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何超儀Josie Ho|逐夢途上 生命中的夢想與熱情

不唱大眾情歌而當上搖滾歌手,成為演員後演繹不同另類角色,何超儀(Josie)多年來能夠忠於自我,許多人或會歸因於其家族背景,而往往忽略了能夠讓一個人長年累月地堅持下去的,唯有背後的熱情和毅力,因為追夢過程中從來不只有滿足與快樂,還有壓力以至焦慮。從香港闖到荷李活,從幕前走到幕後,Josie 一直在尋覓更深層的意義、更遠大的目標。 [caption id="attachment_152049" align="aligncenter" width="500"]

MARIE CLAIRE 何超儀訪問
MARIE CLAIRE 何超儀訪問

珠片繡花連身裙
黑色漆皮高踭鞋
Both from Valentino[/caption]

凡事都要樂在其中

20 多年前,Josie 已憑港產片《紫雨風暴》角逐意大利烏甸尼遠東電影節最佳女配角,今年她憑藉自己有份參演及製作的音樂紀錄片《尋找極致的喜悅:火與冰》(Finding Bliss: Fire and Ice)導演版,再度出席此國際電影節,她分享道:「康城、威尼斯、柏林電影節我都去過,那些電影節規模太大,我想去談合作,但即使約到相關人士談 40 分鐘,他們之後仍可能會忘了你。烏甸尼遠東電影節則有個好處,就是氣氛 很 cozy,不會邀請太多人,大家每天吃飯、去玩、看電影,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導演、監製和評委。」她的電影被安排在早上放映,大會建議他們在開場前不要以傳統問答方式來作介紹,「今次幸好邀請了詹瑞文一起出席,他上台跟觀眾玩互動遊戲,連大會主席也上台被玩,然後感染到台下觀眾也一起玩。」她猜想,如果當時舉行了沉悶的問答環節,觀眾們可能會提早離場,相反玩完遊戲後卻能以另一角度去欣賞電影,結果完場時全場站立拍手。

若果我們不能接受自己有多愚蠢,便不能接受自己有多厲害。

Josie 聊起拍攝這部紀錄片的契機,是熱衷學習的她曾到詹瑞文的戲劇學校,隨法國著名小丑 兼戲劇大師 Philippe Gaulier學演戲,詹瑞文是其嫡系弟子,荷里活女星 Emma Thompson和Helena Bonham Carter 等都曾是其學生。「我之前沒有上過喜劇課程,在連續兩周朝九晚五的課堂期間,來自各行各業的同學和我都有示範表演,我全程不斷笑,笑到牙鉸痛,也收獲了許多知識和正力量。」 她指課程透過遊戲,教學生演戲甚至做人,鼓勵他們無論做任何事情都要樂在其中,令她發現快樂無法依靠外力,只能向內尋求,「課程理論很簡單,就是若果我們不能接受自己有多愚蠢,便不能接受自己有多厲害。老師給我很多啟發,讓我知道要先令自己開心,才可以感染別人開心。後來我見到社會變化,十個人有九個半都說自己不快樂,我可以做甚麼呢?我想推動別人去珍惜 simplepleasure。」於是她構思拍攝《尋找極致的喜悅:火與冰》一片,「現在要開拍《維多利亞壹號》(Josie 主演及聯合監製、2010 年以香港樓市為題材的黑色幽默恐怖片)比較困難,因為那不是主旋律,現在的人那麼不開心,未來的主旋律必然是要令大家 mentally recover。」 [caption id="attachment_152050" align="aligncenter" width="320"]

