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專訪之一】與家人斷絕關係 鄭文傑:收母親不尋常短訊電話 特別提醒小心女友安危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同屋企人斷絕關係,是非常艱難的決定,但這是面對政權需要承受的代價,我必須有所選擇。我很對不起屋企人,除了沒有辦法聯絡他們,亦帶給他們很多麻煩,但是為了更大的社會公義,我不後悔。

29歲的鄭文傑(Simon Cheng),現正身處英國,於本周接受眾新聞專訪,披露過去半年經歷過山車一般的心路歷程。

鄭文傑曾任英國駐港領事館職員,去年8月於西九高鐵站內地管轄區被帶走,其後被控以嫖娼罪,行政拘留15日後獲釋。他於本月9日深夜在Facebook 發表聲明,稱跟香港及內地家人斷絕關係,消息再次震驚國際。昨晚(16日),他在Facebook發表不自殺聲明:「本人樂觀豁達,從不言敗。我願畢生致力於爭取民主、反抗極權的志業,而我們終將贏得歷史和未來。黨國宣傳機器,休想得逞。」

鄭文傑今次受訪,首次披露上周發斷絕與家人關係聲明的決定,源自其母之前2小時向他發了一段不尋常的短訊,還有之後的一通電話,當中母親特別提醒他,即使不顧他自己的安危,也要顧女友的安危。鄭文傑意識到母親那邊好像開了電話揚聲器,懷疑有人在監聽母子通話。他想到只有公開發聲明,跟家人斷絕關係,才可以有機會保障家人的安全。他作為家中孻子,寧願獨自面對攻擊,也不願家人受滋擾。

母親不尋常短訊及電話中破口大罵

英國的冬季,天色灰灰沉沉,近日晚間氣溫僅約8度,Simon近期患上感冒,受訪時被問及現在是否安全,臉帶倦容的他說:「我覺得現在應該安全的,至少沒有明顯感到被跟蹤。」

Simon獲英國政府發出兩年工作簽證,他坦言時常掛念香港的家和抗爭運動的消息。然而,本月9日(周四)晚深夜11時41分,Simon在Facebook發出與家人斷絕關係的聲明,究竟是甚麼原因,觸發他作此決定?「在我發聲明前大約2個小時,母親罕見地發WhatsApp要求我致電給她,由於以往任何溝通,大家都會在家庭WhatsApp群組聊天,她這次單獨WhatsApp我,語帶指令的做法,甚為罕見。」他說罷,向記者展示本月9日當晚,手機裡一則來自媽媽給他的訊息,時為香港時間晚上9時47分(英國時間下午1時47分),母親問:「你有空嗎?打個電話來」;9時49分再傳他:「本地時間十時半後不要打」。

當晚10時11分至17分(英國時間下午2時11分至17分),他以短訊回母親說:「好」、「你在嗎?」「現在打來?」鄭母回他說:「正在沖涼」,約5分鐘後可通電。他答應:「好」。至晚上10時26分,其母親回短訊指示:「可以打」。

電話接通後,Simon耳邊隨即傳來母親破口大罵,矛頭直指他近日以廣東話接受《大紀元時報》訪問,公開講及遭內地人員扣查及審訊的細節,「媽媽一開聲便罵我:『為何堅持接受多個媒體訪問,為何要說那麼多的話?』她覺得我無兼顧他們的安危。」

Simon續說:「可能我的遭遇會令他們有麻煩,其實我也明白,因有秘密警察曾經和我暗示,他們熟識我內地的家人,當然我會有顧慮,我下意識地想,她會否被威脅,或者內地有事發生?」他反問母親,有沒有人或團體找過他們,或者嘗試跟他們說些甚麼,其母不置可否,未有回答他有沒有人或團體找過他們,只回他:「咁你可以幫到我們甚麼?」此外,母親首次提醒他要顧及其台灣女友的安危,令他察覺事態可能比想像中嚴重。

母親特別提醒小心女友安危 惹更大疑慮

「母親責備我,不要令到他們也眾叛親離,令到身邊的人也離我而去。她特別提醒我,即使我不兼顧自己的安危,也要兼顧女友的安危。」這一句話,像尖刀一樣狠狠插進Simon內心深處。

