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之後】庶民擊敗政治貴族 27歲陳梓維:非精英才能從政

【區選之後】庶民擊敗政治貴族 27歲陳梓維:非精英才能從政
【區選之後】庶民擊敗政治貴族 27歲陳梓維:非精英才能從政

「唔一定要好靚仔,但要整齊、整潔、新氣象。佢喺電台鏡頭前不擅辭令,真係搵人執一執!」一位街坊走來毫不留情對陳梓維評頭品足,他則在一旁點頭附和。

這位在街坊口中不擅辭令、外型「輸蝕」的年青人,正是當下政壇紅人。他打敗了油尖旺區議會主席、民建聯副秘書長葉傲冬,二十為多年來,民主派首度奪得佐敦南議席。當選後,他從外表、資歷、出身,都引起網上熱議,更有人譏諷:「見到佢選到,早知我都去選喇。」

「我出來選,係想打破呢個制度,唔一定係精英先能夠從政,縱使你以前成績有幾失敗都好,只要你有決心出來從政,有信心做到好,都有機會出來。」內斂的陳梓維突然主動堅定的說。

攝影:高仲明

一夜走紅 選舉後訪問不絕

區議會選舉後,陳梓維那張手寫政綱突然被網民翻出,引起港台熱議,一夜走紅。他還記得當選那刻,他的面書專頁只有個174個讚好,半個月後,他便躍升Google香港熱爆本年度話題人物頭十位。本地與國際媒體包括法新社、BBC等,爭相訪問他。現在他每天有兩三個訪問,行程爆滿,異常忙碌。「做唔到好多謝票活動,集中都係訪問多。」

訪問當天,陳梓維遲到了半小時。他解釋是從九龍塘電台接受訪問後趕來時塞車。選舉前未曾接受過訪問的平凡人,走紅後是否習慣? 「都冇話慣唔慣嘅。」但坦言不敢相約在早上訪問,因為「真係起唔到身」。「(訪問)準備就唔使準備……但訪問要時間,時間性要控制得好。」

不懂官腔 仍在適應說話談吐

陳梓維語速緩慢,訪問期間每每一句起、兩句止。例如,當他說自己主打基層形象,卻在選舉中期才知悉原來佐敦南區有不少中產時,「老一輩街坊其實閒閒地都有兩三層樓揸住……呃,但係又好似……我又廢事講啲衰嘢咁。」「因為……因為……因為……我冇理由講話……呃……班街坊唔願意使錢,唔可以咁講嫁嘛。」 

「我上次睇電台訪問佢,佢講得好差!」在佐敦美食廣場訪問時,有街坊主動搭話,苦口婆心提點陳梓維,望他改進。陳梓維說,他不會主動包裝自己,如非義工要求,他不會穿恤衫做訪問、見街坊,因為他不相信西裝骨骨才是實是實事。但對於說話談吐,他承認仍在適應中。「點解我有咁多咦咦誒誒呢……其實我諗緊點樣答,點樣答得大體啲。但係我又唔會特別刻意隱瞞啲嘢……總之你問到,我答出來九成都係。」

憑手寫政綱意外爆紅

今屆區議會選舉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勢力全面翻盤,在投票率創新高下,雖然兩者得票維持四六比,但非建制派大比數嬴得388席,而建制派只有59席。陳梓維是其中一位勝出的民主派素人,他參選佐敦南區,最終取得1,516票,以65票之差,擊敗盤踞該區11年的油尖旺區議會主席葉傲冬。

葉傲冬是民建聯副秘書長,擁有高學歷,出身政治世家。父親是首屆民選區議員、民建聯創黨成員葉國忠,伯父是港區人大代表、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而陳梓維只是一個中五畢業、落區不足一年的社區幹事。

落差還見於那張讓陳梓維成名的手寫政綱,「一個西裝,一個波衫;一個有學歷,一個中五畢業;一個寫『陪伴我一起成長、一起變遷』,一個寫得好虛,重點關心831呢件事。」他解釋自己趕於提名截止前兩天才遞表參選,因不懂Photoshop等軟件,才會手寫政綱。「佢係要較啱啱好標準大細,咁我倒不如手寫啦,仲快。」至於著波衫拍證件相,他解釋:「呢個look係因為我套衫洗咗,冇衫先著呢套。」說著說著,他略帶尷尬的承認是處理較為「忟水」,「係有少少急」。而一切一切原因是他根本沒有資源,「因為得我一個人處理,所以……」他以苦笑作結。

不滿建制議員冇原則 零資源參選

陳梓維出身基層,沒有社運及政黨背景,他說自己在佐敦區沒有人認識,報名前一個義工都沒有。無人無物還堅決參選,全因葉傲冬的一句話。六月反修例運動爆發,一百萬人及二百萬人上街遊行後,陳梓維在一次同場早站上,單人匹馬走到被義工包圍的葉傲冬面前質問他,希望他認真了解街坊意見:「民意上有咁大迴響,你係咪真係要落區做諮詢?」 惟葉傲冬只回應:「叫我睇返佢政黨(民建聯)立場,等於佢嘅立場。」然後再沒有理會這位年青人。

