嘆覓地難,但東方傳媒機構曾力證港九新界有多塊棕地、空置工廈及工業邨內閒置土地可供建屋,港府卻「扮盲」漠視,結果助長有人利用棕地來處理數以萬噸計的「洋垃圾」牟利。有環團發現,本港有總面積近20公頃的棕地工場涉嫌違規發展,當中有人更霸官地來處置有毒電子廢料及鋁廢料,工場更堆疊多座高近8米的巨型「垃圾山」,廢料釋出的重金屬及化學物嚴重破壞周邊生態。港府承認有棕地違規發展,會展開調查。學者批評港府覓地捨本逐末,不惜掏空庫房亦要填海興建明日大嶼,但對唾手可得的棕地棄如敝屣,令珍貴土地淪為「洋垃圾墳場」。

綠色和平今年7月至8月在多區實地調查,發現至少有35個位於棕地的工場涉嫌違規發展,當中17個涉違法儲存或拆解俗稱「四電一腦」的冷氣機、雪櫃、洗衣機、電視機及電腦等電器廢物;有27個涉違規處置有毒電子廢物,當中不排除涉及「洋垃圾」,而該批洋垃圾若重新提煉成有用原材料,估計市值至少7.5億元。

私營回收生意 面積如5足球場

調查又發現有8個棕地工場積存海量垃圾,夾雜五金廢料、電路板及廢塑膠等,形成多座佔地逾千平方米、高達5米至8米的「垃圾山」。其中,位於厦村雞伯嶺路的棕地工場面積最大,佔地約7.7公頃,場內有9座大小不一,由鋁廢料堆疊而成的「垃圾山」,估計該批懷疑進口的鋁廢料重達5.1萬噸至9.3萬噸。團體發現該工場更涉嫌霸佔官地來經營廢棄物回收生意,被霸官地面積逾4公頃,面積大過5個標準足球場。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指,雞伯嶺路工場部分地段於2017年12月仍有完整植被,而她們於調查期間兩次到訪該處,發現場內「垃圾山」規模在一個月內擴大,高度增加近一倍,場內更有大型機械如滾筒洗石機運作,並湧現泥黃色的氣體及粉塵;而工場取得的樣本驗出的鋅及銅含量,超出荷蘭土壤重金屬污染標準,反映用地在過去4年逐步被破壞。

學者倡整合棕地建屋方為上策

陳又指,翻查資料該地帶的工場規劃許可已於今年被撤銷及逾期,估計該工場或違例營運至少3個月,按照目前棕地以5元呎租計算,團體推算土地持有人每一公頃棕地即可月收約50萬元租金,收入相當可觀。

她批評政府欠缺全面發展棕地的政策,對洋垃圾違規作業者僅有零星檢控,導致棕地亂象頻生,建議政府重置棕地作業,並修復環境。

地政總署表示,雞伯嶺路工場的地段屬舊批農地,無用途限制。但規劃署承認,該工場懷疑霸佔官地,會跟進調查。環境保護署表示,過往3年收到32宗涉及該工場投訴,已去信要求工場擁有人在限期內安裝有效空氣污染控制設施,減少塵埃排放。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批評,香港寸金尺土,無理由如第三世界國家般浪費珍貴土地來處理「洋垃圾」牟利,但政府一直抗拒發展棕地,反之熱衷填海,結果令部分棕地被人利用來作「洋垃圾墳場」。他直言填海建屋需時,港府不應捨本逐末,惟有整合棕地興建房屋方為上策。

記者區慧盈

厦村雞伯嶺路工場一帶,涉有9座規模不一的「垃圾山」。(黃偉邦攝)
厦村雞伯嶺路工場一帶,涉有9座規模不一的「垃圾山」。(黃偉邦攝)
本港有多幅棕地涉及違規發展。
本港有多幅棕地涉及違規發展。
陳可淳認為或有萬噸廢料傾倒在堆填區,變相由香港接收「洋垃圾」。
陳可淳認為或有萬噸廢料傾倒在堆填區,變相由香港接收「洋垃圾」。
垃圾山規模龐大,高度介乎5米至8米。
垃圾山規模龐大,高度介乎5米至8米。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