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設計師 Kit Wan,分享許廷鏗《in the round》演唱會造型創作理念

世界上好像沒有人真的能夠預知未來的光景,誰也沒想過去年是本地樂壇盛開的一年,不少歌手紛紛舉行演唱會,成為獨立歌手的許廷鏗(Alfred Hui)亦不例外;早前透過一連兩場《in the round》個唱,與設計師 Kit Wan 合作打造多套具有故事性的舞台服裝,讓我們了解人生並不是單純如一條直線,從起點走到下一個章節,其實只是沒有盡頭的圓形,卻能看到不同面向。 Kit Wan 與《VOGUEHong Kong 讀者分享是次創作理念,如何遊走理性與感性邊緣去展現劇場形式的服裝設計。

Kit Wan 絕對在各方面都擁有雙子座的典型特質。不過純粹只談工作的話,雙子座的反應靈敏、對任何新鮮人事物感到好奇,讓他去年在不同演唱會舞台均能以多樣性設計示人,為觀眾帶來驚喜。有些人認識 Kit Wan,可能是其入行以來的科幻風格太過深入人心;如果細心發現,他慢慢求新求變,近期從 Serrini 的女性韻味、C AllStar 歡愉的雪國造型、per se 的未日意象到這次 Alfred 關於如流水般的情緒起伏設計主題,看起來花心,其實很專一,只不過是花最大的努力去革新。或許這樣說,如果舞台沒有驚喜創意,那就不是真正的演唱會。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有趣的是,查看資料才知道 Alfred 屬於金牛座,理應求安穩而不會貿然走出舒適圈,大概其固執的性格讓他選擇成為一名獨立歌手,看看新作品〈平庸之鬼〉、〈良心發現〉、〈聆聽世界這分鐘〉等等,旁觀者都能知道這才是他醉心分享的曲風與題材。做回自己、遵循個人的心從來不易走,Alfred 決定自己的道路以怎樣的方式行下去,如他在演唱會所言,這不是甚麼一帆風順的事業里程;最後回到自己首個舉行個唱的場地,正正是 in the round 的精神,起點與另一個起點,其實像圓線一樣互相聯繫起來。覺得 Kit Wan 亦有點這樣的命運,從畢業到今天獲得一點點成績,旁人眼中看起來成功,背後辛酸大概只有自己才能明瞭,相信連身邊所謂最親的人都不會理解得到。這一點,成為是次演唱會一個有趣情況:設計師將一種個人正在經歷的情感與舞台主題服裝融合,成為一個別出心裁的 story telling

基於你的私隱偏好設定,此內容無法提供。
如要查看此內容,請在這裡更新你的設定。

談起工作,Kit Wan 近兩年幾乎將所有精力與情感孤注一擲在創作事業上,畢竟他還在年輕搏殺的歲月階段,不上進一點是說不過去的事實。宏觀其事業階段,從初期推出成衣系列、發展藝術裝置到今天打造舞台服裝,相信對他來說已經找到創作上甚麼是最為滿足。訪問當天,正值 Alfred 除夕夜舉行尾場之前的數小時,他衝衝忙忙來到受訪地點分享今次創作想法,證明自己一點都不欲浪費時間,希望用作品來說話之餘,同時透過文字記錄整個設計過程。

Kit Wan 為《in the round》演唱會設計 4 個不同造型,他對 “in the round” 有一點想法,「這個世界的事情不是以一種線性的形式去發生,你以為人生是直線式的延伸,其實是圓形般的行走着。 然而,這個圓形的起點又不是連接在終點 ,當你側看的時候,它會像旋轉中的彈弓於不同周期跳動起來。監制對此形容像水的形態,如液體在不同器皿會展示各種獨有形態,它還會化成蒸氣、雨點、雪……一種千變萬化的自然面貌。」倘若以作品論來說,每一個作品往往投射創作者的想法。2022年,Kit Wan 對人生和各種人事物多了一種領悟,如何管理情緒與時間成為其生活的一大課題, “in the round” 因此可以詮釋成為情緒周期,有它的高低起跌,像花一樣可以盛開枯萎;又猶如談一段短暫的感情,經過熱戀激情、想念、爭執、分開然後又能馬上重新振作,每一個時刻也是附帶一種屬於當時的情感。

基於你的私隱偏好設定,此內容無法提供。
如要查看此內容,請在這裡更新你的設定。
@DAVIDLAIPHOTOGRAPHY
@DAVIDLAIPHOTOGRAPHY

