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孔尚治 由電影《淪落人》最佳新演員到兒童教育家

·4 分鐘文章

在演員和音樂舞台劇表演者背後,孔尚治還有一個意義非凡的身份──兒童教育家。隻身從菲律賓來港,因電影《淪落人》獲得「最佳新演員」,以為吸引她落地生根的是光環的魅力,卻原來提攜幼童,幫助同鄉,甚至其他有需要的人,才是她留下來的真正目的。 心中有夢就別無借口 孔尚治的一生非凡。土生土長菲律賓人,10歲已醉心音樂舞台劇,兼顧學業的同時也為專業劇團演出,最終憑出色的時間管理取得碩士學位。10年前一次機會來到香港於迪士尼樂園又唱又跳,然後毅然一轉踏進教育界,開設創意藝術教育中心Baumhaus,把夢想分枝擴展,為的不再只是自己,而是社區上有需要的人。

其位處灣仔的教育中心辦得有聲有色,訪問當天,Crisel近乎認得在場每一個小朋友,友善地打招呼後,她席地而坐,開始聊起一路走來的點滴。言語間,Crisel愛笑的個性中不失強悍,對於想做的事情她總是努力不懈,當年隻身遠赴他鄉並能夠於香港屹立多年,不多不少也有賴從小的訓練。「音樂是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自小已立志做歌手,所以當知道可以參加舞台劇時我毫不猶豫,一演就是十多年。那時候的劇團很嚴,完全不當我是小朋友看待,被教導成『唔識就去學,唔舒服也要用盡辦法去演出水準』,那裡不容許有任何借口。」高壓生活對一個10歲的小朋友而言殊不簡單,但Crisel仍然感恩這段經歷成就了今天的自己。只是到了大學,她開始反思是否想永遠當一個表演者。「也許,是時候往其他夢想出發。」Crisel了解自己喜歡挑戰,同時不願離開熱衷的事,便想到把舞台上的經驗帶給別人,希望可以和他們產生連結之餘,亦有助發掘其所長。「我一直想做有關社區發展的工作,亦正正因為出身於最貧窮的地方,回饋社會的想法從沒減退。」所以她和先生創立了Baumhaus。 一個看似尋常、給幼童玩樂的playhouse,背負著的意義任重道遠。當初創辦Baumhaus,首要是為孩子提供一個優良的地方,讓他們透過藝術表達自己,同時讓家長學懂調節自己對孩子的期望,不過於「怪獸」,以免和孩子兩敗俱傷。發展下來,更深層的是希望幫到一班菲傭姐姐。「當初接拍《淪落人》都是為多了解這一群,她們經常被忽略、歧視,但其實菲律賓人有很多別具才華的藝術細胞,我希望能夠發掘她們這一點,所以免費提供不同工作坊讓她們有一技之長,既可以來Baumbaus幫助小朋友,又可以重拾自身價值,甚至得到抒發。」Crisel覺得,要真正幫到社區單靠一己之力不夠,故積極賦權予他人,如教育兒童方面,她特意與不同機構合作,務求訓練出更多專業導師,於香港不同角落幫助有需要的小朋友。「合作的機構有Kids4Kids及融幼社,另外又舉辦『Playdates with a Purpose』協助籌款、定期派老師支援家長及提供免費playgroup,目的都是想基層及少數民族小朋友可以受惠。」 [caption id="attachment_140092" align="alignnone" width="376"]

Crisel自小便喜歡接受挑戰,別人認為她做不到的事,她偏要證明自己可以,在舞台與幼兒教育上的成就可見一斑。[/caption] 那麼Crisel是否已經放棄舞台表演?又不然。早前她便為香港城市室樂團擔綱演唱《音樂劇之夜》,重拾久違了的快樂。把耳熟能詳的歌曲重新演繹,對她來說是挑戰,而且事隔10年再登舞台,說不緊張是騙人,然而當看見席前逾千個臉孔對自己萬般期待,她又彷彿看到10歲時那個無畏無懼、視表演如人生的自己,百般滋味在心頭。一切再沒緊張可言,而只有百分百的享受,於掌聲中思考下一次的表演將是何時…… Text: Daphne Wu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Wardrobe: Alice & Olivia, Jimmy Choo Jewelry: De Beers Jewelry

相關文章:

舞台劇演員楊螢映:「我覺得香港女生像雞蛋。」

專訪海洋探險家Dr. Sylvia Earle 潛入「深海女王」的海底世界

【這份工,女人一樣得!】飛機噴油員Terri:「女性要先考慮自己的能力和體力,不用勉強自己挑戰某種工作。」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