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郵》專欄轟特朗普、麥康奈爾阻港人權法案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上月15日在美國國會眾議院全院表決時無異議通過,當時有稱參議院也會很快全院表決。但11月上旬即將過去,參議院完全無聲無息。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羅金(Josh Rogin)周五發表文章〈特朗普麥康奈爾負了香港人/Trump and McConnell are failing the people of Hong Kong〉,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是阻礙法案進展的兩個人。

羅金是《華盛頓郵報》的「全球意見」版專欄作者,集中撰述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議題。他亦是有線新聞網絡(CNN)的政治分析員。

 羅金在專欄一開始就寫道,「香港市民誓要爭回北京承諾的基本權利的街頭抗爭,這個星期踏入第五個月。這是一代人以來最大的民主抗爭。我們曾經許諾要幫助這些冒死捍衛基本自由的人維護權利,可是美國參議院將不會通過支持他們的法案」。他說,國會的無動於中要歸咎兩個人-特朗普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肯塔基州共和黨參議員) 。他們幫忙阻撓旨在舉報北京對鎮壓香港及制裁相關須負責人士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進展(who have both helped to thwart progress of the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9月一致通過法案。眾議院上月也以口頭表決方式通過本身的法案版本。

羅金續說,「香港示威者現在正呼籲國際支持,更特別促請美國國會通個這一法案,但法案毫無即將進入參議員議事堂的迹象。參議院似乎沒有忙於其他事務。那麼,為甚麼麥康奈爾沒有行動?他的辦公室不作評論。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arles E. Schumer,紐約州民主黨參議員)對我說:『我們必須向習近平發出明確訊息,即美國與行使民主權力的香港人並肩同行。那些聲稱支持香港的人,他們必須加入呼籲參議院就人權與民主法案有所作為』。」

他續稱,多名資深參議員助理對他說,「麥康奈爾聽命於白宮,而白宮不要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最後階段之時令北京不安。特朗普據報於6月通電話時對習近平說,美中貿易談判期間不會對香港問題置喙。路透社則報道,特朗普10月11日在白宮接見中國貿易特使劉鶴時,也傳達了類似訊息」。

羅金說,「特朗普對港人命運漠不關心早已很明顯。8月他為北京立場背書,指香港的抗爭是「暴動」,並說美國不會介入。美國國務員要官員噤聲,不能談論北京對這場危機的處理。但麥康奈爾聲稱站在示威者一方。8月,他《華爾街日報》評論版撰文〈我們與香港同在〉(We stand with Hong Kong),承諾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1992年,他在支持香港自治的法案通過時,是推動力量之一。他在評論寫道:『重要是要理解促成這場危機的動力不是始於香港,也不終於香港。這場動盪是北京有系統地加緊國內鎮壓及在國外追求霸權的結果』。」

羅金說,麥康奈爾是對的,「但現在他沉默了下來。參議院的助理對我說,麥康奈爾時間已經不多,他把時間用在指出個別參議員早就提出的技術問題。倡議法案的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周四在Twitter表示,他不久會提出參議院就法案進行全院表決,以迫使全部參議員攤牌」。

他寫道,「在香港的美商有對立法有一個憂慮:如果美國撤銷對香港的特別經濟待遇,美國公司可能會有所虧損。但法案不至於那樣。法案要求的是美國政府報告香港是否仍可保住那待遇,以及對北京和香港侵犯人權的人實施針對性制裁。當然,美國若對侵犯人權發聲,中國政府威脅懲罰美商及施棄達成貿易協議。那是意料之中的。特朗普再次墮入北京將兩事掛鈎的詭計。但掛鈎只會對我們在兩事立場上都有損」。

羅金說,「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民主黨籍領袖梅倫德斯(Robert Menendes ,新澤西州參議員)對我說:「美國必須能夠一邊走一邊嚼香口膠。我們可與香港人同在,也可以捍衞我們的貿易和經濟利益。我深切關注特朗普政府似乎又一次有意出賣香港人和他們的合法民主願望(I’m deeply concerned that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once again appears to be willing to sell out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nd their legitimate democratic aspirations)。特朗普相信,為了競選連任,即使是壞的,他也必須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那麼麥康奈爾的藉口是甚麼?他其實大可今天就把法案推上國會,令法案在兩黨大多數支持下通過。正如他自己解釋,這不只關於香港。這關乎美國在跟中國共產黨壓迫和侵略的對抗中的角色」。

最後,羅金說,「無論是否得到美國的支持,香港人都會為他們的權利抗爭。但是,如果我們現在放棄他們,我們就犧牲了面對北京的真正道德和策略影響力﹣為的是大豆生意。特朗普看來不在乎,因此國會一定要行動」。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