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最後一位獨裁者的逝世:「屠夫」與「賭徒」全斗煥的政治遺產

·4 分鐘文章

韓國前總統全斗煥死了。90歲的他,雖然下半生揹負「殺人魔王」之罵名,晚年卻頗好禮佛,在得不到政府的悼念及國葬安排後,家屬為他置辦了為期五天的佛教式家庭葬禮;而他猝死的11月23日,與33年前他發表聲明退出政壇、歸隱佛門百潭寺的日子,正是同一天。上個月10月26日,他半生的同袍及接班人盧泰愚,也追隨1979年同一天遇刺身亡的總統朴正熙而離世。韓國現代史上這三位軍人總統的結局,似乎是某種冥冥天意的輪迴。其中,全斗煥最具代表性。他對光州事件中自己的角色與責任多番否認並從未道歉,引發的傷痛與撕裂至今困擾着韓國社會;他多次參與人生豪賭,榮華富貴險中求,最後一次在全民抗爭面前卻半推半就,為韓國憲政史留下了總統只任一屆、和平移交政權的先例。

光州屠夫死了 光州苦痛仍在

光州屠夫全斗煥死去的同一天,曾經因他而飽受磨難的光州市上空出現了一道彩虹,當地人紛紛拍照上傳到網上,聲稱這是上天對光州5·18民主化運動(以下簡稱「光州事件」)犧牲者英靈的哀悼和慰藉。不過,有人未必能看到這道彩虹,68歲的李某就是其中之一,因為韓國時間當天下午4時許,他的屍體在光州以南的小城康津郡一座水庫中被發現,警察推定是溺死。據韓國《東亞日報》等媒體報導,現居光州以北的益山市的李某的故鄉正是康津,22日下午家人發現他留下一張遺書後失聯就報警求助。CCTV拍到當晚11時多他駕車經過距事發水庫5公里遠的某路口,警方據此推測,李某於22日晚至23日早晨死亡。

李某在遺書中說,「我會忘記對5·18(加害者)的怨恨和失落。」家屬對警察說,他身體很痛、很累,最近越來越嚴重,一生都活在受傷後遺症的痛苦中。原來,李某是一名光州事件受傷者:當時,大學畢業、服完兵役的他是全羅南道佛教曹溪宗某寺廟的僧侶。 1980年5月18日,他為準備佛誕節活動來到光州,親眼目睹了戒嚴軍的暴行,並留在現場協助護送傷者。三天後,他目睹直升機向市民開槍,自己也在護送傷者途中遭戒嚴軍槍擊,脊椎中彈導致下半身不遂。 他後來說:「身上有20多個子彈碎片」,1996年雖然做手術取出了彈片,但仍然每隔4個小時就要注射一次鎮痛劑。 如果沒有鎮痛劑,就很難入睡。由於這一經歷,他先後於1988年國會光州事件特別調查委員會聽證會、1995年檢方調查光州事件、2019年5月13日光州法院審訊全斗煥時出庭作證。雖然他後來被政府追授為「光州民主化運動有功者」,獲得賠償及醫療、社保等方面的減免優待,但40年來不良於行,還使他患上褥瘡,曾一度去江原道太白山治療後遺症,平時則與夫人合開漫畫店、炸雞店維生。

1980年5月,光州事件,掌握軍權的全斗煥下令以武力鎮壓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的死傷。
1980年5月,光州事件,掌握軍權的全斗煥下令以武力鎮壓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的死傷。

他在遺書中還說,「我早就想好了,如果能忍受苦痛就熬,熬不住就走唄。」其實,如果他自殺未遂而看到網民對其遭遇的新聞評論,恐怕會更加痛不欲生。在韓國最大的門戶網站暨搜索引擎Naver上,網民的留言並非一面倒的同情、悲傷,反而有不少人幸災樂禍地點讚,還有人質疑:「既然李某半身不遂,他是怎麼從益山去170多公里外的康津的?」起初我也有此疑問,後來看到另一家媒體刊登他的生前照片就釋然了:他和另一位女士出庭為光州法院審判全斗煥作證,兩人都坐在電動輪椅上。24日晚,JTBC電視台公開了他的遺書全文、生前治療場面、坐輪椅作證當天受訪的視頻,網上的負評才少了些。另外,檢索1988年多家韓國報紙對國會聽證會的報導得知,他的漢字名叫李光榮(個別亦作「李光英」),當時身份是光州5·18負傷者會副會長,真乃光州之光榮!光州之英雄!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27-opinion-chun-doo-hwan-death/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