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與男人破權

專欄作家
三文治

以前的華人男子是可以握手攬肩行街、貼面擁抱、攬頭攬頸、同床共枕、聯床夜話、同撈同煲來顯示親密友誼的。《三國演義》的劉關張三兄弟就是華人低下層男子親密友誼的榜樣,這種有親密的身體感性接觸而締結的生死之交,令到華人低下層男子有莫大的戰鬥力。然而,他們卻不是同性戀。我依然記得當年家父在羅湖海關告別患了肝癌的外公,彼此來個貼面擁抱,雙方久久不放,從此陰陽永隔。(他們兩個都受過共產黨的迫害而互相支援。)

現在,由於同性戀被過分曝光而stigmatize(恐懼蒙受尷尬和污名而變得滑稽),華人界的同性戀合法化更加將正常的「同志」這個男人之間的戰友名稱污名化,現在的華人男人失去了表達同志感情的這種自由,只有女人才有閨房密友。於是,女人之間的友誼遠比男人之間的友誼來得團結。人類不能單打獨鬥的,必須團結、互相支援才有鬥志,現在華人族群裡面有女勝於男的現象,陰盛而陽衰,這就是西方人用同性戀話題來攻打華人的武器。

「同志」來自古文,一同上陣的戰友稱之為「同袍」,在戰場可以交換衣服穿着,所謂「同袍則同志」。男人之間可以為對方殉命者,稱之為同志,這是國民黨、共產黨以前用同志這個古文詞語來稱呼戰友的原因。孫中山先生的〈總理遺囑〉有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現在,同志這個嚴肅的男人之間的英雄氣概的詞,男人之間的沙場浪漫主義的詞,變成戲謔的詞,陽剛氣之被文化左翼謀殺了。

這是文化戰爭來的。西方的deep state用左膠的社福界和左膠學者推動的同性戀的過分曝光化(over exposure of homosexuality),是將同性戀做了錯誤的stigmatization,之後破壞低下層男人之間的團結及鬥爭精神。直接的效果,是瓦解了由戰鬥男人組成的工會運動。資本家面對的不再是fighting men與紅旗,而是gay couples和彩虹旗。

-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