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人】停業查牌連環痛擊 同志酒吧蝕過百萬 老闆按樓苦撐

·5 分鐘文章
兵兵現時有兩名全職僱員,約10名兼職僱員。即使停業,老闆Ray堅持向員工支付全薪,以免他們零收入。
兵兵現時有兩名全職僱員,約10名兼職僱員。即使停業,老闆Ray堅持向員工支付全薪,以免他們零收入。

【疫情下的人】經歷兩年疫情浩劫,本地著名樓上同志酒吧「兵兵」趁疫情回穩,在3月下旬試業重開。老闆Ray看著客人的背影,憶起全盛時期的兵兵,喃喃自語,「以前要由個位行去廁所,要用半個鐘!」此情此景卻不復再。兵兵疫下多次被逼停業,難得復業又經常遭查牌,浩劫未見盡頭,酒吧已虧蝕超過一百萬元。Ray嘴裡抱怨,行動卻很誠實,不只未有打算結業,更按押物業,竭力守住這個他一手建立的同志烏托邦。

文字記者:盧珮瑤

攝影記者:Davies

「兵兵」去年5月登記成為「D類食肆」,可以餐飲處所形式經營。雖然在第五波疫情下毌需像一般酒吧被勒令停業,但Ray怕員工染疫唯有關門,只做送酒服務。酒吧3月下旬試業三天,「叫晒啲朋友嚟撐場,反應先好似幾好」,但他對四月能否復業仍難言樂觀。

兵兵老闆Ray指,店舖以平民價位為賣點,亦主打「直人友善」,希望做到世界大同。
兵兵老闆Ray指,店舖以平民價位為賣點,亦主打「直人友善」,希望做到世界大同。
兵兵的員工一向會親自招待每枱客人,除了飲酒聊天,更充當交友橋樑,連結同志社群。
兵兵的員工一向會親自招待每枱客人,除了飲酒聊天,更充當交友橋樑,連結同志社群。

轉型平民化酒吧 連結同志社群

兵兵前身為2016年開業的Circo,當時老牌男同志酒吧Propaganda(PP)與Beat兩間主打舞池的同志蒲點相繼結業,Circo接棒成為LGBT社群的聚腳點,惜經常受警察查牌影響生意額,加上合夥人爭拗,Ray將Circo轉型為兵兵,主打平民化酒吧。「出面百零蚊一杯酒,我哋呢度係33蚊杯,通漲咗都係46蚊,因為從來都唔係為賺錢」。

除了平價飲品,兵兵以廣東歌舞曲作為酒吧主題歌,甚有本土風味。Ray與員工亦會為客人做交朋結友的橋樑,「其他酒吧可能係各自一枱飲嘢,呢度係一個集中地識唔同朋友,希望大家做返自己」。

「做直(異性戀)吧,唔使點做都賺90%;做member(同志)吧,賺到10%已經偷笑!」Ray說。同志吧的客源本來就少過一般酒吧,兵兵又是樓上吧,比地舖更難生存。兵兵坐落銅鑼灣Oliv 22樓一個千多呎的單位,月租達6位數,連同薪金等開支每月至少25萬元。Ray需按押物業以撐住店舖,卻堅持向兩名全職僱員支付全薪,「呢啲嘢(錢財)我又帶唔走,都係做得幾多得幾多」。

兵兵於3月下旬試業3天,營業時間由中午12時至下午6時,獲不少熟客捧場。
兵兵於3月下旬試業3天,營業時間由中午12時至下午6時,獲不少熟客捧場。
酒吧經理Pete(化名)4年前加入兵兵,由客人變成職員,全因希望同志們可以在酒吧內「做返自己」。
酒吧經理Pete(化名)4年前加入兵兵,由客人變成職員,全因希望同志們可以在酒吧內「做返自己」。

「唔想大家仲要好隱蔽,覺得呢樣係一件醜事」

酒吧經理Pete(化名)4年前加入兵兵,「當初我都係客人,但見到員工為呢個圈好團結」,更於兵兵認識現任男友,「呢個圈子已經夠小,唔想大家仲要好隱蔽,覺得呢樣係一件醜事」。這兩年兵兵卻遇上最大的營運危機,去年初曾轉做外賣,但樓上酒吧不可明火煮食,只能提供小食,「要飽肚嘅銅鑼灣大把嘢揀」,再變陣兼做送酒服務,熟客可直接落單訂酒,「我哋都係跟來貨價加少少運費,唔會補到租」。

Pete指,每次復業只能勉強收支平衡,加上警方經常就限聚令查牌,生意額暴跌七至八成,「樓上bar查得特別勁,一星期一至兩次,你都唔會有心機嚟飲嘢」。同志客源四散,不少寧去staycation或轉到地舖消遣。

試業三天後,Ray指仍未決定會否每天開業,但希望客人在疫情期間有個「唞氣位」,「大家都抗疫疲勞,其實心理健康都好重要」。
試業三天後,Ray指仍未決定會否每天開業,但希望客人在疫情期間有個「唞氣位」,「大家都抗疫疲勞,其實心理健康都好重要」。
兵兵坐落銅鑼灣新式商廈Oliv,每月連租金支出至少25萬元。
兵兵坐落銅鑼灣新式商廈Oliv,每月連租金支出至少25萬元。

藥物敏感為返工照打針

政府去年4月底推行「疫苗氣泡」,酒吧員工需接種至少一劑疫苗才可復業。Pete本身對消炎藥類敏感,但不少醫生拒發豁免證明,「政府咁谷針都無辦法」。他打針後酒量比以往差一半,影響工作。被問到如何形容政府抗疫政策,「差囉!」,Pete答得毫不猶豫,「酒吧同餐廳其實一樣,點解酒吧會特別高危?我就覺得有啲不公囉」。防疫抗疫基金也幫助不大,「閂嘅期限係你(政府)定嘅,閂咁多個月都淨係畀一筆,每個月畀一筆先叫做資助」。

兵兵原是主打舞池的酒吧,惟受疫情影響,去年登記轉為「D類食肆」,以餐飲處所經營,現時嘗試轉型為氣氛較輕鬆的餐廳類別。
兵兵原是主打舞池的酒吧,惟受疫情影響,去年登記轉為「D類食肆」,以餐飲處所經營,現時嘗試轉型為氣氛較輕鬆的餐廳類別。

酒吧名字「兵兵」有兩位男性並肩作戰的寓意。Ray與員工身在抗疫的戰場,命運與店舖名字不謀而合。傷痕纍纍,但他們永不言敗,「我哋都係想有返個地方畀member,如果老闆唔堅持、做staff(職員)嘅唔堅持,呢個地方就無㗎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