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記者會主席:個別機構如獲頒多個人權新聞獎項 或被視作支持違法行為 認《立場》停運後曾與外交部飲茶

瑞凱德(圖右)接受劉慧卿訪問。OurTV《議會內外》YouTube 截圖
瑞凱德(圖右)接受劉慧卿訪問。OurTV《議會內外》YouTube 截圖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早前指為免「無意中觸犯法律」而宣布停頒「人權新聞獎」,其後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 Walter Cronkite 新聞及傳播學院表示會在 2023 年起接辦。剛在上月連任 FCC 主席的瑞凱德(Keith Richburg)昨日(6 日)在網台 OurTV 節目《議會內外》表示,剛過去一屆的人權新聞獎,獲得的中文參賽作品和媒體都相當少,他又不點名指被控煽動罪的《立場新聞》最終或獲得 9 個獎項,除了會損害人權新聞獎的公正性,亦可能會被視為支持違法行動,董事會認為有法律風險,決定停頒獎項,而他亦指事後發現一名中文作品的評審原來亦因《立場新聞》案被捕。瑞凱德又說,在《立場新聞》停運後,外交部駐港公署曾經邀請他到公署辦公室飲茶見面,不過他表示在停頒獎項前,無跟公署見面匯報。然而,《明報》收到多個消息指,瑞凱德在宣布停頒獎項前曾致電公署。

國際特赦組織曾建議繼續出資 FCC 擔心被指勾結外國勢力而拒絕

瑞凱德在節目向主持人劉慧卿表示,在去年 9 月左右,過往協辦人權新聞獎的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不再參與人權新聞獎的工作,他們之後又宣布了撤出香港。國際特赦組織其後表示願意繼續出資支持人權新聞獎,但是瑞凱德就指這樣有被指「勾結外國勢力」的嫌疑,拒絕了這個建議。至於以往負責人權新聞獎行政工作的中文大學亦向 FCC 表示,不再參與工作。瑞凱德指,他在此階段都跟董事會指,FCC 已經主辦了人權新聞獎 25 年,不如就將活動停辦並交給其他海外機構接辦,又或者多辦一年,最後經過董事會討論後,決定多辦一年,去年 12 月亦如常接受報名和開始評審工作。

中文參賽作品數量少 稱個別機構獲多獎項將損公正性

瑞凱德隨後表示,發現此屆人權新聞獎不論是報名作品和媒體數目都有減少,他形容英文媒體和作品的數量還好,但中文部分確實有明顯減少,當中香港電台沒有參加,蘋果日報又因為停運無法參加,然後瑞凱德就不點名指有幾間中文媒體提交了大量作品參賽(submitted a lot),意味著有媒體可能會拿到很多獎項。之後瑞凱德就指,有一日他收到負責活動行政工作的人士通知,會有一間媒體機構獲得 9 個獎項。瑞凱德在節目指這樣並不好,「第一,我們收不夠參賽作品,而讓一間機構贏這樣多獎項,這樣會損害獎項的公正性;第二,那間媒體機構已經停運,而且涉及一宗罪案,(如果我們繼續頒獎)就似乎是支持犯罪活動。」

“Number one, it hurts the integrity of the award, to have one outlet winning so many, and that was because we didn’t have enough entries, and number two, that specific outlet has been shut down and accused of a crime, it might look like we’re gonna we’re supporting the criminal activity for which they have been shut down.”

之後劉慧卿問瑞凱德,上述是否你獲得的法律意見?瑞凱德就回應指,「這是我的意見,就此我們不需要法律意見。」(That was my advice, we don't need legal advice on that.)瑞凱德並指他後來留意到,一名本身處理中文獎的評審亦在上述案件因煽動罪被捕,他形容事件對於 FCC 來說是一場「完美風暴」來襲(this is like a perfect storm coming at us right here)。

瑞凱德指,後來 FCC 內部仍然對是否繼續頒獎有爭議,提出的不同方案包括只頒英文獎不頒中文獎,又或者照樣頒獎但架設空櫈給無法親身領獎的機構和人士,而董事會最後決定停辦(suspend)獎項。瑞凱德在節目中指,他都希望能夠頒到人權新聞獎,「但這真的會將我和 FCC 置於一些法律風險當中」。劉慧卿追問是甚麼法律風險,瑞凱德就回應「被指支持、煽惑、鼓勵煽動行為,我本人很可能會被捕、FCC 會被調查」,甚至 FCC 會被凍結資產,這樣就無辦法為會所交租,為 FCC 工作的員工和服務承包者又會收不到薪金。他又補充,本來想邀請一些人士作為評審,但該些人士都表示不想有機會被人認出,因而拒絕做評審,「我並不是說這些事一定會發生,但確實是有如此風險」。

明言不想坐監 指要求企硬人士非最終風險承擔者

瑞凱德明言,自己未準備好坐監,亦不想坐監,同時亦不想 FCC 的員工失去工作,又說如果繼續頒獎,「可能我之後都會在朝早 6 點鐘被人敲門(拘捕)」。瑞凱德並且說,FCC 董事會 16 名成員當中,15 人都表示要停頒獎項,剩下 1 人反對並決定辭去董事職位,他對此表示尊重;他同時指,聽到不少人都叫他企硬繼續頒獎,但他指這些人都不在董事會當中,又指他們都不會被捕,因為最終承受風險的人是董事會成員,坦言 FCC 會內新聞自由委員會的立場,並不能必然作為董事會的最終決定,否則就顯得有些奇怪(kind of weird)。

《立場》停運後獲外交部駐港公署邀請飲茶見面

有指瑞凱德有跟外交部駐港公署聯絡,瑞凱德在節目中解釋,在《立場新聞》停運後,外交部駐港公署曾經邀請他到公署辦公室飲茶見面,他有應邀出席。瑞凱德指自己跟不同人士見面是他作為 FCC 主席的職責,而 FCC 不屬於任何政治陣營,他樂於與任何組織見面,但對於他跟外交部駐港公署見面的內容,他就表示不便公開,指跟人權新聞獎無關。瑞凱德又說,在停頒獎項前,無跟公署見面匯報。然而在早前,《明報》曾收到多個消息指,瑞凱德在宣布停頒獎項前曾致電公署

瑞凱德又在節目中表示,FCC 中環會址租約明年 1 月屆滿,現時已經向政府申請續約,希望可以續租 7 年,他指 FCC 中環會址現時月租 60 萬,在疫情期間關閉酒吧失去收入,但都沒解僱職員,之前又花了過百萬裝修會址,搬遷又費時,希望能夠批准續期。

稱香港仍能瀏覽各種資訊 指港新聞自由已死太悲觀

對於 FCC 如何捍衛新聞自由,瑞凱德表示如果遇到新聞自由受威脅,或預視即將受威脅,協會都會發聲,正如在「假資訊」立法議題,協會都有發出聲明。對於本港的新聞自由情況,他不同意香港的新聞自由已經終結,指現時仍有不少新聞工作者努力報道,本港亦能看到各式各樣的資訊,例如世衞批評中國清零政策,在香港仍然可以報道,這些在中國都不容許。他又指在越南,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都有記者被殺,但香港未見這個情況,如果指香港新聞自由已死就是過份悲觀。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