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置公屋遍全城 踢爆輪候慘情 房署造成

廣福邨:大埔的廣福邨亦有不少空置單位。
廣福邨:大埔的廣福邨亦有不少空置單位。

無能港府坐視萬千市民上樓難,任由珍貴公屋單位丟空多時,與民為敵。《東方日報》為民請命,跟進公屋單位空置問題,報道刊登後一石激起千重浪,引起各界回響,市民紛紛報料稱多區都有空置公屋,包括牛池灣彩虹邨、大埔廣福邨、觀塘順利邨及柴灣興華(二)邨等,估計邨內空置公屋多達數十間,大部分丟空超過一年。議員炮轟港府處理空置公屋患「拖延症」,造成「有人冇屋住,有屋冇人住」的荒誕局面,促請當局急市民所急,重新檢討編配公屋流程。

有團體估算全港最少有800個公屋單位丟空多時未編配給人住,當中以觀塘區為重災區。本報日前視察觀塘和樂邨,發現全邨有12個單位丟空,佔該邨總單位數目約0.63%。

報道於坊間獲得巨大回響,市民紛紛感謝本報「為民發聲」。有於彩虹邨附近工作多年的市民稱,由於每座層數不多,加上騎樓設計,外面的人很易對單位內的情況一目了然。他指平時於附近出入,留意到邨內有不少單位丟空多時,至少有一年以上,不明當局為何容許有公屋被浪費,反問「究竟係佢哋冇派人去點算,定還是明知但不理?」他認為本港寸金尺土,公屋被空置多時是十分奢侈,亦不能接受,因身邊不少友人正捱貴租,以每月逾4,000元租劏房住,有友人更為此患有情緒病。

有單位丟空數年 浪費資源應妥善分配

本報記者昨到彩虹邨實地視察,發現該邨有不少單位丟空,以紫薇樓情況最嚴重。居民侯女士居於紫薇樓低層,她估計全層30、40戶,至少有3至4個單位丟空,幾年亦未見有新住戶搬入,認為社會資源白白被浪費。

入住彩虹邨廿多年的居民蔡太太同樣批評,空置情況極不理想,她指有正在輪候公屋的人士只揀新樓,獲編配舊公屋時往往拒絕,惟部分有急切住屋需要的市民,反而未獲派單位。她指,有朋友任職清潔,輪候公屋多年,現時以8,000元租住劏房,憂女兒成年後工作,屆時家庭入息上限超標而未能上樓。她認為與其丟空單位,何不妥善分配予有需要的基層人士。

廣福居民:吉屋數十間 政府玩程序

家住廣福邨的胡先生亦指,平時行過走廊或平台發現不少「吉屋」,既沒有冷氣,又沒有人住的痕迹,估計該邨空置單位不下數十間。他怒斥政府官僚文化害苦了基層市民,「明明可以特事特辦,但個政府就拖,玩程序」、「講真,依家咁多人冇地方住,就算係凶宅都大把人爭」。

觀塘區議會主席柯創盛指,公屋輪候時間屢創新高,卻有不少公屋空置,令人覺得諷刺。他批評當局常以「流程需時」為藉口,合理化公屋丟空問題,無視數十萬人輪候苦況,仿似與民為敵,他促請房署應檢視分配流程。房委會委員兼公屋聯會總幹事招國偉表示,公屋空置成因眾多,很難一概而論,但很大機會是當局回收單位後或要進行翻新工程或整修,時間約44天。同時公屋申請人有3次配屋機會,當局等候申請者回覆亦需時。

房委會表示,公屋單位由收回至成功編配期間,可因不同原因而短暫空置,屬正常現象,當局會盡快把可供出租的單位編配予各類公屋申請者。房委會又指,已成功物色適合的舊屋邨儲物室/「空格位」改建為約130個公屋單位,其中約110個已經完工,餘下約20個料於今年第二季完成。

廣福邨:大埔廣福邨於1983年入伙。
廣福邨:大埔廣福邨於1983年入伙。
彩虹邨:彩虹邨紫薇樓有多個單位丟空。(袁志豪攝)
彩虹邨:彩虹邨紫薇樓有多個單位丟空。(袁志豪攝)
彩虹邨:從外圍可見,彩虹邨有樓宇低層單位無人住。(受訪者提供)
彩虹邨:從外圍可見,彩虹邨有樓宇低層單位無人住。(受訪者提供)
《東方日報》為民請命,督促港府盡快處理公屋空置問題。
《東方日報》為民請命,督促港府盡快處理公屋空置問題。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