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故事】不懂法文、移居法國會發生甚麼事?

·6 分鐘文章

「歧視嚴唔嚴重?」、「邊區治安最差?」、「邊區租樓買樓最抵?」,早上一睜開眼,手機炸滿了一堆短訊。

移民潮起,BNO 平權有望,英國自然成為熱烈談論的移居目標,法國向來風評稱不上是最宜居的國家,傳說法國人傲慢、不肖跟你講英文、扒手橫行、歧視嚴重⋯⋯法國尤其是巴黎遊玩可以,移民的話可能是很多人的黑名單,面對這些移居問題,每次回道:「你打算移居法國嗎?」,十居其九是「問定先」。

移民、旅遊和讀書完全是三回事,「問定先」當然沒有問題,但若要「一文法國衣食住行」,我沒有能耐也不能苟同,100個人形容法國,會有100種答案,作為法文只有 BB 班 A1 程度的單身女子,移居了巴黎一年,我的答案是:巴黎是一席光鮮亮麗的流動饗宴,也可以是現代版 Les Misérables 悲慘世界。每日專注避開地上的狗屎、坐在偶然傳著尿騷味的地鐵,當所有感覺開始幻滅時,走上地面隨意走兩步又是美麗盧森堡公園,呼吸著香港找不到的慢活空氣時,突然又覺得這個城市可愛起來。

搬去巴黎這個計劃斷斷續續大概準備了兩年,除了找學校搞簽證,不諳法文在巴黎找工作難過登天,自己又不想坐食山崩燒錢人生,唯有用自己在傳媒工作的經驗儲自由撰稿工作,剛好前上司在香港引入了一本法國雜誌,順利成章成了駐巴黎的特約編輯,就這樣開始半工讀的移居生活。

Do you speak English?

初來乍到,法文又未講得成,最多人問道:「有無被人歧視?」這個問題,大概就跟「香港人會不會歧視人?」一樣廣義,老實說香港也有不少人戴有色眼鏡看非洲、南亞裔人士,自己去到歐洲,又有沒有見到黑人、亞拉伯人等,即時以膚色認定對方是壞人?

歧視的腦殘無國界之分,但在法國語言隔膜下更易曲解深化為歧視,法國人真的會歧視你講英文嗎?曾有一位法國朋友跟我說:「法國人不講英文,一是害羞說得不流利;二是要面子不想獻醜。」而事實上,去到非英語系國家奉旨地要別人跟你講英文,難免會遇上被人黑面。

除了Bonjour/Bonsoir,禮貌地問句“Parlez-vous anglais?”(Do you speak English?),大概是我在巴黎說得最多的說話,大部分法國人聽了後亦願意說英文,有些更會不好意思地道歉說講到不夠流利,將心比己,若一個操普通話人士招呼都沒有打個,劈頭一句大條道理問你識講國語與否?你也很可能反一個白眼,要得到別人尊重,請先尊重對方文化。

是歧視,還是玻璃心

在法國真的兜口兜面攻擊我是亞洲人的,只試過是一次,而對方是一個精神失常的流浪漢,當然,人生總有黑仔時,試過幾次不禮貌對待,與其說歧視,也可以說是一種刻板印象,亞洲人在法國人眼中普遍印象是安靜、逆來順受的一群,對於教育著重辦論精神、偏向自信強勢的法國人有時會有吃虧的地方。

有次電話卡出現問題,剛到埗女店員二話不說教訓式質問:「是不是你沒有看清楚說明?」,態度強硬得連我心裡也開始懷疑自己蠢,但,在異國你不相信自己還有誰相信?即時比對方更堅定100倍地說:「我有,是你們的電話卡有問題。」女店員態度突然180度轉變,軟化起來開始幫手解決,若玻璃心一點,你可以覺得對方歧視你,但之後入店的法國客人,一樣受到相同的冷淡待遇,讓我想起一位在法國職場打滾多年的朋友說過:法國人就算跟法國人相處,也是一場意志的對抗。

比起英國人的婉轉,法國人的直接可以說是rude,也可以說是甚麼也擺上面,有次我跟法文學校一位職員詢問收不到某個重要email,爭論到面紅耳赤差點反枱,終於講清楚後,對方第二天又快樂地跟我談天說地,不是說你要隨時戰鬥格,當遇到不公平的事,不卑不亢為自己爭取權益,在法國會得到更多的尊重。

首要求生技能是⋯⋯

獨自一人面對陌生的語言、不熟悉的世界,學好法文是融入社會的關鍵,而在還未學成之前,練習與「孤獨」共存就是更重要的求生技能,坦然面對你未融入這個新世界,在香港很可能上班、回家、放假習慣人來人往,一個人好像變成了格格不入,然而法國是一個很重視「個人主義」地方,結婚三十年的夫婦維持財政獨立、甚至分開生活的大有人在。

科技發達,不論何地在社群都不難找到同鄉圍爐取暖,但別忘了問問自己為甚麼要出走?哪裏有光,哪裏就有陰影,再五光十色的城市,也有一片蟄伏在角落的陰暗面。若目標是以香港人精明不輸蝕的心態,在法蘭西尋找小香港,除了能在13區China Town找到點亞洲菜,最後的結果可能會令你失望。

移居絕對需要資料搜集、聽聽case study,但沒有一套必勝攻略,因為除了你自己,沒有人能代寫你的人生。

撰文: Elly Lai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出走故事 #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