早幾個月在巴黎遇上 Kit Wan,後來他一直跟筆者強調自己的設計是用服裝來說故事,不刻意追求 trendy 效果,想法延伸今次一系列服裝之上。開場的法國官廷風以傳奇歷史人物拿破崙作為靈感,「拿破崙當時帶領法國攻佔歐洲很多地方,好一度氣勢如虹,我想 Alfred opening 以一個 top of the world 的姿態展現一種情緒最高的效果,觀眾會感受其一直以來披荊斬棘的魅力,做每一件事都有 nothing is impossible 的勇猛感覺。我和團隊運用積花的布帶來王室貴族的視覺效果,而一頂 custom-made 禮帽如同一個盾甲,他的聲音就是一把鋒利的劍,互相牽引觀眾情感。但我想說明的,是當一個人去到情緒最高昂的境界,勝利往往會衝昏頭腦 ,一種負面情緒會默默地發芽之中,這是為下一個造型埋下伏筆。」有時候,人去了某個階段,置身某個位置,很自然了解內心想法與別人動機,在熱血與萌生退意之中;利用與被利用之間,一切都會變得過眼雲煙,像拿破崙的一時風光最終在逝世前被流放一刻劃上句號。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至於演唱會的第二個造型,Kit Wan 向一代笑匠 Charlie Chaplin 致敬,「我總覺得 Charlie Chaplin 有點黑色幽默的感覺,在熒幕前盡力娛樂大眾,或許背後有很多鮮為人知而不被理解的辛酸。然後我想到一些主題樂園人偶服裝,覺得二戰後的米奇老鼠彷佛有種獨有的氣息,明明是主題樂園或是卡通片的主角,理應是讓人感到夢幻,但偏偏有種怪異的感覺。對我來說,你得到的東西本應是值得感到滿足,而它偏偏令自己恐懼起來。」這種情緒的矛盾化成服裝,Kit Wan 先用「踢死兔」的 classic  cutting 融入意大利捲毛物料,經過最近擅長的舊化效果來加強舞台感,看起來有點搞笑、有點優雅,情緒無限地放大起來,融入 Alfred 當時唱出〈假面具〉等歌曲之中的氛圍。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如何沉澱負面情緒,正正要將思考的主導權讓給自己的潛意識,對 Kit Wan 來說這階段是一切靜止的畫面;簡單來說,像手機短信結束對話、行走的路人停下腳步不動起來,所有的情感突然結束。他說:「第三個造型想營造水在凝結的效果 Alfred 穿上的西裝有點像融解中的雪山,但有一道「積雲」在膊頭之上,這是用漸變印花的真絲去做,看出來感覺似是自然風景。我們用很多層的真絲按顏色分佈去人手修剪 ,才有層層遞進的效果。」最後一個造型的隱喻自然是「重新」的命題,Kit Wan Alfred 設計一件蟲蛹般的白色羽絨外套,「就是一些自己過去的負擔,最後脫下來會有一種洗盡鉛華的感覺。過去三 part 的造型舞台感很重,所以掉下外套後的連身衣是被較現代感一點,作為一個故事的終節。」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Kit Wan 續言,每次設計舞台劇服裝就好似煙花綻放一樣,璀璨時刻可能只有數分鐘,但背後準備功夫與心血花得特別多,「我事前會不斷與監制、導演、藝人等不同單位,討論演唱會的主軸和理念是甚麼。他們不會巨體要求你設計怎樣類型的服裝,反而我會問他們想展現怎樣的感覺,需要有甚麼情緒,因為觀眾要投入一個表演,除了舞台和歌曲等元素之外,服裝都能夠幫助與他們有一種共鳴的連繫 。下一步,我會聽他們歌曲的 rundown,然後幻想自己在拍戲,set、光影、運鏡是怎樣,最後才會想到以怎樣的服裝去融入腦海中的那個氣氛 。」他這樣說。

筆者對於 Kit Wan 的認識,他是一個理性大過天,做事可以很決絕的人,被問到如何在創作的「情感」與工作的「理性」作出平衡,他聽罷笑了一笑,然後沉思數秒回應:「感性是創作初期的自我折磨,我會任意放大自己思緒 ,盡量投入演唱會的情感。如果剛好遇上自己特別喜歡 dark side 主題,這些暗黑力量會讓我更為投入。有了設計想法之後,我會變得理性起來,嘗試在有限時間與資源實踐構思,當見到自己的作品最後在舞台出現的時候,又會十分感動。我對完成的作品不會太有留戀,因為理性會讓自己如何做下一個更加好的作品。」對事情沒有留戀,這樣的瀟灑,實在令人佩服。

@J.K.FILMSLIMITED
@J.K.FILMSLIMITED

不過瀟灑背後,他還是認真看待每一個創作過程,Kit 謂:「我有一本小簿子,記載很多失敗過或沒有出街的設計,總覺得這些設計想法不 work 只會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關係,保存下來,或許會有天可以再發揮它的價值,讓想法重見天日。」他坦言,作為創作者,自己永遠不會感到滿足,因為一直都是以有限的時間追趕不同 deadline 。「我時常提醒自己,生命不斷在倒數中,於有限的時間一定要做滿意的作品;懂得燃燒自己生命,以多個角度看不同事情 。很奇怪的是,每次做不同 custom-made 的時間點,剛好與我當下的情緒或是心境有關,是很同步的。又以 C AllStar 為例,最初做他們的紅館演唱會是我畢業回港的時候,當時的我是如此憤世嫉俗,而他們又恰好要一種太空戰士的感覺,結果一拍即合。這次  Alfred 的演唱會想說的故事, 又與我的人生經歷很接近 。」說穿了,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一個工作機會、一段感情相遇,還是種種的得失都講求緣份,同時追求雙向的互動;相信對 Kit Wan 來說,遇到的不同合作都是珍貴且難得,因而花了數之不盡的時間去創作。

執筆之時,筆者突然想起自己人生處理的首個封面拍攝人物就是 Alfred,那時候舊公司的總編與現在已經移了民的同事在訪問他,當時的我一直在打理服裝,又同時偷聽他們的訪問。還記得當時的 Alfred 說自己入行十年,但選擇「重新」地學唱歌,為的是拋下過去的唱功,怎料他說起來感觸得有點眼濕而一度中斷訪問,那年是 2019年4月,疫情還未出現之前。現在回想起來,目前的 Alfred 已經如同是次 in the round》個唱的主題一樣,他在自己的生命道路上走過很多圓線,但每一步,更能找到自己定位。每一個人生階段或是情緒周期,可能很難走,很難捱,不過所有事情從來沒有對與錯之分,而 Kit Wan 用服裝說故事,相信他會深明這個道理。