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立友自稱受害者 雞排妹發聲回擊

記者吳雨婕/台北報導
·4 分鐘文章
▲雞排妹發出聲明,對於翁立友自稱受害者,表示受到二度傷害且是嚴重的惡意。(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1.02.05)
▲雞排妹發出聲明,對於翁立友自稱受害者,表示受到二度傷害且是嚴重的惡意。(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1.02.05)

雞排妹(鄭家純)近來指控遭翁立友性騷擾,雙方各說各話,翁立友於今(5)日召開記者會說明事件,雞排妹準時踩場,引起現場混亂。雙方僵持45分鐘後,豪記唱片才以調虎離山的方式,引開雞排妹,讓聲明會順利進行。而在稍早,雞排妹對於翁立友的記者會,也發表了聲明,提到關於翁立友在聲明會上表示自己是性騷擾疑雲的受害者,受到二度傷害。

雞排妹透過律師發表5點聲明,聲明中提到,當天在主持尾牙時遭到性騷擾,因此藉由捐出當天的酬勞,「來抗議當日遇到的困境,也想藉此呼籲大家重視『尊重』一詞,僅此而已。在後續發生了這麼多預料之外的演變後,鄭小姐今日到場,是為了尋求一個直接對話的機會。不想繼續被外界干擾、不想再被誰挑撥離間,只想勇敢的面對自己遇到的性騷擾事件,動機相當單純。」

▲雞排妹踩場翁立友聲明會,引起混亂。(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1.02.05)

而雞排妹指控翁立友性騷擾,卻不打算提告的原因,則是相信事件是可以讓台灣社會反思的機會,「翁立友先生雖然真心的認為自己從未有傷害女性的動作,但那些橋段、那些肢體接觸、那些理所當然的調侃,都會在某一天某一刻再次傷害另一個人。」

最後,聲明中表示,對於翁立友在記者會上以被害人自居,是對雞排妹的二度傷害,且是嚴重的惡意,「鄭小姐絕無憑空誣陷翁立友先生之動機,更不需要為了『感到被冒犯』而道歉。沒有人願意成為被害人,都只是不情願的深陷其中而已,期許我們的明天,都能更好。」

▲雞排妹發出聲明表示受到二度傷害。(圖/經紀公司提供)

以下為雞排妹聲明全文:

針對今日翁立友先生舉辦記者說明會一事,為定紛止爭、消除猜疑,鄭家純小姐委託本人,向社會大眾說明如下:

1.鄭小姐之初心,是希望透過捐出案發當時的全部收益,來抗議當日遇到的困境,也想藉此呼籲大家重視「尊重」一詞,僅此而已。在後續發生了這麼多預料之外的演變後,鄭小姐今日到場,是為了尋求一個直接對話的機會。不想繼續被外界干擾、不想再被誰挑撥離間,只想勇敢的面對自己遇到的性騷擾事件,動機相當單純。

2.所謂性騷擾,只要有單方面的不舒服,即可成立,任何人都不應該為了「舉證困難」的理由而選擇忍氣吞聲或隱忍。在本次事件中,鄭小姐獨立的、主觀的性別寧靜遭到破壞,這就是毫無疑問「性騷擾」,沒有任何人具有評價對錯的資格,更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對被害人下指導棋。

3.至於鄭小姐不提出告訴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相信這起事件可以是臺灣社會一個反思的機會,而不單單是一宗犯罪行為。翁立友先生雖然真心的認為自己從未有傷害女性的動作,但那些橋段、那些肢體接觸、那些理所當然的調侃,都會在某一天某一刻再次傷害另一個人。「社會」說可以,不代表「你面對的那個人」就一定可以,尊重每一個個體差異,才是真正的尊重。

4.所以,鄭小姐要的是一個道歉、一個示範,而不是更多社會資源的耗費,我們將不會對翁立友先生提出性騷擾告訴,但在追求改革「貶低性秀場文化」、「毫無根據的社交觸摸」上,相信鄭小姐不論受到多大的中傷,也不會停下腳步,因為這終究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

5.最後,我們相當遺憾翁立友先生於記者會最後仍以「被害人」自稱,這對於真正的受騷擾者而言,是結結實實的二度傷害,是更嚴重的惡意。鄭小姐絕無憑空誣陷翁立友先生之動機,更不需要為了「感到被冒犯」而道歉。沒有人願意成為被害人,都只是不情願的深陷其中而已,期許我們的明天,都能更好。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雞排妹闖記者會!正面對決翁立友狠嗆「為什麼」
翁立友終於現身!千字訴性騷擾疑雲喊想自殺
翁立友千字血淚控訴全文 「拜託提告、還我一個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