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中槍老師楊子俊:命運給我開了頭,我就得這樣走下去

特約撰稿人 李安林 發自香港
端傳媒

金鐘那一槍之前,楊子俊是那種審慎得會在寄出求職信到學校前,逐個社交媒體帖文去檢查,手動存封那些自覺政治立場太鮮明的文字的人。那還是幾年前,香港教育界的氣氛尚未有今日這樣緊張。但當時還是二十來歲的楊子俊,已經知道進入學校,政治立場還是低調為妙的潛規則。況且,他教的是最容易被罵「洗腦」的高中通識科。

那一槍之後,楊子俊中槍右眼視力只餘約5%,那是失明的狀態,是大大的不幸;同時,事情的後續,也讓他觸犯了所有教育界的紅線:眼睛重創報,他成了運動中一個知名人物,中槍之後被警方控以暴動。老師最怕被點名點相,楊子俊的知名度,卻讓他成為很負面的「暴動老師/仇警老師」或很有勇氣的「逆權老師」。每一次的報導都會把他的名字和學校綑綁一起,而沒有一間香港學校,希望與「暴動」扯上了關係,何況那是老師?

事情發生急速,都不由得他審慎籌謀。但楊子俊說,「洗濕左個頭,時也命也,成了半個公眾人物。如我不亮相、發聲,其他老師更加不會。」今年一月,他甚至亮相教協「對抗白色恐怖集會」,在台上說老師要有政治立場,當一個有血有肉的老師。2019學年,他仍然是一個全職老師,踩盡教育界的紅線和地雷的楊子俊。在香港,盡責好老師可以同時是敢言公民嗎?

楊子俊: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畢業,入職香港名校女拔萃書院任教通識科約四年。去年反修例運動中,6月12日曾於金鐘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楊子俊疑遭警方橡膠子彈擊中右眼,流血及視力受損,其後證實右眼視力只餘5%。楊子俊回想當日,質疑現場「速龍小隊」未有展示編號及委任證屬違憲,就此提出司法覆核。

2019年6月12日,大批香港市民佔領金鐘立法會和政府總部附近的街道。
2019年6月12日,大批香港市民佔領金鐘立法會和政府總部附近的街道。

「始終通識科是要為學生舖陳不同觀點。我居然若無其事說明警察在執法時候的一些理念,談談執法者使用較高武力的合理性。」

黑色幽默:上課要為警察辯護

運動爆發之後,楊子俊留意到學生稍有轉變。他教的是精英名校,學生是香港最標青的一群,放眼世界,畢業後許多都到本地或外國最頂尖大學升學——他們往往關心美國大選多於區區香港的事。但經過撼動整個社會的社運後,他發現,這批學生都開始會關心本地事了。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612-culture-yang-tze-jun-hk-teacher-shot-by-popo/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