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界福爾摩斯 袁國勇揪傳染病元兇

星島日報
■袁國勇指,行醫及研究應如福爾摩斯般觀察入微,方能從中剖析病情,找出問題的「元兇」。
■袁國勇指,行醫及研究應如福爾摩斯般觀察入微,方能從中剖析病情,找出問題的「元兇」。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做醫生根本就是福爾摩斯。」全球知名傳染病專家、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多年來領軍偵破沙士、禽流感等重大事件,可謂醫學界的福爾摩斯。他昨日接受訪問時憶述多年心路歷程,指有賴「香港醫學界之父」達安輝啟發,明白研究傳染病工作,可找出疾病根源,對社會十分重要,因而令他三十多年來一直醉心於微生物學研究。袁國勇指,行醫及研究應如福爾摩斯般觀察入微,方能從中剖析病情,找出問題的「元兇」。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昨日舉行二十五周年慶祝活動,邀請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分享成長故事。袁國勇一九八一年畢業於港大醫學院,在內科取得優等(Distinction)成績,進入瑪麗醫院內科開始實習工作。被問及為何熱衷於微生物學及傳染病學,他特別提到一切可追溯至「香港醫學界之父」、醫專創院主席達安輝的一席話,他憶述達安輝曾向他表示,當年全港沒有人願意任教傳染病學,但卻對市民十分重要,指糖尿病、癌症等疾病難以根治,「但傳染病是很重要的東西,你誤診了他的病,病人便會死,永遠也不會回來;但你醫好了他,他以後也不會再有事。」經此一話,啟發袁國勇對投身微生物學的興趣。

在瑪麗醫院實習期間,袁國勇目睹不少港大教授既要照顧病人,亦須進行研究工作,「又要自己發展,又要建設家庭,又要讀好書考好試,一點也不容易。」時值當年隸屬補助醫院的基督教聯合醫院缺乏醫護人手,為幫助當區貧窮及有需要人士,袁國勇聯同現時該院急症部主管劉飛龍等共五名醫生前往聯合醫院工作。他形容,聯合醫院對他個人成長有莫大幫助,使自己處事更成熟,笑言亦在醫院結識了太太,「沒有想過會在那里做七年,又做外科、內科、急症,那部門不夠人手我便到那里工作。」惟他坦言,聯合醫院的七年亦令他深明自己性格比較適合做研究工作,適逢當時瑪麗醫院招聘臨牀微生物醫生,袁國勇應徵成功獲聘,自此展開微生物研究之路。

在傳染學領域游走逾三十年,袁國勇智破H5N1禽流感、沙士、老鼠傳人戊肝、瑪麗醫院毛黴菌、重複使用輔助抽血器等多宗奇難雜症,而細數最有趣奇案,袁國勇指莫過於偵破二○一一「馬尾脆弱症」一案。當年沙田馬會向袁國勇表示,多匹馬的馬尾毛「一扯就甩」,影響馬匹外觀,馬會曾向本地兩所大學及澳洲求助六年不果,便向袁國勇求助。

袁國勇指,分析過去研究,由於馬尾毛經常觸碰馬糞,檢驗後發現百多種細菌,一直無法找出原因。「馬尾毛不會自己脫落,是要拉扯才會脫落,看表面是沒有問題,即是問題不在馬毛外面,而是馬尾毛內出現問題。然後切開馬尾毛看到,內里有真菌滋生。」袁國勇指,他們發現的是全新的真菌,遂命名為「香港馬毛黴菌」。為進一步確認真菌是導致馬尾脆弱症的主因,袁國勇忽發其想,「最簡單的方法,我從太太剪一條頭髮,亦在貓、狗、老鼠等全部拔出他們的毛髮,再用一百二十一度高溫焗它們,確認沒有菌後再放真菌。」結果發現,只有馬隻才會受到該真菌感染,僅花約四星期便揪出「真兇」。

「做醫生根本就是福爾摩斯。」袁國勇指,行醫應如福爾摩斯般對病人觀察入微,「你看他的神態,衣着是怎樣,步履是怎樣,看這些也已經可以知道情況。」他以達安輝為例,憶述當年與他巡房時,看到一個淋巴癌病人「他望一望病人,看見他皮膚發黑,便說要檢查他的腎上腺素,結果檢查後病人的腎上腺素十分低,單是看一眼已經看到問題,臨牀的觸覺是非常厲害。」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