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臨危受命

陳雲
·專欄作家

唐英年之無恥,令香港人大吃一驚,家財萬貫,卻處心積慮挖地窖,騙政府、騙市民,就為了節省一點補地價的臭錢,可謂富而驕縱、富而無恥。香港很多人原本認為此君是蠢人,頂多是個風流酒客,不堪中共重託,只是個兒皇帝,不會過分作惡,他上台倒可以舒緩暴政,然而地窖僭建一事,令普通人對他的好感一筆勾銷。此人貪得無厭,剛愎自用,其愚不及前特首董建華,其毒卻遠遠過之,故此絕不能容許他當選。

中共崩潰在即,香港情勢之混亂,前所未見,我不得不說明一下,香港的領袖人選,該是如何。反共歸反共,我對中共的態度是務實的,只要他們聰明對待香港,願意給予香港人一國兩制和自治權,我不介意他們會否容許中國民主,那是大陸人自己的事。臨危受命的曾鈺成,是個對自己和對國家真誠的人,這是他給我的觀感。真正愛中國的人,也必定會支持一國兩制和愛護香港、珍惜香港,不會放任中共和大陸人胡作非為。與他有數面之緣,也從旁人得知,曾鈺成本性謙厚,也聰明睿智。當然,其才力能否勝任特首,就不得而知。

中國面臨動盪,香港也入亂局,需要一位北京政府和香港人都認為靠得住的人,多過一個貌似能幹而靠不住的其他參選者。至於葉劉淑儀之類,純是趁亂哄搶,投機取巧。 何俊仁則擺出一副必敗格局,參選而無心求勝,形同侍妾,令人納悶。

過去十幾年,共產黨一直用商界(董建華、唐英年)和英國公務員(曾蔭權)來做橫手,不時派員南下,指指點點,令特首處處要仰仗北京面色,不惜獻媚以取信於北京,也被其他財閥上北京告狀欺負,於是特首只好加倍表忠,採用各種親共措施,令香港的一國兩制受損。曾鈺成上台或梁振英上台,就是中共不能再借用黑手、借助代理人來做壞事,特首做壞事,會入中共的帳目,做了好事,保衛香港利益,市民卻視為職責所在,不一定是北京授命。曾鈺成是民建聯創黨主席,他直接上場,就將共產黨的榮譽押注在特首的位置上。

中共正進入四分五裂的時期,香港則未能雙普選,未能決定自己命運,香港特首選舉的亂局,也是中國政治亂局的反照,在民主政治來到香港之前,我們民間需要極為頑強的鬥志,不惜以玉石俱焚的決心,要挾中共,使其不敢胡來,也要用務實智慧與中共周旋,在困局中保證香港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