他感到,母親提及他女友安危那句話,很奇怪,很不像母親以往會說的話,令他憶起被內地當局拘查期間,接受秘密警察審訊的經歷,「因為秘密警察審訊我時,只有他們知道我最緊張女朋友,一提起我女友,我便會哭,情緒有很大起伏。我懷疑,這次會否有人透過我母親向我傳話。」此外,當晚他意識到母親那邊好像開了電話揚聲器,懷疑有人在監聽母子通話。

短短幾分鐘的母子對話,噓寒問暖的期望完全落空,換來是極權加強監控的憂慮,Simon想到只有公開發聲明,跟家人斷絕關係,才可以有機會保障家人的安全。

他說,要走到這一步,非常痛心。

出身基層 靠父親當地盤工人養家

Simon出身基層家庭,父母年輕時遇上文化大革命,為逃離社會動盪偷渡來港,但二人學歷只有初中程度,得靠勞力養活家庭。

Simon的父親是地盤工人,每天辛勞工作,和母親養育3子女(Simon是孻子)。父親性格比較嚴肅,克勤克儉;母親非常傳統,性格比較嘮叨。有次Simon見父親手機壞掉也不捨得換,他自掏腰包買一部新手機送給爸爸;家裡電視壞掉,Simon亦會主動添置一部新電視。眼見雙親年紀漸老,他早計劃學有所成後,能找到一份比較安穩的工作,讓父母過些舒適的日子。

對國際關係甚感興趣的他,在2010至2014年就讀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國際關係組,本科畢業後,於2014至2016年在台北歐洲商會工作。2016及2017年,他遠赴倫敦政治及經濟學院就讀碩士課程,主修歐洲政治及經濟學。及後,他2017年到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出任貿易及投資職員,負責吸引中國商界到蘇格蘭工作。

自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領事館指示職員收集與示威有關的資訊,因領事館需要更多資訊去評估是否需要發出旅遊警示,以及居港英國公民受影響的程度,他自願參與其中。他強調,參與過的示威活動皆屬合法,觀察示威者如何建立連儂牆,眼見十多歲的年輕人也參與抗爭,硬著頭皮承受各種風險,出於對香港前途失去希望,令他感到特別痛心。

去年8月,Simon在內地被扣查的經歷,徹底將他的人生180度扭轉。他看清楚極權政府的殘酷,失去了安穩的工作,獲釋回港後,曾短暫跟家人相處,一度想過若不公開事件,生活就可以一切如常。

「當時長期在海外生活的大家姐,帶了1歲的女兒回港探親。由於家中添了新成員,父母見到孫女很開心,我和家姐都很開心,我們有默契地,彼此不談案件,因我想家人正常生活。」這段溫馨時光,隨著他決定前往台灣而提早結束。他憶述,因安全考慮,去年決定離開香港,短暫留在台灣。記得離港前一天,他特別請父母和姐姐飲茶,就像平日跟家人上茶樓吃點心,閒話家常一樣,沒有透露翌日要永遠離開家園的消息,免得家人擔心。

沒料到,他最後連親情也要忍痛割捨。本月9日晚深夜11時41分,Simon在Facebook以中英文發出聲明:「謹此與香港及內地家屬斷絕一切關係,本人之言行與他們全無關係。我衷心希望他們可以不被騷擾,過上平靜的生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對不起,願來生再續前緣。」並於貼文顯示心碎的表情圖案,還有英文。

他受訪說:「我很對不起屋企人,除了沒有辦法聯絡他們,亦帶給他們很多麻煩,但是為了他們的安全,為了更大的社會公義,我不後悔,亦很堅決作出這個決定。」

支持訊息四方湧至 感謝抗爭

自Simon發聲明至今,他收到大批網民在其Facebook留言表示支持及慰問。他想趁這機會向明白事理的香港人說聲多謝,特別是抗爭運動的支持者:「多謝香港人繼續出嚟抗爭,為了民主、為了自由,雖然五大訴求未能完全實現,但我哋已經扭轉了很多事情,我們扭轉了台灣大選的結果,令全世界睇清楚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令全世界看清楚,跟中國做朋友時會付出的代價。」

他指出,無論中央政府也好,香港政府也好,都說要做好青年工作,「而最能夠實踐到我價值的,是我戴上頭盔的一刻。」他想同政權講:「要做好青年工作,請你們將民主、自由,帶番嚟呢個國家、帶番嚟呢個社會,帶番嚟呢個香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八個字,對Simon Cheng鄭文傑而言,不止是一個口號,而是一個行動,「多謝香港人的堅持,我們一起堅持下去!」

【攝影:文光】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