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無罪 勿被仇恨掩蓋眼睛 找動物發洩

·2 分鐘文章

文:香港動物報

漁護署突然以人豬衝突為由,宣布會展開捕殺市區野豬行動,見一隻殺一隻。被下格殺令的野豬即使沒有攻擊人類,亦沒有破壞任何人類財產,野豬亦被宣告要死,只因為他踏進了人類所劃定的市區。野豬沒有犯罪,為何突然變成出現在市區、出現在人類視線範圍便成為死罪?

漁護署聲稱近年野豬傷人個案有上升趨勢,過去3年平均每年有10宗傷人個案,剛好日前便有一宗受傷野豬因被執法人員圍捕,而受驚誤傷人事件,該野豬更因慌不擇路跌落山坡慘死。

許多研究野豬的組織均表示,野豬從來不會主動攻擊人,反而人類惡意襲擊野豬的案件遠超每年10宗,包括捕獸器令野豬致殘、用刀將野豬肢解等恐怖案件也有出現,到底人豬衝突,是野豬較恐怖,還是人類較恐怖?到底誰才是人豬衝突的受害者?

人豬衝突這個理由最荒謬之處,是人類口中的市區,本來就是野生動物棲息的地方,但人類不斷的城市發展,令野豬的棲息地減少,然後反指控野豬走進人類市區。更重要是,野豬出現在市區根本不是罪,漁護署現在加諸野豬的罪名,等同是指野豬於市區範圍內「生存」即是罪,必須要馬上格殺。

法律通常是針對行為,例如殺人、偷竊等,但從來沒有一種法律是會強加一個生存即是死罪的罪名。今天,漁護署自行立法,在沒有任何諮詢下,定出野豬在市區生存即是死罪。

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過去幾年,在民間多個動保人士和團體如香港野豬關注組的爭取下,漁護署漸漸放寬對野豬的打擊,例如取消野豬狩獵隊、展開野豬絕育計劃等,當大家還在想香港將如何變得更文明時,漁護署突然來個180度反轉,提出殺盡市區野豬的高壓政策,這完全是動物政策的大倒退,對動物絕對不公平。

這次突然的政策倒退,到底導火線是什麼?和日前有人被受驚野豬誤傷有沒有關係?這時間上的巧合,難免令人產生揣測。無論事實如何,人類都不應被仇恨掩蓋眼睛,去找動物來發洩。

請漁護署三思,馬上停止撲殺政策,改以絕育的安排去控制野豬數量,並加強政策和教育禁止市民餵飼野豬。

動物不懂人語,盼望人類在郊野都市化情況下,予野豬一條活路,不要滅絕他們。

The post 野豬無罪 勿被仇恨掩蓋眼睛 找動物發洩 appeared first on 香港動物報 Hong Kong Animal Pos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