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如果特朗普輸了 5件事可能會迅速改變

·5 分鐘文章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tands on the White House balcony after Judge Amy Coney Barrett was sworn in as a US Supreme Court Associate Justice during a ceremony on the South Lawn of the White House October 26, 2020, in Washington, DC. (Photo by Nicholas Kamm / AFP) (Photo by 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競逐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華盛頓特區的新政府總是會帶來政策上的轉變和改變事情的優先次序。但是如果特朗普總統(Donald Trump)在11月輸給拜登(Joe Biden),它可能會觸發更突然的轉變。

特朗普的一些政策直接來自總統自己的偏好和想法,在兩黨內部幾乎沒有制度支持。拜登已經確認了許多方法去改變特朗普的議程,主要是透過他在明年上任後的一些立法或行政行動。但有些事情可能會更快改變。需要注意的有以下5個方面:

經濟刺激談判

特朗普說,新的刺激方案總額為2萬億美元,接近國會民主黨人的要求,因此他不會有事的。但是如果特朗普輸了,他可能會改變主意。一個大規模的新刺激計劃顯然對大選前的特朗普有利,因為他可以要求獲得信貸援助,以救助數百萬正拖欠帳單的選民。但是特朗普一直以來對推出更多的刺激措施反應冷淡,甚至一度叫停談判。雖然他很快改變了主意,但是無論特朗普之後是贏還是輸,在大選後推動一項大的經濟刺激法案,都不會為他帶來甚麼好處。

下一個經濟刺激措施完全取決於選舉結果。如果拜登獲勝,民主黨人奪得參議院以全面控制國會,他們可能會通過一項與眾議院在5月時通過的2.4萬億美元一樣大的法案。這可能就是為甚麼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整個秋天一直緩慢推進經濟刺激方案討論的原因。如果讓共和黨人控制參議院及/或白宮,結果可能導致方案的規模要小得多,因為參議院共和黨人只願意拿出5,000億美元左右。隨著選舉壓力減輕,有關金額可能訂得更低。

Google反壟斷案

特朗普抨擊Google歧視保守派(沒有證據),因此值得追問的是,他的政府對於這家搜索巨頭的新反壟斷訴訟,是否只源於特朗普個人對Google的敵意。由共和黨執政的11個州都加入了司法部的訴訟,使案件帶有黨派色彩。幾個民主黨州的司法部長也表示,他們可能會以反競爭行為起訴Google,但是著眼點會有所不同。

自奧巴馬政府以來,監管機構一直就Google的市場力量進行調查,兩黨都想削弱Google的影響力。但是拜登政府可以採取不同的方法。特朗普政府的訴訟集中在Google近乎壟斷的網上搜尋領域。一些民主黨的監察者則支持將重點放在分拆YouTube、Google搜尋引擎及其他部門上。另外,不願意加入特朗普政府訴訟的民主黨州可能更渴望加入拜登的訴訟,令反壟斷訴訟變得更具說服力。不過,任何此類訴訟都可能持續數年,而且Google有可能勝訴。

TikTok的交易

特朗普今年揚言,要禁制中國流行應用程式TikTok,除非一家美國公司收購了它。在9月份,Oracle和Walmart就購買此社交媒體服務與其中國母公司Byte Dance達成了協議,只是中國政府尚未批准。如果協議沒有達成,特朗普的禁令應該會在大選11天後的11月14日生效。中國政府堅持先看由誰勝出大選,這是一個安全的賭注。如果是特朗普勝出,中國可能有充分的理由批准這筆交易。但是如果拜登勝出,中國可能會拒絕這筆交易,以在其他拜登可能採取的行動中提高勝算。如果拜登獲勝,特朗普本人甚至可能會認輸並取消禁令,因為他一旦離任,將會對此失去興趣。

「奧巴馬醫保」

高等法院將在大選後一周審理一宗旨在推翻「奧巴馬醫保」(”Affordable Care Act”)的案件。原告是幾個共和黨領導的州,但是特朗普政府加入,試圖扼殺這項法案。如果拜登擊敗特朗普,聯邦政府在此案的立場肯定會改變,因為拜登和大多數民主黨人都是「奧巴馬醫保」的堅定支持者。更重要的是,如果拜登獲勝,民主黨贏得參議院,他們應該能夠通過對這項在2010年制訂的法案進行修改,這將使最高法院的案件變得毫無意義。同樣,當法院在11月10日審理此案時,知道此事將會發生,但要到2021年初才會發生。單憑這一點就可能削弱原告的訴訟,這就是為甚麼拜登獲勝會大大提高保留「奧巴馬醫保」的機率。

特朗普關稅

特朗普對從中國和其他國家進口的約3,55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試圖將更多的製造業引導回美國,但是成效甚微。一些海外生產商已經轉移到其他低關稅的國家,但沒有回到美國本土。如果拜登獲勝,可能不會馬上取消特朗普的關稅,但他將開拓一條新的路線,強調貿易聯盟和遏制中國的多邊方法,而不是特朗普式的單打獨鬥。中國和其他貿易夥伴正為此作好準備,這意味著如果特朗普輸了,特朗普式的貿易改革可能很快遭到瓦解。特朗普已經表示,他放棄了原定於2021年到期、與中國的「第二階段」貿易協定。拜登可能會利用特朗普的關稅作為籌碼,以獲得其他讓步;預期如果特朗普敗陣,對貿易的樂觀情緒會激增。如果拜登上任,他面臨的挑戰將會是如何保持這種樂觀情緒。

撰文:Rick Newman

內容譯自Yahoo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