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方財政危機:當超級國家能力一再凍結「危機」,誰將承擔後果?

當超級國家能力一再凍結「危機」,中國地方財政危機誰來兜底?

趙從林是北方某省份一個地級市的公務員,他被告知,去年的「精神文明獎」(大約1萬元人民幣)確定不發了。他已經算幸運,很多區、縣一級的公務員有兩個月領不到工資了。「5月份發現10多例(Covid-19確診病例),主城區封城一個星期,財政就花了一個億。」他告訴端傳媒,這約等於普通縣城一個月的財政收入。端傳媒有報道指出,若14億人的一半人口進行一年的常態化核酸,需要花費0.9萬億元人民幣。

體制內降薪潮

一個億僅僅計算了政府在封城期間防疫上的支出,還沒算上地方經濟活動停止造成的損失。趙叢林說,地方政府財政缺錢,主要還是因爲經濟變差,稅收收不上來。基本的支出也因此成問題。他在民政部門工作,有一個「居家養老」的項目,爲全市約一萬名癱瘓老人配備護理床,需要2000萬元預算,「中央給了1000萬,省裏給了500萬,我們只需要配500萬就能把這個項目弄下來。」但他去跟財政部門卻一分錢都要不到,對方說:「今年就沒有給你們留預算。」

甚至福利彩票的收入也遭到挪用。趙叢林介紹,福利彩票的錢本來是專項資金,財政部門只過一遍手,錢會讓民政部門用於補助養老機構的運營等開支,「結果賣了幾百萬的彩票,錢被縣政府挪用到其他的事情上了,老年人的高齡津貼(一個月50-200元)發不出來,引起上訪。」

在廣東深圳一所公立學校負責行政工作的老師鍾柳,3月份的時候挨個通知了學校的老師降薪的事情。鍾柳說,深圳公立學校老師的薪酬收入構成,分爲基本工資、兩貼(住房維修與物業管理補貼、未購福利房人員房改住房補貼)、公積金、績效。「績效相當於年終獎,比如去年我拿到的是7萬元,身邊有的老師是近10萬元。」她告訴端傳媒,深圳公立學校的教師以工資高(年薪20萬起)聞名,其中有1/3收入就來自績效。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23-mainland-covid-economy-local-government-financ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