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殺的台灣樂團,和他們背後的中國「聽團仔」

【作者按】:2021年4月,筆者在端傳媒上閲讀到孫小椒的文章《明哥、阿詩、MLA:香港違禁歌手,和他們的中國粉絲》,印象極深。考慮到自己是個台灣獨立音樂愛好者,因此從台灣音樂在中國大陸的角度創作本文,希望與更多人分享這群中國「聽團仔」的故事。

封殺愛團的那刻:「覺得這裏沒有希望」

滅火器樂團的歌曲在中國下架的那一刻,蝦蝦覺得有點憤怒,有點無力,「自己做不了什麼,覺得這個地方真的太爛,沒有希望。」

蝦蝦在2013年,通過蝦米音樂的相似推薦,聽到了滅火器《海上的人》,頓時就覺得很喜歡,「他們的每一首都對胃口,是我的菜。」從此,蝦蝦成爲了滅火器的忠實歌迷,她擁有滅火器的所有實體專輯,曾前往香港、台灣多次觀看滅火器的演出。

她瞭解滅火器的政治立場,也早早明白她難以在中國看到心愛樂團的演出,但沒有想到會有一天,她甚至無法通過中國的音樂平台聆聽滅火器的歌曲。2017年,滅火器在中國音樂平台上「消失」,大約也是在這一年,蝦蝦開始使用翻牆軟件,從此她要靠翻牆以及微博上友人的資訊搬運,才能獲知樂團的最新消息。

獨立樂團的聽眾在台灣被稱爲「聽團仔」,指的是2016年後台灣獨立音樂爆發成長,在年輕群體中掀起一股「聽團」熱潮,那些在音樂節台下為獨立樂團振臂高呼的歌迷們便是「聽團仔」。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20-culture-404-fans-in-mainland-to-tw-band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