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兒童之家教學日記

幾年前,我曾在緬甸的兒童之家裏教英文,每朝穿上傳統布裙、踢着拖鞋後便從附近的月租旅館往兒童之家走。街角餐廳的煉奶咖啡別具風味,價值五毫紙港幣,指手劃腳就能點上用透明膠袋盛載的外賣咖啡。邊咬着椰子脆餅,邊走進小巷,終於到達兒童之家。我輕輕搖晃銅鈴,隨之傳來孩子赤腳跑來的腳步聲。

早上是兒童英文班的時間。第一堂,我為他們改了英文名字。練習本上,他們都快樂地拼寫着自己的新名字,寫下歪歪斜斜的英文字母。就這樣,孩子們不太標準的英語朗讀聲與歌聲,混和着歡呼與大笑,拼湊出炎夏裏一個個充實又愉快的英文課。午後是哥哥姐姐的英文課,他們的英文水平參差不齊,教起來比較吃力,但他們依然好學不倦,讓我倍感欣慰。

下課後,哥哥姐姐們便會跑到廚房裏忙亂一翻。隨着廚房飄來陣陣飯香,炒豆、青菜、玉米等清茶淡飯被端出飯桌。如此簡單的料理,孩子們卻吃得津津有味。看着自己手中捧着的一大碗熱飯,某種莫名的感動隨着升起的白煙油然而生。飯後,哥哥一下子爬到後院的樹上,摘下幾顆芒果,拋給站在樹下的小孩們。他們熟練地剝去果皮,把芒果切成條狀,灑上辣椒粉與白糖,製成地道的辣拌芒果小吃,往我嘴裏送。其獨特的滋味,至今依然讓我回味無窮。

那段日子滿載着純樸的快樂,內心總是踏實而滿足。課餘時間,我會陪 Anna 和 May 拿着棉被轉圈跳舞、聽 Joseph 在房間角落彈結他、與 Bella 和 Rebecca 一起逗貓兒玩、也喜歡看着幾個大男孩擠在小小的前院裏踢足球。他們就像一個溫暖的大家庭,互相照顧、互相倚靠,在我眼中,這些簡單美好的時光都份外動人。小小的他們,彷彿擁有着無窮無盡的力量,總能把我大大的煩惱都拋在風裏。


雖然如此,偶爾也有迷惘之時。猶記得負責照顧弟妹的大哥哥 Noah 英文尤其不好,起初上課時總是在打呵欠。一天,我忍不住叫他要用功讀書,怎料他竟淡然地說,反正一輩子也沒能力離開緬甸,根本用不着英語。看着年紀輕輕卻早已向現實低頭的孩子,我頓時有點語塞。我現已忘了當時說了些什麼大概沒用的話——因為他根本聽不懂我的英文—— 卻忘不了那種對自己無能為力的歉疚、對世界不公的無奈、以及對孩子們的心痛。

與他們短短的相遇之中,大概我並不配被叫作 teacher,四十多堂的英文課根本不知道為他們漫長的人生帶來了些什麼,他們卻讓我體會到簡單的快樂、單純的善良與樸素的愛,為我的人生上了重要的一課。也許我無法讓他們的英文突飛猛進,也不知有否讓他們明白到知識的力量,然而,但願他們至少知道,在世界遙遠一方的同一天空下,有人愛他們。

臨別那天,Noah 笑着揮手,呑呑吐吐地拋來了一句緬式英語:「Don’t worry! We pray for you!」Bella 捏着我的臉頰,示意我別哭——我的確由衷幸福地笑了,只是彎起的眼角不知為何又流出了百感交集的淚。事隔幾年,世界變了樣,不知現在他們是否安好、有否好好長大,但「Don’t worry, we pray for you。」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