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老伯?

精神點擊

     今天接見的新症,是一位七十八歲的婆婆,她與同齡的丈夫同住。兩口子結婚五十多年,沒有子女;兩老依靠少許積蓄和長者生活津貼過活。

     二人進入了會面房後,婆婆顯得煞有介事般要求單獨面談。伯伯也識趣地出到外面等候。婆婆甫開聲,便聲淚俱下。她說打從兩個月前開始,便得悉丈夫在外與不同異性街坊有染,她說雖然未能確定那位是第三者,但從丈夫的眼神可略知一二;並說丈夫平日接到不明來歷的電話,就是最佳佐證。我細聽之下,覺得稀奇,因為她的丈夫只是一名平凡的退休長者,相貌平庸,加上經濟環境不佳, 實在沒有風流的條件!

     隨後單獨見老伯時,他慨嘆妻子無風起浪,疑心大,閒時與她往酒樓用膳,只能低頭進食,目不斜視,不敢多看旁邊的女食客。他每天盡量陪伴在妻子旁,只有早上約二十分鐘時間往屋邨商場買份早餐、報紙,便怱怱返家。豈料妻子就怪責他在這二十分鐘期間與不同女仕風流快活。 

      明顯地,婆婆精神出現了問題,她主要的表癥是嫉妒性妄想 (Delusion Of Jealousy) – 患者深信自己的伴侶對自己不忠。有這種妄想的病人,醫生必定要為他作風險評估 (Risk Assessment),就是檢視他對他人和自己的危險性。一般來說, 若患者的妄想中涉及一個固定的第三者,而這個第三者又是經常與患者碰面的, 危險性便相對提高。若患者心目中並沒有固定的第三者,像在這個個案中,每個女性街坊都是婆婆認為可能的對象,則唯一的危險性便落在老伯身上。 

      其次,我也為婆婆作了認知能力評估。事實上,大約百份之三十的腦退化患者,會出現妄想和幻覺等症狀。不過婆婆相對精靈,記憶、辨向、自理等能力還是絲毫無恙,沒有腦退化的跡象,所以我診斷她患上了妄想症 (Delusional Disorder)。 我安排了婆婆做一次腦掃描,目的是把其他還有的可能性(如腦腫瘤)排除;亦處方了抗精神病藥給她,希望她服藥後妄想得以減輕,甚至消除。妄想症患者病悉感普遍薄弱,暫且不適宜直接指出她的妄想病癥。我只跟她說藥物能為她消除多餘的思想,雜念少了,人也會容易開朗起來。這個避重就輕的解釋,婆婆欣然接受。

       這個個案還有一點有趣的地方,就是當我和老伯獨自面談的時候,他跟我說在四十多年前,他確實曾與一位同鄉的女街坊有個一段曖昧關係。這段關係維持了六個月,最後妻子得知,關係便告結束。想不到四十多年後,婆婆心理上的剌不但未有拔去,反而還長成為一樁樑木!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
精神科專科醫生
趙少寧醫生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