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怪胎】當愛變了質,我們都無法留住一個人

·3 分鐘文章
【台灣金馬獎2020|怪胎】愛情世界裏,我們都是怪胎
【金馬獎|怪胎】愛情世界裏,我們都是怪胎

台灣金馬獎第57屆頒獎禮於11月21日舉行,入圍大熱包括:《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親愛的房客》、《怪胎》、《無聲》等,當中《怪胎》獲影評人評為「年度台灣愛情喜劇推薦電影」,在本屆金馬獎中入圍6項。《怪胎》由林柏宏及謝欣穎主演,是全亞洲首次100% iPhone拍攝的電影,導演廖明毅曾執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及《六弄咖啡館》。

台灣金馬獎大熱《怪胎》,由林柏宏及謝欣穎飾演兩個有強迫症的都市人。
台灣金馬獎大熱《怪胎》,由林柏宏及謝欣穎飾演兩個有強迫症的都市人。

愛情總突如其來,像強迫症這個病,醫生也不知道原因。

《怪胎》敘述一個患強迫症(OCD)的男子陳柏青,每月只出門一次採購日用品,有天遇到了一個一樣患強迫症的女子陳靜。兩個世人不解的怪胎相遇,找到世上唯一了解、包容自己的人,彷如命中注定般一拍即合,不久便同居。

陳柏青和陳靜兩個強迫症怪胎,引證了愛情不期而至。
陳柏青和陳靜兩個強迫症怪胎,引證了愛情不期而至。

當我們遇到愛情時,相信都會覺得終於找到了世上最懂自己的人,會在對方身上看見自己也有的共同特質。即使我們不如男女主角般患強迫症,也會有「同病相憐」的感覺,因為互相理解而愛上對方。

《怪胎》敘述患強迫症(OCD)的男子陳柏青,遇到了一個一樣患強迫症的女子陳靜,一拍即合,不久便同居。
《怪胎》敘述患強迫症(OCD)的男子陳柏青,遇到了一個一樣患強迫症的女子陳靜,一拍即合,不久便同居。

「愛的時候,所有缺點都是優點;不愛的時候,這一切都成為致命傷。」

強迫症沒有根治的標準方法,要真正「痊愈」,還得靠自己。外人無法參與或提意見,問題只有兩人知。

電影後半,陳柏青的強迫症忽然消失,對一切事物都不再敏感,慢慢地變回一個「普通人」,覺得另一方是怪胎,開始多了爭吵。陳柏青與陳靜之間不再坦誠,失去了聯繫感情的共同點。現實生活中,為何愛情會變質?因為生活習慣改變?因了解而發現對方不如原來想像?有了第三者?愛情變質,理由有千百種,但真正原因只有兩人知道。正如電影中醫生說:「強迫症像一個開關,開關都在自己身上,要開要關也在自己身上。」

甜蜜的關係起了變化,只剩下一方努力維持,而堅守的一方必然受傷。
甜蜜的關係起了變化,只剩下一方努力維持,而堅守的一方必然受傷。

《怪胎》這故事,似乎在告訴我們:其實我們都是陳柏青,是別人眼中的怪胎,踏進了另一個怪胎的世界,相知相愛;我們又像陳靜,曾經失去一個最懂自己的怪胎。我們都無法勉強留住一個人,只希望對方離開自己的世界時能乾脆爽快,不留下一絲痕跡,好讓自己繼續期待下一個怪胎的到來。

「愛的時候,所有缺點都是優點;不愛的時候,這一切都成為致命傷。」《怪胎》
「愛的時候,所有缺點都是優點;不愛的時候,這一切都成為致命傷。」《怪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怪胎》

導演:廖明毅
演員:林柏宏、張少懷、謝欣穎

故事簡介

強迫症,英文學名是「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簡稱OCD。意指不斷強迫自己重複做某些事情,進而達到預期的標準,否則心中會產生強烈的焦慮及不安全感。把東西擺整齊、不斷洗手、一直懷疑瓦斯沒關等⋯⋯ 患有強迫症的人就像中毒的系統,一開機就閃退、再開機還是閃退,讓系統無法正常作業。柏青是OCD患者,有嚴重的潔癖症,行為舉止就是別人眼中的怪胎。遇上了,同樣有著OCD的陳靜。在旁人眼中都是怪胎,於是,怪胎愛上了怪胎。愛情的世界裏,我們都是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