陳梓維認為對方態度有點囂張、過火,沒有真正盡區議員的責任,「因為區議員只係一個代議士,其實真正需要係聆聽街坊訴求。因為區議員係居民發聲,唔係為政黨發聲。」於是,他就因為葉傲冬這一句,一時之氣下參選,「真係心口掛住個勇字。」

「今次選舉452個區,全部都有人參加,我知道義工一定會短缺,所以我唔會招義工幫手,我知道其他區仲有需要過我,所以自己一個默默去做。」最終他在鄰區候選人擺街站嗌咪協助下,收集足夠提名入閘。

入閘後,他因要上班賺生活費,一星期只有空檔擺一次街站。他甚至連由當局印發或資助的「候選人簡介」及免付郵資郵件都沒有時間處理,錯失宣傳機會,「因為我搵唔到時間搞,所以索性就……」直至有當區選民收到他的手寫政綱,有感大事不妙,主動聯絡他仗義幫忙,才漸漸組成十多人的核心選舉義工團隊,推出較為完整的文宣。有義工支持,他才決定辭職全力參選。

不合格的社區幹事 能否成合格的區議員?

與對手相比,他坦言自己「樣樣嘢都唔合格」。「我係街站最少,活動最少,甚至出現係最少,我都可以選到,我都覺得係神蹟來。」今年一月他以佐敦南社區幹事的名義落區,但他直言半年來,其實沒甚麼作為。「其實冇乜嫁,我都噏唔到⋯⋯」他最常到公園提供棋類予小朋友玩,藉此接觸家長與他們聊天。「最大活動已經係母親節心意卡,但係都好平常,所有社區幹事都一定會做。」在反修例風波下,他不按章出牌終搗破了這個廿年建制老巢。

素人撃敗建制第一大黨,有人說這是「大衛挑戰巨人歌利亞」。陳梓維卻在訪問反覆強調,事前未曾妄想自己會勝出:「其實真係、真係、真係,冇諗過會贏!」他連拉票也不宣傳自己,「記得去投票呀,投返俾民主派同路人呀。」甚至投票日也是抱著「唉應該未必得嫁啦,照做啦」的心態迎戰,直至有愈來愈多人投票,才想自己或許有機會。

他深知勝出全是市民視選舉為「立場之戰」,「今次選舉好明確係『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有絕大部分票係立場票為主。」但亦因此他屢被評擊,對家葉傲冬在選後接受報章專訪時稱,「找個四正的便贏多點,找個公仔便贏少點吧」。陳梓維沉默一會兒說,或許其他民主派同路人出選也有機會贏,但不應在他未上任就先否定他。「你可以話我係唔合格嘅社區幹事,但我區議員都未上任。」

基層出身 政策下的失敗體驗者

「過去區議員俾人印象感覺,永遠由專業人士、專業背景、專業政黨支持,而我係塑造自己係一個……雖然我咩都唔係,我係基層背景出身,但係我願意為大家付出任何一切。」

陳梓維在內地出生,四歲時來港,因為家庭關係,幼稚園、小學、中學都曾轉校,之後成績愈讀愈差,中五會考更只有零分。後來他輾轉讀過毅進、職訓局課程等,成績也是不太理想。他中學未畢業已兼職打工,十年內做過餐飲、地盤、港鐵、電梯維修學徒及便利店。因為與家人關係不好,他在22歲獨自搬出來住劏房,賺錢養活自己與家貓。空餘時間他喜歡做義工,但政治的事他從不理會,「和理非遊行都冇行過。」

他說自己過往是一頭「港豬」,至去年超強颱風山竹始喚醒「港豬」。颱風襲港過後,他到東平洲做義工,眼見島上居民最年輕已有四十歲,風災後卻沒有得到政府任何援助,深感政府地區施政失誤。「每次打完風之後,香港政府有冇關心過香港市民呢?眼見居民打完風,你都冇主動入去了解幫吓手,係咪有得更加改善呢?」如此,他決定走入社區,在居住的佐敦擔任社區幹事,以貼地方式改善民生,並計劃用十年時間,以自己步伐服務地區。只是一個政治風潮打過來,打亂了他的計劃,被迫加快面對。

「全民議政,街坊自決」

有人認為過去他的經歷是失敗,但陳梓維僅承認自己是弱勢,而非失敗,更相信自己經歷或會是優勢。「因為香港有咁嘅政策,所以導致我嘅失敗,我唔想繼續失敗落去。我想由我……喺呢個政策成長下,我知道有咩政策需要修改,我能夠以我第一身感受話返俾政府聽。」

不論是社區幹事或區議員,他確信一個原則——他是一個「代議士」,「代表街坊喺區議會發聲,唔應該受到政黨或者自己立場影響。」尚有半個月上任,他希望任期內能夠做到「全民議政,街坊自決」,將區議會政策帶到地區討論、投票,再將結果帶回區議會。「依家民意係好強,係因為呢個運動好強大,但我唔想因為大家呢場運動先至出來投票,我想帶動到佢哋無論係下年立法會、再下屆區議會,都可以有個互動形式了解、接觸。」訪問中後段,陳梓維話漸漸說得流利,27歲的他侃侃而談對未來政治生涯的期望和目標。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區議會小白象】大埔年斥十萬元翻兜舊燈飾 黃碧嬌:安裝費為主
【區選之後】政壇明星失根據地 葉傲冬:建制非一面倒落敗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