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戲曲總監,辱我華夏尊嚴

專欄作家
三文治

西九者,西人之九龍文化區也。聞說西九文化區的表演藝術總監,總管區內所有藝術場地,包括戲曲中心在內。請了個美國藝術行政人員做戲曲的藝術總監,她的資歷是廣泛在中國大陸做文化交流、擅長舞蹈表演管理及懂得一點普通話。以她的資歷,看來更適合在美國駐華或駐港領事館做文化參贊之類的。這是楚材晉用了。

西九管理局在二〇一〇年的公佈,說過戲曲中心將另聘藝術總監,不作一般管理。二〇一三年及二〇一四,《大公報》及《星島日報》相繼訪問西九管理局,局方說明戲曲中心由局方直接營運,將特聘藝術總監及總經理,並準備招聘人選。何解現在戲曲中心忽然歸於表演藝術總監直轄,而且該總監的人選又是洋人?

請一位洋人兼領華夏戲曲中心,可不可以呢?這不是能力或種族的問題,而是尊嚴問題。正如大清的京師大學堂或北洋政府的北京大學校長,絕不可以是洋人。退一萬步來說,中醫學院可以請洋人來做總監,因為醫學無國界,洋人摸透了陰陽五行、黃帝內經、神農本草也是漢醫;但華夏戲曲中心絕不可以讓出總監的位置給洋人,因為大戲是華夏的民間底子,是國本。國本不能讓。日本的能劇或歌舞伎演出,會請洋人來做藝術總監的麼?(題外話:因為戲曲是民間的東西,故此西九根本不應該建什麼戲曲中心!台灣也不會在中正紀念堂附近的兩廳院裡面蓋京戲或歌仔戲的專廳啊。只是西九決定興建了,我才無可奈何來評論一下人事問題。)

然而,向香港奴民講民族尊嚴,是緣木求魚了。我還是向習近平先生講一下好了。

華夏之雜劇、京戲和地方戲(按:戲與曲是不同的東西,不要混在一起說「戲曲」啦),由洋人來指導,此乃喪權辱國之事。大概是因為習近平先生坐穩了西洋跨國勢力的下手,是美國特朗普總統的好弟弟,故此香港的西九文化區,知情識趣,將一個美國人放在華夏戲曲中心的第一把手的位置。習近平先生是洋奴,也許他本人絕不會承認,但香港特區政府幫北京的number two的宗主確認了洋奴的身份,香港在這裡發揮了一國兩制的靈活性,向美國number one的宗主鞠了個大躬。有了這個見面禮,特朗普總統可以欣然去北京訪問了吧。

往日,大清是帝國王朝,可以容許客卿(guest minister),例如大清請英國人赫德爵士(Sir Robert Hart)出任海關總稅務司(一八六一年-一九一一年),因為滿官或漢官確是不懂得如何經營現代的海關,而且大清是王朝,臣服四方,外國人願意來當客卿,是帝國朝廷有面子。然而,關乎文化的事務,例如翻譯館(同文館)的館長、京師大學堂的校長或文學院的院長,無論滿官或漢官如何不濟,都必須坐堂,寧可請洋人客卿為副手或幕僚。

進入共和國的民族國家時期,客卿的制度不容許了,正如香港特區政府的司局級官員必須放棄外國國籍(例如居英權)。然而,西九管理局用法定團體來管理,而不是用政府官署來管理,就開了一個缺口,令香港最重要的文化場地,落入洋人之手。用華人的血汗錢,替洋人做文化殖民。奴隸要出錢供養主人教訓自己,這是新時代的中國奴隸制度了。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