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花園畫展 南生圍彩筆留情

星島日報
香港最後花園畫展 南生圍彩筆留情
香港最後花園畫展 南生圍彩筆留情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今天行街、食飯或旅遊,人人相機不離身,甚至以手機隨處拍,Snapshot主宰生活記事。可畫家朱嘉明帶備的,卻是畫筆和畫布,將眼前所見,一筆一筆繪畫出來。十多年來,他遊走於南生圍荒野間,以寫生方式記錄這個被喻為「香港最後花園」的面貌。文:Karen 圖:蔡建新、受訪者提供

都市人乏作畫耐性

戶外寫生與出外影沙龍同樣「大陣仗」,作畫工具多多,而且閒閒地花上數小時,甚至一整天時間繪畫,在現今講求效率的香港社會,以畫畫記錄大自然景色,看似是很奢侈的行為。在擠滿踏單車友和影婚紗照者的南生圍,可找到寫生常客朱嘉明和他的學生蹤影。「戶外寫生是很辛苦的,要忍受被蚊叮,好天曬落雨淋;攝影只需十分一秒就可『凍結』一個客觀物像世界,但繪畫快極都要數分鐘,甚至數小時,沒有很多人有這份耐性。」朱嘉明續指,攝影和繪畫是兩種不同媒體,參與者在當中所經歷的快樂不盡相同,「我們用畫筆創作,畫所看到的風景是經過內心世界篩選過的,是有感情的,你可以從畫中看到畫家的心態,例如他是開朗樂天,還是抑鬱愁苦。」不過,畫家很多時都要相機幫忙,「我會利用相機拍下景物,在戶外寫生後回家再為畫作調整。照片只作資料參考,不可以跟足相片畫,畫家一定要與景物互通。」

朱嘉明鍾情南生圍風光,十年前已開始來這裏寫生,累積畫作超過一百幅,而在他即將舉行的畫展中,將會展出其中二十幅。「我喜歡這裏近市區,交通方便,有齊大自然美的元素,有高山、樹林、濕地、紅樹林和魚塘等,而且四時景色截然不同,十分豐富。」不過,近年假日南生圍漸見擁擠,朱Sir盡量會在平日前來,「我通常一星期來一次,但有時太忙可能一個月才會來,有時要遷就學生時間,也可能會假日前來。」對於有發展商計畫發展南生圍,他無奈地說:「我當然希望這裏的風景可以長存,但這個世上所以東西都會有消失的一天,我們唯有在它消失之前好好保護、欣賞和記錄。」

■戶外寫生工具多,這個歐洲式畫架已伴隨朱Sir二十年,是很典型的設計。

朱嘉明

全職繪畫老師,1988年起出任香港藝術中心課程導師;1999年開設朱嘉明畫室。熱愛行山,最愛畫大自然景色。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