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習近平時隔八年考察新疆,北京的民族政策或發生局部調整

七月中旬,習近平時隔八年再次前往新疆考察。從他這次精心挑選的地點和講話來看,西方輿論把它解讀爲要展示在鐵腕治疆下的所謂民族團結的成效。

新疆是個敏感地區,這裏被多家新聞機構與國際人權組織指出存在再教育營與強迫勞動問題,美國政府還出台法律禁止所有新疆商品輸美。中國和西方因爲新疆人權問題,已經在各方及聯合國平台進行了多輪較量。習訪疆也是在一個敏感時刻,六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結束訪疆,引發各種爭議,中共二十大更是在三個月內就要召開。因此,習此行應該不只通過展示治疆成效反擊西方的批評和指責,或許也有爲二十大局部調整北京的治疆政策、乃至更廣泛意義上的民族政策進行調研的用意。

中共對新疆的懷柔與強硬

中國歷代統治者對邊疆民族的治理,不外採用懷柔和強硬兩手策略,在雙方關係緊張時期,一般以強硬爲主,在雙方關係緩和時期,改以懷柔爲主,有時兩種手段交替使用。中共亦是如此,但中共對新疆的統治,前者佔主導,強硬治疆時間遠多於柔性治疆。前有上世紀50年代王震做「新疆王」時對維族民衆的血腥鎮壓,後有王樂泉、陳全國主政新疆對維族民衆的高壓、大規模監禁和強迫勞動。

2009年7月7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一名維吾爾女子在警察防線前示威。
2009年7月7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一名維吾爾女子在警察防線前示威。

中共柔性治疆的時間很短,主要在改革開放初胡耀邦做總書記的幾年。胡在當選總書記之初討論少數民族問題便指出:「自治與自主權是密切結合的……沒有充分的民族自治權,就沒有各民族的大團結」,提出應將自治權賦予給自治區,這是針對中共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而來的。該制度是中共根本的民族理論和政策。

然而,中共的民族區域自治,空有形式和口號,自治權是決不可能給民族地區的,沒有真正的自治,當然就談不上自主。胡在1984年西藏工作座談會上針對民族區域的自治權問題進一步表示:「你們無非第一擔心是不是在搞社會主義,或者說害怕不能用和內地一樣的模式來搞社會主義。第二,擔心黨的領導會不會削弱。第三,擔心宗教的影響會不會愈來愈大。第四,擔心有朝一日會不會重新出現大叛亂。」胡還批評漢族幹部如果不尊重少數民族,甚至想用漢族文化代替人家的文化,肯定要踫大釘子的。胡指出的四個擔心正是中共日後領導人,包括江澤民胡錦濤以及習近平最害怕的。

胡的民族政策用他的話說是「免徵、放開、走人」。「免徵」就是至少免除自治區兩年的農牧稅,「放開」就是對自治區在所有經濟領域都要放寬政策,「走人」就是除必要的幹部外,所有漢族幹部都調回內地安排工作。他還提出「兩少一寬」,即對少數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堅持「少捕少殺」,在處理上要儘量從寬。可以說在胡耀邦任內,民族自治區獲得了很多自治權力,大量漢人幹部內撤,南疆停止了漢語教學。

但這也就引發中共內部保守派以及在新疆、西藏等地工作的漢族幹部的非常不滿,他們指責胡過於寬容少數民族,尤其是他的「兩少一寬」受到的詬病最多。也許胡確實缺少對民族地區複雜情形的了解,但他的民族政策的方向無疑是正確的。後來很多人批評胡的做法,把新疆暴力活動的興起歸咎於胡寬容的民族政策,是不公平的。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728-opinion-china-xinjiang-future-policy/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