MARIE CLAIRE 何超儀訪問
MARIE CLAIRE 何超儀訪問

螢光綠色毛毛大褸
黑色樽領上衣
黑色牛仔褲
黑色皮革 over knee boots
All from Balenciaga[/caption] 她選了冰島進行拍攝,原因是當地長年冰天雪地,曾有不少人患上抑鬱,後來卻成為全球快樂指數最高的國家,吸引她去了解箇中因由。詹瑞文和 Josie 率領 The Uni Boys、MC 仁、秋紅主音 Jan Lo 等香港音樂人遠赴冰島,透過表演遊戲課程認識自己,尋求快樂,並把過程拍攝成紀錄片。 其中壓軸拍攝的是一場中西文化交流的表演,由香港樂手與冰島樂手合奏電影《黃飛鴻》主題曲《男兒當自強》,「冰島人唱歌和玩樂器都很出色,隨便一個路人經過都能跟我們一起又彈又唱,我們又邀請了當地一位男歌手和其 rapper 朋友一起來 mega jam。有次我去到一座教堂,見到一對姊弟在表演,我被姊姊如天籟之音的歌聲迷住,於是邀請她加入,她告訴我有一首冰島民謠跟《男兒當自強》很配合,所有冰島人都懂得唱,結果整個演出的氣氛都很『壯志驕陽』!冰島是一個小地方,大家都互相認識,最後連當地電視台都來採訪,還形容我是香港 Björk,」她謙虛地說:「我回應說多謝,厲害的只是我的樂手而已。 [caption id="attachment_152051" align="aligncenter" width="320"]

MARIE CLAIRE 何超儀訪問
MARIE CLAIRE 何超儀訪問

Fendace Bomber 外套 Fendi[/caption]

盡本份讓人無可挑剔

在拍攝《尋找極致的喜悅:火與冰》之前,Josie 已嘗試把 Philippe Gaulier 提倡的「反方法演技」應用於其他演出。「我之前學習的是方法演技,雖然未至於像某些演員那麼極端,不能抽離角色,但是被一個框架框著會演得很辛苦,而反方法演技則是玩即興,對我來說比較容易,像多學了一套拳法。大部分導演都喜歡方法演技,想演員更加投入,可是我不太贊成,因為我沒理由要享受被折磨。」 自 1994 年演出首部電影至今,她曾演過不同類型的作品,她說現時每次演出都會為自己賦予任務,「例如我想透過《全力扣殺》去推動當年備受忽略的羽毛球運動,今次的紀錄片則想傳播喜悅,是否拍得很好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出發點。」談到她近年參演了不少外國電影,從獨立製作的《Habit》以至與金球獎影帝 Jonathan Rhys Meyers 合作的《Edge of the World》,她說西方與香港的拍攝方式必然有所差異,「去荷里活演戲讓我上了一課,我欣賞西方的規矩,也欣賞香港的效率。在美國,演員想移動一下旁邊的椅子,工作人員也可能要打電話問過保險公司,但在香港,轉眼已拍完那個鏡頭了。」

去荷里活演戲讓我上了一課,我欣賞西方的規矩,也欣賞香港的效率。

見識過不同地方的工作模式,她希望將來能有更多機會跟不同國家的班底合作,並製作出結合各地優點的作品。去年她邀得曾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的 Mike Figgis,執導她投資及主演的懸疑驚悚電影《Mother Tongue》,故事本身雖設定在美國加州,但她堅持移師來港搭景拍攝,為本地同業增加就業機會,同時向外國展示香港電影界的實力,片中她更首度一人分飾兩角挑戰演技;此外她又計劃與《這個殺手不太冷》的法國名導 Luc Besson 合作拍攝動作電影,她將會兼任女主角及監製。 [caption id="attachment_152052" align="aligncenter" width="320"]

