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中間狀態,分化華夏社會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深層國家(Deep State)是怎樣破壞華夏與毀滅香港的呢?就是消滅中間狀態和排斥折衷方案。

本來一個華人,一日三餐有一頓飯是西餐或唐餐,夾雜來食,好正常的。一頓唐餐裡面的單尾甜品是雪糕,是西點,也好正常的,即使那位堅持食唐餐的老伯,也可以說雪糕在周朝已經有(這是事實啊),這樣面子就過得去。老伯用來送燒鴨的凍啤酒就是醴酒,一樣在周朝就已經大行其道。之後,某些華人去了西洋留學,在那邊受到錢財引誘或權力慫恿,回來中國鼓吹全盤西化、破除封建、清洗風俗。之後呢,華人分成新舊兩派,中間的粘連部分不見了,兩派人也互相排斥中間粘合的漸進分子(正常人),於是華夏社會割開兩邊,永不合流。由民國初年開始到現在,華夏社會就這樣被剖開(在中國大陸在台灣在香港都是這樣),不能復和,死了。

憲政民主是新事物嗎?民主就要剷除封建嗎?不是啊。民主就好似周朝的諸侯共治,互相制衡而已。民主制度恰好是建築在封建諸侯和地方紳士大族的制度之上的啊。你讀下西洋的民主制度史,一下子就知道的。中國儒學訓練的士大夫傳統和世家大族的德望,正是總統和內閣候選人要有的道德約束啊。西洋拆掉了你的封建與地方紳士、毀掉你的士大夫傳統教學,你們中國人還搞什麼民主呢?一群叫囂而無助的城市孤立小民,選一個主張台獨又不會台獨的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出來囉,在無能總統和無助選民之間永劫輪迴。

香港呢,本來中共的教育部從未開口說要普教中的。一個廣東人同時學會北方話,容易不過,好像食慣了雲吞的廣東人有時也食餃子和蘸浙醋一樣的容易,食慣廣東燒鴨的人食北京片皮鴨,也是欣賞的(只是想向廚房討回那個鴨殼)。廣東大戲裡面本來就有北方官話、時不時要打官腔的。然而,港英留下的餘孽,偏要廣東人食餃子食片皮鴨,不許食雲吞食燒鴨,要兩者揀一,於是香港的社會便分成兩派,無法復和。

原先,香港城邦自治是中間落墨的漸進派,達到實然自治,共產黨也不公開反對,因為香港確實需要中港制度區隔,而香港發展到了今日,一旦脫離了中港商貿確是無法繁榮的,連生存也有問題。然而,城邦論出來之後,港英餘孽(梁振英為首)、美加走狗(在美國和加拿大鼓吹港獨的前香港人),卻要鼓吹港獨,切斷與中國關係,但美國又反對港獨(這是事實!),不予援手,於是城邦自治的中間粘合狀態消失了,任何可以實踐的政治主張架空了。香港成了統派與獨派的分化狀態,無法復和,無法返回政治現實來做事。

深層國家瓦解華夏、瓦解香港那種把戲,令華人無法翻身,無法當家做主的把戲,好容易看得出來的,你有眼就可以看到。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