格紋西裝外套
白色背心
黑色恤衫
黑色絲絨煲呔
格紋西褲
All from Gucci[/caption] 作為華人演員,即使經驗甚豐,參與外國電影時仍要面對不少挑戰,「我曾在一部電影中飾演一位在新加坡生活的廣州天地會女俠,演出其中某場戲時,我因為多次講錯一個英文字,便被要求不如全片改為講廣東話,然而故事發生於1825 年,那時代的廣東話跟現代不同,不是我胡亂翻譯便可以,在我據理力爭下才可以繼續講英文對白。外國班底對亞洲演員欠缺耐性,一見面便會問你是否懂說英文,講錯一句對白他們便會問監製為何要用這個演員。」情商甚高的 Josie 並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別人的質疑反而成為她鞭策自己的動力,「我沒有覺得他們刻意歧視,如果今天請來一個白人來講廣東話,我也可能會懷疑他的能力。所以我會盡力做好本份,背好台詞,讓人無可挑剔。 她提到合作班底的重要性,「許多導演和監製都會選擇最當紅的演員,但為何杜琪峰總是找黃秋生、吳鎮宇、張家輝和林雪?原因是他要找一些原本便認識的朋友。許多演員都懂演戲,懂背對白,懂走位,只是不知道他們抱著怎樣的心態來演,有些人可能會跟其他演員暗自較勁。找 A 級演員演出可能令作品更賣座,可是我覺得找一些本身便有默契的朋友來演出,為他們寫一個故事效果更好,更原汁原味。我自問不是那種能帶領別人的一姐,可是我能感染別人跟我一起工作。」 [caption id="attachment_152053" align="aligncenter" width="320"]

Fendace FF Logo 西裝褸
Fendace FF Logo 絲質短褲
Both From Fendi
黑色上衣 Josie's own[/caption]

接受自己的缺陷美

除了電影,歌手出身的Josie 不忘她的歌唱事業,並預告自己正在籌備今年在港舉行的演唱會。比起唱自己的歌曲來宣傳,她打算唱更多別人的歌,為觀眾帶來快樂,「抗疫措施實行了這麼久,大家都很辛苦,容易把小問題發大來看,所以我今次想跟觀眾一起玩,整個概念是開一個派對,我會少唱自己的歌,但我要你來跳舞!」 她的偶像麥當娜年近 64 歲仍在台上勁歌熱舞,問 Josie會否以她為榜樣唱到老、演到老?她說:「我最初的想法是一直做下去,尤其是唱歌,我覺得我可以唱到老,拍攝亦都可以,Vivienne Westwood 便是最佳例子。我不是很愛美的人,我接受自己有缺陷美,也接受別人如何拍攝我,我仍然想多試不同角色。」然而她亦有考慮到自己的外貌和身型會隨年月變化,她擔心或會局限其演出,甚至影響導演和編劇原始的想法,「所以我也想過將來演到某個時候就不演了。當然,也有可能當我年老到某程度的時候,有人邀請我的話我又會答應演出。」

我從來不會去數自己有多少haters,藝人應該要有自信心,即使沒本事也要作出來。

說到外形,Josie 早前成為選美真人騷《肥美人》的評審,她說她在過程中深受感動,「我覺得參賽者已經能夠做到 finding bliss,接受了自己的長處和短處。做人最緊要肯主動行出一步,不用等別人快樂,自己才去笑。我欣賞她們有膽識、有才華,其中一位參賽者天生容易瘀傷,卻能跳鋼管舞,另一位本身有抑鬱,但一唱歌便忘卻一切,她懂得作曲、編曲、填詞、監製,製作了一首很 jazzy的歌叫《Lazy Hazy》。每個人都有心鎖,會介意自己的缺陷,不想讓別人看見,不過就如詹瑞文所講,若果你不接受自己的缺陷,也不能接受自己漂亮,大家要放開些去看自己。」 面對大眾的目光和批評,Josie 作為公眾人物早已習慣,「我從來不會去數自己有多少haters,藝人應該要有自信心,即使沒本事也要作出來。看到留言可以了解自己有甚麼做得不夠好,也要思考是否合理,但沒必要去爭拗。」視野決定人生的方向,Josie 不拘泥於一時的難關、他人的質疑,選擇從內心發掘快樂,同時放眼世界和未來,成就自強不息的自己,繼續向夢想進發。 Photography: Oscar Chik Styling: Carmen Chan Text: Cyris Hung Makeup: Ling Chan @Ling Chan Make Up Hair: Vic Kwan @ii Alchemy Hair & Nail

相關文章:

袁詠儀:「如果可以回到從前,我希望自己會大膽補救,而非逃避。」

9月號專訪人物!男神Jeffrey魏浚笙拍攝幕後花絮片段大公開

《瑪利嘉兒》2月號Anson Kong x Alton Wong封面拍攝幕後花絮公開

Powered by YARP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